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支持修法反壟斷 抵制粗暴蠻施政

【明報社評】今年內地網絡購物節成交額達到8000億元人民幣,這個由個別網絡平台創造出來的購物節所帶來的巨額生意,令全球艷羨,但成也蕭何敗也蕭何,網絡商業平台壟斷市場,損害中小微企和消費者權益。政府提出嚴厲監管網絡平台的營商手段值得支持,然而在推出監管法規的方式和時間上,卻令人詬病,政府製造的不可預測因素會提高投資風險,導致投資成本上升,最後損失還是落在得不償失的消費者。

通訊科技發達帶來網絡商業如雨後春筍般在各個行業冒起,搶佔先機的企業不但為自身帶來豐厚的財富,也為消費者帶來便捷和廉宜的產品,同時也帶動其他行業蓬勃發展。網上購物的社會效應是無遠弗屆的互聯網,令過去缺乏銷售渠道的偏遠地區農戶,以及寂寂無聞的新產品製造商,可以通過網絡銷售平台推銷產品或者提高銷量。

網絡商業平台現雙寡頭壟斷

損害中小微企和消費者利益

掌握科技和獨具慧眼的網絡平台企業,在利益最大化的商業邏輯驅使下,搶佔市場後必然要防止競爭者分庭抗禮,研發科技提高效率,以較低生產成本甩開競爭者,無可厚非,但在擁有絕對優勢的情况下提高促成交易的佣金,在只佔相對優勢的情况下對加盟電商強加排他性條款,諸如只許在一個平台做交易,遇到擁有強大潛力的新進競爭者則利用財力充盈的優勢併購,防止別人分一杯羹。

目前網絡商業已經出現嚴重的壟斷情况,音樂作品、餐飲外賣、搜索平台、網絡遊戲和網購平台同樣由兩家企業佔據約八成市場。這些雙寡頭網絡平台的營運手段,或多或少也出現上述的弊端,其影響不止於對加盟的中小微企和消費者,由於這些網絡平台的經營行業涉及民生,假如網約車或者餐飲外賣因為勞僱關係出現糾紛而導致罷工罷市,民眾的日常生活也會受到嚴重影響。

國家《反壟斷法》早在2008年已經通過實施,但立法時網絡商業還處於方興未艾階段,今年初提出修例,增加監督網絡商業壟斷條文,至今仍有待人大常委會審議通過。而市場監督總局在本月10日公布《關於平台經濟領域的反壟斷指南(徵求意見稿)》,對網絡商業平台濫用手段排除和限制競爭行為加以規範,原意正如該指南提出的原則:營造公平競爭秩序,激發創造創新活力,維護各方合法利益。至於修改法例和實施指南是否做到面面俱到,有待專家學者以及各利益相關方評議。問題出在實施手段和時間上。

《反壟斷法》修訂的諮詢日期是今年元月2日到同月31日,事實上1月24日開始春節假期,這麼重大的法律修訂,是否真的要匆匆徵求業界和公眾意見,不言而喻。理論上在人大常委會還沒有通過修訂案前,新法還沒有生效,而實施指南則表示,根據《反壟斷法》制定本指南,是否有「搶跑」之嫌,有待澄清,問題是公布的實施指南還是《徵求意見稿》,但在指南的最後一條,則表明是「本指南自公布之日起施行」,前後矛盾不攻自破。

這個實施指南劍指何方還有待說明,但給公眾傳遞一個不明確的信號,究竟修訂《反壟斷法》和頒布實施指南是針對某個企業還是某種行為,但無論如何都不是單純為了維護各方合法利益,因為網絡商業平台企業的壟斷行為早就司空見慣,即使有打擊的迫切性,也不至於要在不早不遲的網絡購物節前夕頒布,恐怕就不是何其巧合的問題。

反壟斷措施出台日

傳遞信號撲朔迷離

同樣的事情還發生在螞蟻科技上市問題上。網上貸款平台早在幾年前已經成行成市,一些被市場因素淘汰而導致在平台上出資借款的人血本無歸的事情也在去年開始發生,今年因為疫情加劇了一些網絡貸款平台倒閉,受害者啞口忍吞苦果。貸款平台無論在註冊資本以及貸款金額上限問題上都缺乏監管措施,經營公司更毋須在借款上有多少付出,簡直就是空手套白狼,穩賺不賠而出事後可以一走了之。

中國銀保監會和中國人民銀行在本月2日頒布《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徵求意見稿)》,這是在螞蟻科技公開招股程序完畢,在上海交易所上市前夕公布的。這個管理辦法對網絡貸款平台出現的弊端確實提出了針對的監管措施,是否得宜有待評議,但還是有一定的迫切性,因為一旦螞蟻科技上市後才公布,將會嚴重影響該公司的股價,大批小股東將會鎩羽而歸。然而,螞蟻科技是7月20日宣布上市計劃的,為什麼不在審批過程中或者更早頒布管理辦法,而偏偏在一切程序結束上市前夕公布呢?

一間企業是否能夠上市並非最大的公眾利益問題,關鍵是政府這種隨時隨便出招,增添了不可預測因素,以後風險投資基金在評估初創企業時,無形中會加大風險因素,可能扼殺了科技初創企業,最起碼會加大了成本,令政府所說「激發創造創新活力」的原意大打折扣。政府為了保護投資者和中小微企及消費者的利益,絕對應該支持,但在實施手段和時間上緣何一再出現巧合,則有欠解釋和澄清。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