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尊重法庭裁決 接受有遺憾的接近真相

【明報社評】死因裁判法庭就科大學生周梓樂在前年反修例運動期間墮樓身亡案,得出「死因存疑」的裁決。裁判官高偉雄表示,差不多接近真相;梓樂父親表示希望有生之年能得到真相。死因庭經過長時間認真嚴肅的審視各種證據,仍未能對梓樂的死因得窺全豹,是有點遺憾,但正如梓樂父親所說,大家都盡力了。既然各方都盡力尋求真相而未果,目前就應該尊重法庭的裁決,接受這個最接近真相的結果,不要為本身已經是不幸的事件增添新愁。

周梓樂在反修例運動期間到處火頭的日子,獨自外出到達將軍澳,當時示威者在該處聚集造成混亂,警方曾經施放催淚彈驅散人群。周梓樂被發現倒臥尚德停車場2樓受傷,救護車到場將他送院,經救治4天後離世。周梓樂的死因,引起多方猜測,矛頭直指可能是警方造成,也有質疑救護員是否及時將傷者送院搶救。警方經調查後給出的結果,未能完全解釋在某個時段不同人員的行動,跟周梓樂死因的關聯程度,示威者對警方的不信任因而加劇。

證人陪審員法官盡力尋真相

差不多接近真相非人為瑕疵

死因庭去年11月6日開庭聆訊,經過29天傳召48名證人作供,警察、消防員和救護員等涉事方就處理案件的過程細節,將得知事實,一一在庭上交代,對於某些前後矛盾或者不夠詳盡的地方,被要求重新提供證據;醫生就周梓樂的傷勢和醫治過程,以及專家證人就各種事實作出判斷,給出專業意見;裁判官除引導各方作證外,還反覆審視閉路電視片段,親自發現一個非常關鍵的片段,指示警方重新審視。

本案裁決由陪審團5名成員定奪,裁判官在最後引導陪審員可考慮3個裁斷選項,包括「非法被殺」、「死於意外」或「存疑裁決」。陪審團在商議過程中,也是按這個順序逐一考慮,排除非法被殺後考慮是否死於意外,經過罕有的17小時長時間商議,最終得出「存疑裁決」的決定。

陪審團制度是用普通市民的角度,去理解各方提供的證據,雖然各方對各種疑點都給出詳細的解釋,但陪審團對某些疑點仍然存疑,他們將各種證據砌成周梓樂死因的大圖畫時,是按他們真實地認為能夠接受的事實作為依據,得出這個裁決是可以理解,也是陪審團制度的精義。同意或者反對他們看法的市民,應該相信他們的判斷並沒有受到個人偏見的影響,尊重這個制度是公正的。

裁判官高偉雄對於閉路電視未能全方位錄下整個過程,中間有8秒的空白,他說若閉路電視鏡頭「角度高5度、時間轉向慢幾秒」,可能會將真相呈現出來。這當然是一個遺憾,但在公共地方多裝閉路電視未必可行,電視鏡頭轉向及角度也未必盡如人意,周梓樂墮下前的一刻沒有被錄到,並非人為干預的結果。所以裁判官說今次研訊「差不多接近真相」,是一個大家不想接受但只能接受的結果。

是否接受死因庭的裁決,不同人會從不同角度考慮,周梓樂父親表示希望有生之年能得出真相,作為獨子的父親,不能接受孩子的死因仍然有疑點,這是人之常情。這個不是「真相大白」的結果,要周父到墳頭告訴亡靈,確實難以釋懷。

存疑裁決並非最理想

美中不足應該可接受

社會上很多市民對這宗案件十分關心,不同人對於這個裁決可能有不同看法,各人都有選取相信某方面事實或者贊成某種看法的自由,但歸根結柢要有一個大致能接受的共識,法庭嚴格按照法律、根據盡量多而全面的事實,所得出的裁決,應該成為社會大致能接受的共識,所謂求同存異,就是允許有不同的看法,但必須有求同的目標,否則,這個社會將會繼續四分五裂而無法有效運作。

「存疑裁決」不是最理想,任何社會都應該追求最理想,但當最理想無法達到,好像這宗案件中,沒有一部閉路電視能夠每一秒都對準每一個角落錄影,是美中不足,但有時只能接受某種並非人為的遺憾。况且,「存疑」並非對某個證人的證辭的真實性存在懷疑,而是證供未能毫無疑點地解釋發生的全部事情,這也是美中不足的問題。

周梓樂案牽涉警察、消防和救護員的聲譽,在案發當時,一切仍然有待查證的時候,有人不相信執法人員給出的解釋,尚可理解。現時法庭已經裁決,裁判官高偉雄排除了周梓樂死於他殺的可能,救護員因為當時交通有障礙而無法第一時間將傷者送院,但延誤5分鐘並非周梓樂的致死原因,按照裁決還警察和救護員一個公道,不能讓謬種流傳,是其是非其非的原則,不應該在對待警察和救護員的問題上有所區分。

死因庭的裁決當然並非最終裁決,但社會不能無休止的爭拗下去,適當的時候需要翻開新的一頁,並非要求大家忘記不幸的事情,只是希望各方能夠接受一個可能帶有一點並非人為製造瑕疵的法庭裁決。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