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海外撤軍非愛和平 特朗普陷阱留拜登

【明報社評】上周二(17日),美國代理國防部長米勒宣布,總統特朗普下令五角大樓在明年1月15日前,即他卸任前5天,從阿富汗和伊拉克共撤出2500名美軍。白宮國安顧問奧布萊恩稱,特朗普希望剩餘的美軍能在明年5月前「安全回家」。據報道,白宮還計劃減少包括駐紮在索馬里的700多人及其他衝突地區的美軍人數。表面看,特朗普的撤軍行動是在兌現他4年前競選時的承諾。實質上,此舉與近期對中國升級的敵對行動一樣,都是利用他在任的最後60多天內,給下任總統拜登留下陷阱,製造難題,從而壓縮其外交空間,為今後自己政治影響力的延續及東山再起奠定基礎。

撤兵造成既成事實

同時研攻伊核設施

特朗普政府早前已將駐阿富汗美軍人數從8600減至4500,駐伊拉克美軍也從5200人減至3000人。事實上,特朗普打破過渡期人事維穩為主的慣例,日前對國防部高層大換血,撤換包括防長埃斯珀在內的多名高官,導火線之一就是對方不同意倉卒撤軍。

由於美軍是制衡阿富汗塔利班勢力的主要力量,在未有周密部署情况下倉卒撤走,引發各方面的擔憂。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就警告,美軍倉卒撤離,可能會令阿富汗再次成為「國際恐怖分子的平台」,他強調,北約盟軍應在適當時候「以協調有序的方式一起離開」。連一向支持特朗普的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也對撤軍持反對態度,認為撤軍將令阿富汗政府失去對抗塔利班的能力,伊拉克的撤軍令伊朗更加「大膽」,看起來更像是「伊斯蘭極端主義的勝利」,甚至將撤軍行動與1975年美軍撤出越南相提並論。

不過,據報道,特朗普本月12日曾在白宮一次會議上,詢問對伊朗主要核設施「採取行動」的可能性,遭到副總統彭斯等高級閣僚勸阻。但報道稱,特朗普可能仍在尋找打擊伊朗資產及其盟友的方法。由此可見,特朗普一邊要讓美軍回家,另一邊又要延續「極限施壓」政策。他的撤軍行動既不是珍惜美軍官兵性命,更不是維護世界和平安寧,而是在過渡期給中東局勢添柴加油,令盟國與美國之間的嫌隙擴大,給拜登政府的中東政策留下一個充滿挑戰的開局。

雖然拜登亦曾經表示對阿富汗戰爭已感厭倦,但他認為結束阿富汗戰爭需要以「負責任的方式」,保證美國本土不受威脅,「不要再重回舊路」。現在面對特朗普撤軍的既成事實,拜登上任後也很難再把美軍派回去。

如果說中亞和中東的撤軍為拜登留下陷阱還是較為隱晦的話,那麼特朗普在離任前將要加倍對中國極限施壓,則已經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在印太地區的美軍部署不減反增,上周二至周五,美日澳印4國海軍展開「馬拉巴爾2020」第二階段軍演。美國海軍部長布雷思韋特(Kenneth Braithwaite)上周二提出,要在印太地區組建一支新的海軍艦隊,基地希望設在新加坡。他講得很明白:「中國人在全球各地展示了他們的侵略性……自1812年第二次獨立戰爭以來,美國和美國主權還從未面對過像今天這般大的壓力。」

印太擴增海軍部署

針對中國兵凶戰危

在大選結束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就突然公開稱「台灣不是中國一部分」,在台海投下「震撼彈」。特朗普本月12日頒布行政命令,禁止美國公司投資31家被美方認定與解放軍有關聯的中國企業,引發投資者憂慮。據報道,特朗普離任前,計劃以新疆、香港問題為由,制裁更多中國企業丶政府部門及官員,消息指貿易律師斯圖爾特(Corey Stewart)將出任新設立的專責出口管制的商務部首席副助理部長,以協助特朗普在卸任前執行上述政策。另有報道稱,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計劃在年底前制定新規則,允許美國監管機構將「不符合美國審計規則」的中資股除牌退市,新規或將在2022年生效。

離開白宮後的未來一段時期,特朗普仍將是共和黨內擁有最大政治動員力及政治能量者,他已放眼2024年再角逐總統大位,加上共和黨可能繼續控制參議院,對華政策將是未來4年在野的特朗普繼續爭奪政治話語權的利器。

在距離明年1月20日美國總統就職典禮僅剩60多天的這段過渡期間,特朗普對中國發動最後的瘋狂攻勢,就是企圖在離開白宮之前,在對華議題上留下深遠影響力。雖然一般預料即使拜登上台,中美關係也難有根本改善,但特朗普的做法等於提前「鎖死」中美關係,也在拜登頭頂加上一道「緊箍咒」,若拜登做絲毫微調,都會坐實「親中」的指控。如此尖銳對立的中美關係,連經驗老到的97歲前國務卿基辛格都感到危險,他上周呼籲必須迅速恢復特朗普任內被破壞的中美溝通,「如果(中美)不能建立合作行動的一定基礎,全球將陷入一場堪比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災難」。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