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12港人案爭議不休 判刑未見政治考慮

【明報社評】12港人偷越邊境案,其中10人分別判囚7個月至3年,案發時未成年的兩名被告,檢方不提起訴,即日移交香港警方。案中12人在港涉及暴動縱火和觸犯《港區國安法》等罪名,令這宗偷渡案備受關注,內地今次判刑是輕是重,言人人殊,惟未有迹象顯示判決有受政治因素影響,又或藉機傳達超出案情的政治信息。香港與內地司法制度迥異,以香港的尺度,內地對這宗案件的一些處理,顯然不夠開放透明,不過西方高調政治介入要求放人,亦令內地當局在安排方面有更多事情要考慮。隨着偷渡審訊告一段落,內地當局應讓家屬探訪服刑者,如果獄中表現良好,亦可依法考慮容許假釋。12人歸港後仍得面對司法程序,為免影響日後審訊公平公正,圍繞12人的政治操作應該停止。

量刑輕重言人人殊

內地司法港人有疑

案情顯示,案中被告於8月23日早上在西貢布袋澳碼頭登上快艇,準備偷渡往台灣。內地當局表示,廣東海警在管轄海域例行巡邏時截停涉事可疑快艇,艇上12名港人涉嫌偷越邊境被捕,檢察機關蒐集證據材料,由深圳法院本周開庭審理,案中涉及組織他人偷越邊境罪的鄧棨然及喬映瑜,分別判囚三年及兩年;涉及偷越邊境罪的8名港人則判監7個月。至於案發時尚未成年的兩名港人,檢察機關經依法審查及不公開聽證,決定不起訴。

內地一年處理的偷渡案不知凡幾,單論案情,今次案件本身也不算複雜,然而由於案中被告要麼涉及反修例風暴的暴力事件,要麼涉嫌違反《港區國安法》,政治背景加上12人涉嫌棄保潛逃,導致案件備受關注,政治操作更是接踵而來。美國、英國及歐盟分別開腔要求內地放人,令案件上升到外交層次,美國駐華大使館形容12名偷渡港人是「逃避暴政」,批評北京「阻止民衆在其他地方尋求自由」,更惹來外交部嚴辭反駁,抨擊美方「罔顧事實,混淆是非」。

深圳法院本周開庭審理案件,美英等國的領事館代表申請聽審被拒,然而沒有迹象顯示,這些外交角力有影響到判決本身。根據深圳法院和檢察機關的說法,12港人皆認罪認罰,當局考慮了辯護律師「處罰從輕」的建議,同意量刑從寬,當中看不到內地司法機關趁機「微言大義」,扯上超出偷越邊境案情範圍以外的事情,諸如談論12人在香港涉及的控罪,又或有關國家安全、外部勢力等問題。

案中兩名港人被控組織他人偷越邊境,判囚兩至三年,法院表示兩人背後有人指使,屬於從犯,可依法減輕處罰,有家屬認為太重,考慮上訴,亦有內地刑事律師指出,根據法規,有關控罪可以判處7年以上有期徒刑。在香港,12港人案觸動不少人的政治神經,不同陣營支持者對判刑輕重看法不一,乃是意料中事,然而內地法院判決已下,一切亦得按法律及司法程序辦事。涉案港人被捕後已在內地羈押了一段時間,理論上可以扣除刑期;另外,根據內地法律,如果在囚者獄中表現良好,滿足監獄方面的規定,服刑時間達到原有刑期一半以上,可以獲得減刑甚至假釋。這些做法和安排,當然亦應該適用於10名因為偷越邊境而判囚的港人。

12港人偷渡潛逃事敗被捕後,坊間出現過各式各樣的議論。有人懷疑港方人員與內地「合謀」,令12 人落網「送中」,有人甚至質疑內地海警「越境執法」。這類陰謀論揣測,往往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就算當局真的公開雷達紀錄,也可以被質疑是造假。至於另一類爭議,則主要圍繞內地司法安排,諸如審訊過程透明度低,12名港人只有內地的官派律師協助,無法自行聘請代表律師,家屬未能接觸被捕者,在審訊前數天才接獲通知開庭,不夠時間接受檢疫而無法親到現場旁聽等。

香港與內地司法制度迥異,很多準則和做法也不同,港人對內地司法缺乏信心,乃是無可否認的現實,修訂《逃犯條例》引起軒然大波,原因亦在於此。深圳法院周一審理案件,表示「擇期宣判」,儘管這是內地絕大多數案件的做法,然而在香港,有些人便懷疑這是當局欲以政治手段拖延案件,刻意留難。

12人須回港受審

政治操作應停止

現行內地法律只列明,被拘留者有權於羈押期間與律師會面,沒明言可以自行「揀」律師;另外,由於被拘留者並非正式囚犯,家屬可以申請探訪獄中服刑囚犯的法例,亦不適用。內地當局可以援引相關法律,作為處理涉案12名港人的理由,不過以香港司法的尺度,這類處理當然不夠陽光透明。外國介入和一些政治操作,似乎令到內地收緊了庭審當天的一些安排,內地當局表示有部分港區和深圳市人大代表、政協委員、記者以及被告親屬旁聽,然而在港家屬並不知道這些人的身分,有懷疑和不滿亦可理解。

12港人偷越邊境案雖然暫時告一段落,然而他們日後回港,仍要面對一系列重罪,加上曾經棄保潛逃,一旦定罪有可能重囚,人生絕對不會變得更精彩。為免影響本港法院日後公平公正處理相關案件,圍繞12港人的各式各樣政治操作,應該停止。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