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美國政治劣質化 下屆總統路艱難

【明報社評】美國大選剩下6州未完成點票,民主黨拜登領先優勢愈益明顯,距離當選門檻愈來愈近,特朗普要反勝,必須透過重新點算選票和打官司,將點票結果顯示拜登佔先的州份奪過來。特朗普不斷指控選舉舞弊,迄今未見有何堅實證據,官司戰不易翻盤,不過就算拜登最終當選,要收拾特朗普留下的爛攤子亦不容易。美國疫情失控,單日確診升至10萬宗,不管誰是白宮主人,遏制疫情本來已是非常艱巨的任務;過去4年美國社會撕裂兩極化變本加厲,新一屆政府能否團結國民抗疫、有效施政,同樣令人關注。特朗普揭開了美國後真相時代,政治劣質化,陰謀論當道,情况非朝夕可以還原,如何避免國家滑向難以管治(ungovernable)狀態,將是下屆政府一大考驗。

官司戰不易翻盤

舞弊論加深對立

拜登累計已取得253張選舉人票,入主白宮機會看漲,反觀特朗普只有214票,就算他能盡攬目前點票領先州份所有選舉人票,也無法達到270票門檻,必須「撬走」拜登一些勝果。拜登在威斯康星小勝2萬票,兩人得票差距不足1個百分點,選舉規例容許特朗普要求重新點票。2000年大選佛州點票爭議,戈爾最初落後小布殊千多票,重新點票也無法扭轉乾坤,特朗普除了要求重點,還要打官司,將一些他認為「不合法」的拜登得票剔走,又或設法增加自己得票。

特朗普陣營在喬治亞、密歇根和賓夕法尼亞入稟法院,要求暫停點票工作,質疑有舞弊行為,諸如票站「突然多了十萬計可疑選票」、共和黨人監票受阻,云云,卻未見有何真憑實據,支持舞弊之說。一些阻撓監票的指控,疑涉誤會;點票中心將投給特朗普的選票作廢等傳聞,當局亦迅即澄清,嚴正否認。

後真相時代,陰謀論被當成事實,特朗普的舞弊指控,很多都是基於揣測,可是法庭只講事實,美國聯邦檢察官兼法律學者Caroline Polisi指出,特朗普陣營在3個關鍵州提出的指控,缺乏法律理據。特朗普即使纏訟下去,也未必能夠翻盤,可是他的後真相政治操作,對於不願面對現實的支持者,可以發揮很大作用。一批特朗普支持者便因為聽信社交媒體流言,持槍在亞利桑那州一個點票中心外聚集,質疑有人舞弊。「選舉舞弊」指控極具煽動性,一旦支持者作出失控行為,後果不堪設想。

大選翌日,拜登和特朗普所得的選舉人票數字,固然是各方焦點,其實同日還有另一個重要數字,就是美國單日確診病例突破10萬宗,無論誰是下任總統,都要設法控制疫情。今次大選,疫情和經濟是影響選民抉擇的兩大因素,很多人擔心疫情,寧可郵寄投票,如果特朗普最終真是輸在郵寄票,實際就是敗了給疫情。特朗普經濟先行抗疫為後,除了坐等疫苗,看不到有何板斧,反觀拜登提出一系列計劃,加強病毒檢測和治療,同時強調一定重返世衛,跟包括中國在內的其他國家合作抗疫,然而當下美國民情撕裂對立,就算拜登接任總統,能否團結國民齊心抗疫,實是一大疑問。

美國政治兩極化,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惟特朗普的所作所為,肯定加劇了兩極化的問題。特朗普上台4年,留下的最深遠影響,就是後真相政治,以及加深民眾對立分化。由處理無證移民、白人至上組織到抗疫,特朗普的作為無一不是分化美國。特朗普一再淡化疫情、諉過中國,未有大力鼓勵民眾戴口罩,宣揚反科學主張,不過他的右翼民粹操作,政治層面卻相當奏效,支持者不信口罩、不信防疫專家福奇,只信特朗普拯救國家。大選結果顯示,多數美國人寧可換總統應對眼前難關,可是相信特朗普一套的美國選民,數目也多得驚人。

特朗普得票史上第3多

美國社會撕裂難管治

今屆大選拜登得票逾7200萬,是美國史上最多,然而頗多人忽略了,特朗普即使落敗,也是美國史上得票最多的輸家。特朗普得票超過6800萬,是歷屆大選得票第3多的人,屈居2008年奧巴馬之後。即使拜登上台,也要面對一個高度分化的美國,若特朗普支持者拒絕配合,抗疫工作肯定事倍功半,甚至舉步維艱。

美國文化強調自由主義和個人主義,不信任權威,對精英多疑,各式陰謀論都有人聽信,這些都不是新鮮事,可是過去數年的情况,明顯已出現了質的變化。上屆大選,美國右翼流傳所謂「披薩門」,即民主黨高層跟美國餐廳串謀,涉嫌販賣人口,勾搭兒童色情團體。儘管有關陰謀論全無憑據,然而卻不斷發酵演化,催生出一個稱為「匿名者Q」(QAnon)的右翼組織,堅信一群民主黨精英與達官顯貴暗中控制美國,他們都是「崇拜撒旦的戀童癖」,美國需要一場「大覺醒」,對這些罪人「大審判」,始能得救。「匿名者Q」被列為本土恐怖主義組織,可是一名支持者卻剛剛當選聯邦眾議員。特朗普治下,美國政治劣質化,荒誕陰謀論由網上都市傳說走進現實主流政治,美國緩緩滑向難以管治狀態,不再是危言聳聽,而是真實問題,疫情失控是一個表徵,下任總統若未能修補社會撕裂、重建政治信任,很難有效管治。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