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政治戰爭升級 「DQ」震盪或未息

【明報社評】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有關香港立法會議員資格問題的《決定》,港府同日宣布,楊岳橋、郭榮鏗、郭家麒及梁繼昌即時喪失議員資格(俗稱「DQ」),泛民不滿決定,十多名議員集體辭職。人大今次決定,未提拉布癱瘓議會,重點針對港獨、尋求外部勢力干預和危害國安,劃下一條清晰從政紅線。過去一年多,泛民與中央進入全面「政治戰爭」狀態,由《港區國安法》到人大今次《決定》,突顯中央處理香港思維全變,為了堵塞國安缺口,政治迴響再大也會照做,「DQ」事件與泛民議員辭職,標誌「政治戰爭」再度升級,對內對外必起波瀾,更多震盪恐怕還在後頭。一國兩制需要各守分際,各方不理局限,為鬥爭豁出去,對香港並非好事。

「DQ」決定度身訂做

泛民集體辭職硬撼

《基本法》第104條規定,立法會議員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擁護《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2016年立法會宣誓風波,人大就《基本法》第104條釋法,提到公職人員就職後若作出違反誓言行為,須「依法承擔法律責任」。今次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具體列明立法會議員若宣揚或支持「港獨」、拒絕承認國家對香港擁有並行使主權、尋求外部勢力干預香港事務,又或作出其他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不符合擁護《基本法》效忠特區的法定要求,一經依法認定,即時喪失議員資格。有關《決定》除了適用於今後參選或出任立法會的議員,亦適用於原定9月舉行的第7屆立法會選舉提名期間,因上述情形被裁定提名無效的第6屆立法會議員。

人大常委會表示,今次是應特區政府提請,作出有關《決定》。嚴格來說,人大常委會主要是就何謂「違反誓言行為」,定下原則框架,惟《決定》的適用範圍,確是為之前被取消參選資格的4名立法會議員「度身訂做」。雖然現在宣布「DQ」的是特區政府,實際跟中央親自出手無異。

今夏港府以疫情為由,押後9月立法會選舉,為免出現真空期,港府提請人大常委會,讓第6屆立法會全體議員延任。4名被取消參選資格的立法會議員,包括楊岳橋、郭榮鏗、郭家麒及梁繼昌可否延任,惹來不少議論。反對意見認為,他們曾游說或支持美國制裁香港,有人更主張「政治攬炒」癱瘓立法會,這些都是《港區國安法》不容許的行為,不過人大常委會最終同意全體「過渡」,泛民議員參考民調後亦接受延任。

立法會復會一個月,4人議員資格風波再起,有人認為與泛民「拉布」立法會半癱有關,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則解釋,立法會延任史無前例,只為解決真空期問題,至於4人判定並非真誠擁護《基本法》效忠特區,卻又可以續任立法會議員,港府沒有合適法律處理此一矛盾,唯有再度提請中央處理。從憲制角度,人大是全國最高權力機關,由其常設機關所作的決定,法律權威毋庸置疑;港府最近才提請中央處理議員資格問題,也總有方法自圓其說,惟無論如何,從政治角度,「DQ」4名立法會議員的決定,對內對外必定引起震盪,泛民19名立法會議員集體辭職,也許只是開始。

美國大選大局已定,總統特朗普很難翻盤,不排除他會遷怒中國,在餘下兩個多月任期,不惜一切打擊中國。中央明知「DQ」4名議員,必定引來泛民及其支持者反彈、在國際社會引起迴響,甚至成為特朗普政府加緊操作「香港牌」的藉口,仍然決定「去馬」,突顯反修例風暴後,中央處理香港的思維已大變。

中央對港思維已變

從政須與港獨切割

從中央角度,反修例風暴說明香港是國安重大缺口,有人搞港獨、有人要攬炒、有人勾結外部勢力,「政治戰爭」已經全面開打,為了堵塞缺口、控制局面,中央不會再有避忌,認為要出手便出手,迴響再大一樣照做,無論《港區國安法》還是今次「DQ」事件,皆反映此一思路。全國人大委員長栗戰書昨天重申,落實特區維護國安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確保香港公職人員符合法定條件,林鄭則提到,2016年人大就《基本法》第104條釋法後,特區政府一直研究相關本地立法。就任後違反誓言有何法律後果,相信將是重點。公職人員定義相當廣泛,區議員等亦包括其中,觀乎目前形勢,更多震盪可能還在後頭。

一國兩制各有分際,各方不理局限,必定出事。去年中以來,泛民與中央正面硬撼,主流泛民激進化,中央反制更強硬,政治死鬥不休,香港已經回不到從前,只能往前看。泛民就立法會延任一事,強調齊上齊落,現在十多名議員辭職,對支持者有所交代,不過立法會運作不會因此受影響,泛民集體辭職是否明智,還看事態發展。外界原先關注,人大會否出手,針對立法會議員拉布癱瘓議會運作,然而人大的決定,並未觸及相關問題,中央劃下的「DQ」議員三紅線,是宣揚或支持港獨、尋求外部勢力干預,以及危害國安,從政者必須與港獨、暴力及外部勢力干預清晰切割,不能再含糊其辭。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