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特朗普逼黨人「表忠」 投機政客阿諛奉承

【明報社評】白宮易主雖已板上釘釘,華府政治波瀾卻未見平復。新一屆國會本周三點算選舉人票,本是例行公事,可是總統特朗普跟一些支持者,仍想阻止國會確認拜登當選,負責主持當天會議的副總統彭斯成了施壓對象。特朗普是否真的認為「打茅波」能推翻選舉結果,外界無從得知,然而特朗普右翼民粹根基強大,下台後仍想控制共和黨指點江山,已是明顯不過。特朗普敗選後連串不講理的操作,諸如堅稱「選舉舞弊」、否決《國防授權法》等,更似考驗共和黨政要忠誠,多於顧全國家大局,有人不願背負惡名拒絕配合,有人虛與委蛇顧左右而言他,亦有投機者附和逢迎,意欲討好右翼選民上位,期盼他日取而代之。共和黨百年老店,會否變成出賣靈魂的浮士德,只能留待歲月見證。

國會確認拜登當選

特朗普仍想鑽空子

美國總統就職典禮將於1月20日舉行,在此之前,尚有一些確認當選人的例行程序要完成。上月中,各州選舉人已根據當地點票結果,給兩位候選人投下選舉人票;及至本周三(1月6日),美國參眾兩院聯席會議將清點所有選舉人票,並由主持會議的副總統彭斯正式宣布當選者。拜登上台已無懸念,然而過去個多月,特朗普陣營仍想在例行程序鑽空子,「出術」顛覆民主選舉結果。

特朗普陣營捕風捉影,揚言「選舉舞弊」,聯邦最高法院拒絕受理相關訴訟;本周美國兩院聯席會議,乃是確認拜登當選的最後例行程序,特朗普陣營除了準備當天示威施壓,也要求共和黨國會議員反對認證選舉人票。得州共和黨眾議員戈默特等甚至向彭斯興訴,要他拒絕確認部分州的選舉人票,惟聯邦法官已應彭斯一方要求,駁回這宗邏輯錯亂、荒謬絕倫的訴訟。

彭斯是這宗訴訟的唯一被告人,諷刺的是,原告所要求的,卻是擴大被告權力、酌情決定部分選票是否有效,代表彭斯的司法部律師形容,這是「活生生的法律悖論」,聯邦法官亦認為原告要求,沒有任何法律理據。這宗訴訟鬧劇反映了兩點,一是特朗普陣營不擇手段不講道理,二是彭斯作為特朗普副手,不想留下歷史惡名,成為顛覆民主選舉結果的罪人。

特朗普的右翼民粹操作,令他廣獲保守白人支持。特朗普自恃吸票能力,雖然下台在即,仍想維持政治影響力,在共和黨「挾民粹令諸侯」,退可避免因為任內濫權被清算、進可問鼎2024年大選,又或將政治資本化為個人財源,透過收費演說等大撈一票。大選落敗後,特朗普很多不合情理的舉措,實際都是考驗共和黨政要忠誠,企圖延續對該黨的控制,要求黨人公開附和「選舉舞弊」,不過是其中之一。

最近華府政治合縱連橫愈發錯亂,有時也說不清誰跟誰是同道。以《國防授權法》為例,這項數十年來例必過關的法案,早前獲參眾兩院跨黨派大比數通過,未料特朗普卻搬出一堆似是而非的「理由」,行使否決權,最終要由共和黨控制的參議院,以壓倒多數推翻總統的決定,確保這項關乎國家安全的法案生效。另外,民主共和兩黨角力多月,參眾兩院早前終通過超過2萬億美元的疫情紓困及開支法案,確保聯邦政府不會停擺、疫下救濟不會突然斷絕。特朗普對法案原無異議,未料突然「扭計」,一度威脅拒絕簽署;之後他又與民主黨站在同一陣線,要求向每名合資格國民派錢2000美元,跟反對大增派錢開支的共和黨高層對着幹。

民粹政客西瓜靠大邊

百年老店風骨遭腐蝕

對於特朗普的「選舉舞弊」指控,彭斯跟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等共和黨內有名望之人,大抵都是虛與委蛇,強調選舉要公平,卻沒有明確附和舞弊之說,特朗普早已投訴他們未有落力為他翻盤,可是近期他的一些「表忠測試」,已到了有權任性、罔顧國家利益、強迫共和黨向他屈膝的地步,有人拒絕配合亦屬必然。麥康奈爾提出將派錢2000美元倡議,與特朗普要求調查「選舉舞弊」等綑綁起來「一併表決」,其實是陽奉陰違,表面看似順應特朗普,實際令參議院不可能通過相關要求。

不過對於共和黨一些有政治野心的人,特朗普要求表忠,無疑是他們謀取私利的機會。特朗普現時在右翼圈子仍能呼風喚雨,很多人支持他下屆再選,然而政治一天都嫌長,何况是4年。部分共和黨人對特朗普阿諛奉承,為的是討好右翼選民,擴大個人政治本錢,4年後若能取而代之固然最好,若能攀上更高權位亦不錯。被指有意問鼎下屆大選的共和黨參議員賀利,表示將於周三國會會議「聲援特朗普」,便遭黨內同儕抨擊玩火。

民主制度下,政黨謀發展,需要爭取政治權力,也要懂得妥協這門政治藝術,隨着時勢變化,一些政策立場難免會調整,19世紀林肯時代的美國共和黨,便跟20世紀的共和黨很不一樣,然而一個政黨要自立於天地,必須有基本風骨,不能一味隨波逐流、西瓜靠大邊。當下的共和黨,正被右翼民粹主義的糖衣毒藥蠶食,機會主義者當道,各懷鬼胎,這間百年老店如何前行,將對美國民主政治生態有重大影響。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