社評

社評:英國違諾操作BNO 北京反制防對港影響

【明報社評】英國為持有英國國民(海外)護照(BNO)的港人,提供居留和入籍路徑,中方宣布不再承認BNO作為旅行證件和身分證明,並保留採取進一步措施的權利。特區政府則表示,明天起不得使用BNO在本港出入境。根據《中英聯合聲明》雙方交換的備忘錄,回歸後港人可續用英國簽發的旅遊證件,但不具居留權。無論中英雙方還是港人,多年來只視BNO為旅遊證件,現在英國賦予BNO持有人移民入籍機會,不管如何政治操作包裝,又或從技術層面詭辯,現實都是單方面改變BNO的法律性質。中方不滿英國違背承諾,更多反制措施相信還在後頭。BNO風波對中英關係的影響有待觀察,惟英方此一政治操作,對香港社會必起分化作用,比起 1990年代區區給予5萬港人居英權,分化效果尤有甚之。

英改BNO法律性質

中方反制料陸續有來

近年中美角力白熱化,與美國有「特殊關係」的英國,與華關係也急轉直下,香港成為了角力場。港區國安法去年6月底生效,英國政府提出擴大BNO持有者權利,向合資格港人提供在英國工作或學習的5年居留許可,之後可以申請定居,12個月後便可申請入籍英國,新政策將於明天起實施,由於不設配額,數百萬合資格港人,理論上都可以申請。當然,申請人能否在英國找到工作或讀書機會、滿足入籍要求,全看當事人造化,英國政府穩握篩選權。

1980年代初,中國向英國提出要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英國政府急急修訂國籍法,防止百萬計港人湧入英國定居的可能;及至六四事件後,英國推出「居英權」計劃,名義上是「保障港人自由」,實際是從香港挖走數萬名精英。歷史證明,英國在港人居英權方面的操作,不管嘴上說得有多漂亮,考慮的始終是自身利益。這次擴大BNO持有者權利,英國政府聲稱是履行對港人的「歷史和道德承諾」,云云;現實效果也不過是趁機會再挖走香港一批專才,填補英國脫歐後流失的部分年輕勞動力。

當年中英就香港前途問題談判,北京早已想過英國會否掏空香港人才。根據中英聯合聲明雙方交換的備忘錄,中方同意,回歸後港人可繼續使用由聯合王國政府簽發的旅遊證件,英方則承諾,不會給使用這些證件的港人賦予居留權。BNO在1987年才開始簽發,聯合聲明當然不可能點名提到它,可是備忘錄相關條款指涉的,顯然是BNO這類證件,現在英國堅稱聯合聲明「沒提及BNO」,乃是詭辯。英方聲稱,BNO從沒直接賦予英國居留權,擴權後也一樣,同樣是技術詭辯。論法律性質,擴權後的BNO,明顯不再單純是旅遊證件,而是一條申請入籍之路;論現實,問問有意申請的港人,相信誰都會說是考慮移民。

英國認為北京實施港區國安法「破壞一國兩制」、「違反《聯合聲明》」,這類政治指控,不同陣營總可找到爭辯空間,沒完沒了,相比之下,BNO擴權後性質改變,無從否認。英方這一操作,明顯違背聯合聲明備忘錄所作的承諾,中方以牙還牙,不再承認BNO作為旅行證件,相信只是反制第一步。

英國挖走香港人才

分化效果超居英權

過去數月,有關北京如何就BNO問題作出反制,社會有很多議論,其中一關注點,是中央會否嚴格執行《中國國籍法》,禁止雙重國籍,市民必須在BNO與特區護照「二揀一」。過去中央因應香港的特殊情况,港人若無主動申報有外國國籍,中央便視為繼續擁有中國籍,變相默許港人有雙重國籍,擁有香港永久居民身分,意味享有參選、投票等政治權利,可以擔任公務員和申請公屋等福利,不過BNO風波可能令中央調整政策,日後BNO持有人若申請或成功入籍英國,會否即時失去香港永久居民身分和權利,成為外界關注焦點。

北京暫時未就雙重國籍有任何表示,或許反映當局仍想觀察一下,無意急於擴大打擊面,惟下一步有何行動,實難預料。一國兩制旨在保障香港的獨特性,默許雙重國籍等做法,都是因應歷史、照顧港人的特殊安排。英方拿BNO來做政治操作,北京不可能不反擊,香港成為角力場,一定不是好事,只能期盼衝擊可以輕一些。

英國將「BNO移民計劃」說成是幫助港人,先不論背後的私心和政治盤算,單是計劃本身,已必然對香港有分化作用。自反修例風暴以來,港人經歷了連場政治衝擊,不少人對前途感到迷惘,現在英國「挖人」,乃是乘人之危,加劇人心浮動。有別於當年居英權僅限數萬精英,今次移民計劃不設配額,英國想拉攏的也不獨是專業人才,還包括大批高學歷的年輕人,考慮到招攬規模和覆蓋面,這項計劃對香港所帶來的分化,可能遠超當年居英權。當下香港政治撕裂嚴重,社會分黃分藍,裂痕深入到每個家庭,移民不移民,隨時引起更多矛盾。1980年代,香港已經歷了一次移民潮,不少人被迫做「太空人」,與家人長期分隔異地,嚴重影響家庭關係,亦有不少人移民後生活未如理想,後悔做錯決定。數十年過去,歷史又有可能重演,豈能不叫人感慨。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