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街頭戰爭告一段落 執法安排應該「復常」

【明報社評】去年反修例風暴,香港陷入「街頭戰爭」狀態,網上「起底」頻頻,防暴警察執勤不展示警員編號,引起爭議,昨天高等法院裁定,有關做法不符合《人權法》。警員未有展示獨一無二的身分識別標記,有礙投訴處理制度運作,警方認為非常時期需要非常處理,高院認為即使情况緊急,亦不能凌駕《人權法》。過去一年,有關反修例風暴的案件,上訴裁決屢有反覆,法律程序一日未完,仍有變卦可能,警方和律政司會否就今次裁決提出上訴,有待觀察。無論如何,時至今天,暴力鬥爭已經走入死胡同,「街頭戰爭」告一段落,社會不應停留在當時的狀態,警方執法安排亦應「復常」,不展示警員編號是偏離常態的做法,至於現行監警機制不足之處,亦需好好檢視。

高院裁決掀議論

上訴與否待分曉

警察通例有關制服的部分,並未明確規定警方速龍小隊和防暴警察執勤時,一定要展示警員編號或其他個人身分記認,多名市民申請司法覆核,質疑反修例風暴期間有警察執勤不展示警員編號的做法,高院裁定部分申請人勝訴。

高院裁決的重點,放在保障投訴警員的權利。判辭提到,當警員蒙面執勤,他們有需要出示一些可辨別身分的記認,若無獨一無二識別方法,對警察的投訴將難以處理。法官認為,雖然警員公開身分後,可能遭惡意「起底」,然而保持投訴處理制度有效運作,比起警員擔心被「起底」更重要。判辭表示,警務處允許警員不公開清楚展示警員編號,令投訴機制系統不完善,至於投訴警察課和監警會處理投訴的制度,亦未能滿足《人權法》要求,因為投訴警察課並非獨立機關,監警會則欠缺調查等權力。

高院今次裁決,並非針對個別警員;法庭裁定警員未有妥善讓人識別,亦不代表反修例風暴期間,警方執法或拘捕行動的合法性,有受到挑戰的空間。當然,任何個案都要走畢所有法律程序,始有終極定論。過去一年,很多有關反修例風暴的案件,原審裁決上訴後都被推翻。舉例說,去年政府引用《緊急法》,制定《禁蒙面法》,泛民議員提出司法覆核。高院法官一度裁定政府做法不符合《基本法》,《禁蒙面法》亦屬違憲,上訴庭後來卻推翻了高院原訟庭裁決,裁定港府做法合憲、《禁蒙面法》部分合憲。案件最後如何作結,還看終審法院的裁決。今次有關執勤不展示警員編號的覆核裁決,警方和律政司會否上訴、往後有何發展,仍需拭目以待。

反修例風暴是香港近半個世紀最嚴重的亂局,暴力衝突愈演愈烈,嚴重違法事件頻生,不同立場的人都慨嘆,香港偏離了常態,變得很陌生。一個正常的香港,街頭不應出現汽油彈,亦不應該有催淚煙,可是去年香港差不多有一半時間,都處於「街頭戰爭」狀態。警員執勤身分識別愈透明愈好,在正常社會狀態下,相信絕大多數人都會認同,然而面對反修例風暴這個非常時期,警方明顯傾向認為要以非常手段應付。

非常時期已成過去

執法可脫「戰時思維」

反修例風暴爆發後,網上「起底」一度非常猖獗,雖然去年10月底高院終頒下禁制令,然而仍有網民千方百計公開警員及其家屬的個人資料。防暴警察執勤不展示警員編號,是非常時期下一個偏離常態兼有爭議的做法,不同人看待角度不一,警方認為可保障警員及其家人免受網上「起底」滋擾,反對者認為此舉有如為警員濫用暴力開綠燈,當然也不能排除小撮激進分子認為此舉妨礙他們對付警方。高院今次裁決,傾向從保障人權的角度出發,認為必須優先保障投訴警員的權利,可以想像,有些人會認為,當時警方面對如此惡劣的執法環境,法官為何不多考慮前線警員身分一旦暴露,不僅自身有危險,家人亦可能遭殃。有關法律觀點的爭拗,應該由司法機構處理,公眾可以理性討論裁決,惟不可踰越界線,變成肆意攻擊法官。

去年這個時期,反修例風暴正處高峰,一些人仍堅信暴力鬥爭是出路。一年後的今天,即使是當日最激進的一群,似乎亦意識到暴力鬥爭行不通;因為干犯暴力罪行而入獄者,人生也絕不會因此「變得更精彩」。當然,這不是說香港社會已經真正復常,昨天中大有百計畢業生未經校方批准,在校內集會遊行,有人展示港獨標語,警方國安處展開調查,反映社會鬥爭張力從未消失,惟無可否認,「街頭戰爭」已經告一段落,暴力已被遏止,網上起底滋擾亦已沉寂下來,警方一些執法安排,再無必要以「戰時思維」去考慮。

不管警方是否就高院裁決提出上訴,反修例風暴期間一些「非常做法」,是時候要調整,論透明度,執勤警員公開展示身分識別標記,一定比不展示理想。監警會主席認為,判辭有關監警會職權的說法存在偏差,不過有關監警會權力不足、不夠獨立等問題,早在反修例風暴前已有很多人談論,當局應正視問題,檢視現行投訴警方機制,謀求改善。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