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東亞經濟一體化 香港參與勿遲疑

【明報社評】西方吹起反全球化逆風,東亞跟大洋洲則為區域經濟一體化邁出重要一步,東盟10國與中日韓澳紐合共15個國家,日前簽署《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係協定》(RCEP),標誌全球規模最大的自由貿易協定正式達成,多邊自由貿易合作,不會因為美國卻步而走回頭路,中國融入全球市場、深化對外開放,也不會因為華府外交圍堵操作而停止。RCEP包羅東亞及大洋洲主要國家,代表了不以西方為中心的經濟全球化,加速東亞經濟圈的形成,中國在區內的影響力將進一步提升,其他成員國同樣受惠不淺。香港作為區內重要物流和金融中心,應積極爭取加入RCEP,好好把握東亞經濟一體化的機遇。

全球化走出「西方中心」

RCEP推動多邊自貿

嚴格來說,全球化早於19世紀已開始,西方列強挾着工業化和船堅炮利,在全球建立起一個以西方利益為核心的剝削式經貿網絡。二戰後西方殖民主義逐步瓦解,美蘇對峙將全球分裂成兩大陣營,部分第三世界國家則選擇不結盟;1990年代初蘇聯解體,美國成為唯一超級大國,世界秩序再洗牌,一個以規則為本的經濟全球化體系迅速形成,無論遊戲規則還是經濟分工,西方仍是體系的核心,發展中國家提供廉價消費品,同時亦是西方資本投機發財之地。

後冷戰時代的經濟全球化,本是西方鞏固世界秩序主導權的手段,未料過去20年卻出現兩大深刻變化,促成西方反全球化浪潮出現,一是全球化分化西方社會,小撮精英盆滿缽滿,很多打工仔飯碗卻被砸爛;二是中國乘着全球化急速冒起,成了大贏家。英國脫歐和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台後,「去全球化」成為熱門話題,惟很多論述仍不脫「西方中心論」的誤區。首先,西方最不滿的,嚴格而言並非全球化,而是大贏家竟非自己。其次,美國放棄推動全球化和多邊自由貿易,不代表其他國家不會推動,RCEP的締訂,反映全球化步伐不會就此煞停,反而會朝更開放、更多元的方向演化。

RCEP涵蓋世界約三分之一人口,佔全球經濟體生產總值大約三成。協定旨在減少貿易壁壘和降低市場准入門檻,爭取10年內逐步降至零關稅,同時開放區內服務貿易,促進投資、貨運及人員流動。簽署RCEP,不僅是維護多邊貿易體制、建設開放型世界經濟的重要一步,更將促進區域經濟一體化,區內不同經濟體在科技、製造業、農業和天然資源各方面可以優勢互補、提升效率。根據美國智庫布魯金斯研究的估算,未來10年,RCEP將為全球經濟每年額外進帳超過2000億美元。

RCEP於2012年提出,適逢華府也在推動跨太平洋貿易協議(TPP),強調美國要「重返亞洲」,不少人將RCEP視作中國抗衡的手段,其實RCEP的真正牽頭者是東盟。當年華府推動TPP,一大目標是主導貿易遊戲規則的話語權,無論貿易自由化還是國企角色規範等,都要符合美方要求,相比之下,RCEP乃是建基於東盟與中日韓等國所締結的自由貿易協議,進一步發展出來,各方面要求相對寬鬆,西方一些評論因此視RCEP為「次貨」,然而事態發展卻證明,RCEP穩步求進,兼容力更強,反觀TPP卻因為美國退出而大打折扣,由日本澳洲等撐起的演化版「跨太平洋伙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雖於兩年前締訂,惟分量始終無法跟TPP相提並論。

東亞經濟自成一體

港需認清格局變化

RCEP成員不包括美國,印度則因為擔心降低關稅後大量中國貨湧入,打擊本土產業,去年退出談判。中國既是RCEP重要推動者,經濟體量佔比亦重,放眼後疫情時代,全球產業鏈和供應鏈重組,東亞區域經濟一體化,將為中國帶來重要機遇;中國推動數碼貨幣和人民幣國際化,RCEP也將成為重要平台。協定有助中國擴大在區內影響力,乃是很自然的發展,然而必須指出的是,RCEP所體現的,並不是以往西方那種「強者話事」思維,不會強人所難、強迫開放市場,而是更着重你情我願、尋求共贏,東盟10國發揮了平衡作用,日韓角色同樣吃重。

特朗普政府將精力放在跟中國打貿易戰科技戰,卻放棄了多邊自貿規則制訂權這個戰場。拜登上台後,受制於國內保護主義,就算想重新加入CPTPP亦不容易。布魯金斯研究所指出,一個沒有印度的RCEP,以及一個沒有美國的CPTPP,意味中日將成為東亞經濟一體化核心。今年上半年,東盟已取代歐盟,成為中國最大貿易伙伴,RCEP標誌中日首次達成關稅減讓安排,同時為中日韓三邊自貿談判奠下基礎。東亞經濟漸漸自成一個體系,不再一面倒依託於西方,這是重大格局轉變,現時香港雖非RCEP一員,也要及早籌謀,反思自身定位和角色。香港是自由港,進口本來就沒有關稅,然而RCEP減少服務業與投資方面的壁壘,可望為香港提供更多機會,區內貿易更趨活躍,也有利香港發揮物流和金融中心的優勢。香港需要認清東亞經濟一體化大勢,把握眼前機遇,爭取盡快加入RCEP。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