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國會山之亂美國蒙羞 無恥之尤豈止特朗普

【明報社評】2021年1月6日,成為了美國歷史黑暗的一天,總統特朗普的一批支持者,為了阻止確認拜登當選的程序,攻入國會山莊,三位前總統奧巴馬、小布殊、克林頓異口同聲譴責暴力,共和黨參議員羅姆尼更指這是一場由特朗普挑起的暴動。特朗普恃權任性,無憑無據揚言「選舉舞弊」,煽動支持者抗爭,企圖顛覆民主選舉結果,最終激起「國會山之亂」,令美國蒙羞,特朗普已被釘在歷史恥辱柱上,其精神狀態尤其令人擔心,讓這樣的人繼續多做白宮主人十多天,對美國以至全球都是一個威脅,應該即時下台。特朗普滿嘴謊言,同樣無恥的,還有一批過往不斷附和特朗普謊言的右翼媒體,以及一眾趨炎附勢的政客,諸如共和黨參議員克魯兹等「民主鬥士」,對國會山之亂均有無可推卸的責任。

特朗普謊言終惹大禍

繼續管治為禍全世界

美國以全球民主燈塔自居,很多人眼中,拒絕承認民主選舉結果、暴力佔領議會等,只會發生在第三世界又或拉丁美洲一些「香蕉共和國」,未料特朗普一手炮製出來的「選舉舞弊」亂局,卻重挫了美國民主金漆招牌。1814年,美英戰爭期間,英軍曾攻入當時尚在興建的美國國會山莊並縱火,全靠一場大雨,國會大樓才未付諸一炬。自此以後200多年,國會山作為美國民主殿堂,從未試過被攻入破壞,這次國會山之亂,對不少美國人來說堪比國殤,多名民主黨議員批評,入侵者根本不是示威者,而是本土恐怖分子。

「如果撒謊,就撒彌天大謊,因為彌天大謊往往具有某種可信的力量。」這句說話,常被視為納粹德國文宣部長戈培爾遺臭萬年卻又真實的名言,大話說一百遍有時也會被一些人當成真話,在只問立場不問真相的氛圍下尤其如此,特朗普顯然深諳此道。特朗普以民粹謊言治國,根據美國傳媒查證統計,他在任內說過的謊言,已知至少超過2萬次。早在大選投票前,他已揚言「選舉不公」,預告不會接受選舉落敗;大選結束後,特朗普更不斷撒播謊言,無憑無據卻稱「選舉舞弊」,煽動支持者情緒,發生亂事只是遲早問題。

1月6日是參眾兩院清點各州選舉人票結果,正式確認拜登當選之日,國會山外的示威,乃是由特朗普陣營號召,儘管亂事發生後,特朗普呼籲和平守法,可是他仍堅稱「勝利被竊」,還要求主持兩院聯席會議的副總統彭斯,拒絕接納選舉人票結果。民主黨前總統奧巴馬直指特朗普煽動國會山之亂,前總統小布殊也不點名抨擊大選後一些政客不負責任,煽風點火。多名白宮官員即時請辭,反映特朗普眾叛親離;他的精神狀態,以及對事實的基本認知,是否仍適合當總統,也是一大疑問,即使任期只餘十多天,讓他繼續留在白宮指點江山,只會危害美國以至全世界。

由通俄門到通烏門,特朗普一再涉嫌濫權,卻恃着右翼支持者眾、共和黨人不得不「護駕」,避過彈劾下台命運,然而國會山之亂,已超出美國社會能夠容忍的底線,要求即時彈劾特朗普下台的聲音四起。民主黨現已控制參眾兩院,特朗普犯眾怒,即使承諾和平移交權力「補鑊」,仍可能面對各方「逼宮」壓力,倘若未能及時特赦自己,下台後還可能被控教唆暴動甚至濫權叛國。

政客轉軚難掩劣績

「民主鬥士」欺世盜名

特朗普的右翼民粹操作,不斷煽動仇恨對立,加深社會撕裂,今次亂事的種子,早在數年前已埋下。國會山之亂令美國蒙羞,總統特朗普遺臭萬年,然而要為亂事負責的,可不止於他一人;一眾趨炎附勢、大肆宣揚其謊言的右翼政客及嘍囉,同樣有很大責任。特朗普上台4年,一些右翼媒體和政治勢力,為了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不斷給他幫腔造勢,附和其謊言,參與民粹洗腦;一些共和黨政客眼見特朗普支持者眾,為了累積個人政治資本,自甘受他驅策,就算特朗普指鹿為馬,也唯唯諾諾,奉迎討好。

大選結束以來,共和黨一眾政要,只有羅姆尼等少數人,敢於向特朗普舞弊謊言說不;參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等則嘗試走鋼線,僅說支持票票要計足、選舉爭議以法律途徑處理等,避免直接為謊言背書。然而亦有一些政客大力附和特朗普的大話,早前共和黨眾議員戈默特入稟控告彭斯,要他拒絕確認一些州份的選舉人票,無視法理,叫人嘩然;近年一些港人熟悉的名字,諸如共和黨參議員克魯茲、魯比奧和科頓等,言行亦惹人非議。

克魯茲與另一共和黨參議員賀利,在兩院聯席會議前,高調表態反對確認部分選舉人票;科頓作為特朗普盟友,也多番在未提證據下,就「選舉舞弊」表達關注。魯比奧立場相對曖昧,態度一再調整,惟他在大選後不久,揚言「七成共和黨人不信大選公正,有必要關注」,亦屬鐵一般的事實。亂事後,多名力挺特朗普的共和黨議員,都開腔譴責暴力,急急華麗轉身,希望劃清界線,然而很多人都記得他們之前的一言一行,有輿論便要求克魯茲和賀利辭職,為選舉舞弊謊言和亂事承擔責任。所謂「大選舞弊」爭議,已成為美國政壇一塊照妖鏡,哪些人有風骨,哪些人不過是欺世盜名、看風駛舵的「自由民主鬥士」,有目共睹。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