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社交媒體亂象交纏 認清寡頭權力真貌

【明報社評】由香港到歐美,最近都有很多關於社交媒體的爭議,各方關注焦點不一,卻又不約而同牽涉到社媒巨擘權力膨脹缺乏約束的問題。港人慣用的通訊軟件WhatsApp,早前更新私隱條款,商務使用者必須同意將資料分享給母公司facebook(fb),在香港以至很多地方都惹來巨大迴響,背後反映的是社媒巨擘利用市場壓倒優勢,將用戶私隱資料當作搖錢樹;在很多地方,社交媒體成為了極端分子宣揚仇恨暴力和謊言的平台,美國國會山之亂後,fb和Twitter齊齊封鎖特朗普的帳戶,雖說是為了防止暴力浪潮,然而也突顯了社媒巨擘有莫大權力,話事人一念之差,可以影響網上言論空間。科網世界「勝者全取」傾向明顯,如何防止寡頭濫用市場優勢為所欲為,損害公眾利益,是各地政府和業界都要思考的問題。

共享WhatsApp資訊

fb涉濫用市場優勢

即時通訊軟件WhatsApp近日更新使用條款,用家如欲2月8日後繼續使用程式,必須同意將電話號碼、定位紀錄等資料,分享予母公司fb。雖然fb強調,有關要求只針對零售消費商務,與此有關的資料才會與fb共享,然而用戶確有理由關注,一旦同意共享,個人私隱資料會在什麼消費場景下被交予fb。WhatsApp與fb全球用戶數以十億計,香港用戶眾多,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呼籲用戶留意有關改變,同時促請WhatsApp向用戶解釋清楚如何使用資料,以及讓用戶有更多時間考慮,說明了事態的敏感和重要性。

2004年fb誕生,10多年間極速擴張,變成一個全球化網絡平台,人際交往、信息傳播、商業活動以至政治動員等包羅萬有。就像Google一樣,fb不斷透過併購,擴大其王國,WhatsApp、Instagram相繼納入旗下,近年更致力以三大應用程式構建跨平台生態圈,比起其他社媒競爭對手,擁有壓倒優勢,在很多地方更是一強獨大。

fb標榜向用戶提供永久免費帳戶,惟同時一直蒐集用戶數據資訊,透過複雜的演算法,大賣度身訂做的「定向廣告」,獲取巨利。簡言之,用戶個人資料和大數據,就是公司財路。fb與Instagram的廣告系統早已共通,王國內部三大應用程式共享用戶數據的問題,外界雖然關注,卻又一無所知。今次fb做法,正面看是「提高透明度」,惟換個角度,fb確有挾市場優勢「霸王硬上弓」之嫌,突顯了網絡時代個人資訊容易集中在寡頭巨擘之手,有必要遏阻濫用,打擊反競爭行為。

WhatsApp風波驟起,多地都有人呼籲「轉會」,改用其他通訊軟件,諸如Signal、Telegram等,向fb說不;在土耳其,當局更就fb做法展開調查,了解是否有違反競爭法。科網界反競爭反壟斷紛爭屢見不鮮,由20多年前的微軟,到近年的fb、Google等莫不如此。平情而論,fb的問題,也不是今天才知道,今次風波鬧得格外激烈、「轉會」之聲響亮,除了因為牽涉私隱資訊,似乎也滲入了政治因素。

社交媒體生態,近10年變得愈來愈政治化,有人以之宣揚政治理念、從事政治動員,甚至散播文宣謊言。社媒漸漸成為政治武器,由誰操控或主導,變成了敏感問題。土耳其總統和國防部趁機帶頭轉用國產通訊軟件,鼓勵公眾捨棄來自美國的fb,當然不是巧合;在美國,近期很多人轉用新興社交媒體MeWe等,跟政治似乎亦有莫大關係。國會山之亂後,總統特朗普因為散播舞弊謊言煽動暴力,被fb和Twitter等社媒封殺,右翼人士鍾情的社媒平台Parler,其應用程式亦遭蘋果和Google下架。特朗普支持者大表不滿,紛紛「轉場」到MeWe等新興社交平台,延續他們的「文宣大業」。在香港,近期也多了人轉用MeWe。

封特朗普帳戶起波瀾

社交媒體權力惹議論

社會撕裂下,社媒成為政治文宣平台;社媒按演算法向用戶提供資訊,則反過來加劇了撕裂和圍爐取暖現象。近年Twitter和fb等開始在一些帖文附上「內容存在爭議」標籤,美國右翼認為總是針對他們,質疑fb等是自由派「打手」。社媒虛假資訊仇恨言論氾濫,蠶食開放社會的根基,有必要正視處理,問題是西方的意識形態,對政府規管有極大戒心,擔心損害言論自由,把關的責任落在社媒巨擘身上,可是由社媒審查內容,權力何來卻又顯得名不正言不順,一旦下重手,必起爭議。

fb封殺特朗普帳戶,雖說是為了美國國安,然而必然有人會問,fb對於其他國家的政治煽動言論,又應該持什麼態度;近年歐盟銳意向fb等美國寡頭科企開刀,fb封殺特朗普,歐盟政要批評有違言論自由,未知有否其他盤算,惟事件確反映社媒巨擘權力高度膨脹,倘若濫用權力,確可成為一頭可怕巨獸。科網發展日新月異,今天的寡頭霸主,10年後可以一蹶不振面臨淘汰,不過歷史經驗亦證明,科網發展常見寡頭壟斷傾向。最近MeWe以「零廣告」、「沒有演算法」作招徠,迎合了部分人不滿「科網霸權」的情緒,然而如何建立一個可持續的商業模式,仍得走着瞧,今天叫人眼前一亮的新貴,為了追求盈利,日後難保不會異化為另一寡頭惡霸。若要遏止社媒亂象和寡頭問題,政府適度合理的規管,似是無可避免。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