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中美角力兵來將擋 誰主白宮大局不變

【明報社評】美國大選舉世矚目,港人關注未來4年白宮對華對港政策,對誰主白宮相當關心,國際調查顯示,歐洲和亞太地區普遍希望拜登上台,唯獨台灣例外,香港則是亞太區第二個最多人支持特朗普連任的地方。世界面對百年不遇變局,特朗普改變了過去數十年美國對華政策,然而中美墮入「修昔底德陷阱」,有其結構因素,無論誰當總統,都會設法遏阻中國趕超美國,特朗普和拜登之別,僅在於作風、手法和策略,對北京而言只是習慣問題。特朗普強硬對華,滿足了一些人的反華情緒,在美國贏得鷹派掌聲,然而特朗普內政外交諸多倒行逆施做法,實際都在損害美國影響力。大國競爭看的是長遠實力消長,從這一角度看,北京未必介意繼續面對特朗普這樣的對手。

台港「撐特」者眾

歐洲鍾情拜登

一場疫情重挫特朗普連任機會,「中國牌」成為他絕地求勝的希望。雖然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偵查報道揭露,美國右翼媒體大肆宣揚的「拜登兒子收受華商利益」黑材料,涉嫌虛構揑造報料人身分,不過特朗普在大選前夕仍然加緊指控拜登「被中國收買」,云云。過去兩年中美關係丕變,民調機構YouGov做了一項國際調查,了解各地民眾對這次大選的看法,結果顯示西歐各國都是希望拜登勝出者佔壓倒多數,亞太區情况亦類似,只有台灣和香港並非如此。在台灣,盼望特朗普勝出的有42%,比拜登的 30%高出一截;香港則是特朗普擁躉第二多的地方,支持他連任的有36%,僅比支持拜登的42%略低。

YouGov的民調結果,折射了目前台港兩地民情,然而敵人的敵人,不等於是可以信賴的朋友。雖然美國加緊向台售武,亦有鷹派參議員推動法案授權總統「動武護台」,可是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賴恩談的仍是「戰略模糊」,對軍事介入台海戰爭不置可否;在香港,有關「尋求美國領事館庇護卻不得其門而入」之說,最近亦甚囂塵上。近年特朗普對華愈益強硬,滿足了一些人的情緒,亦有人覺得美國右翼「敢作敢為」,押注特朗普連任,然而當下美國政治高度兩極化,萬一押錯寶,選後想「華麗轉身」,並非人人有本錢做得到。在台灣,有人便批評民進黨一注獨押特朗普,倘若拜登勝出,恐有麻煩。對於已給特朗普押重注的人,現在也只能期盼特朗普絕地勝出。

尼克遜時代以來美國對華的交往政策,在特朗普任內出現重大轉化,由貿易戰、科技戰、外交戰到意識形態戰,中美全方位走向對抗,支持者認為特朗普敢於向中國說「不」,然而中美交惡墮入修昔底德陷阱,有其客觀結構因素,不因個人主觀意志轉移。西方主導全球秩序逾百載,冷戰後的經濟全球化,本是美國以至西方強化自身利益、延續主導全球秩序的手段,未料結果反而是中國乘勢崛起,動搖西方主導世界格局。近年很多人談論「去全球化」,其實美國和西方所追求的,並非真是去全球化,而是一個不容中國取得話事權的全球化。世界格局發展來到十字路口,不管誰當美國總統,也會設法遏制中國崛起,特朗普不過用他嘩眾取寵的一套,加快了中美對抗步伐。

特朗普傷害美國更大

拜登當對手或更難纏

特朗普奉行「美國優先」,加上美國右翼主導了對華政策,確給北京製造了不少麻煩,卻談不上有重大斬獲。中美貿易戰無助扭轉美中貿易逆差,北京亦沒有在經濟發展模式等問題讓步;科技戰方面,美國接連出招,對華為等企業打擊不輕,可是內地勝在市場夠大,美方招數不足以一擊必殺,中國科技興國步伐亦未見放慢。更甚的是,特朗普的單邊主義利己政策,得罪了很多盟友,即使視中國為競爭對手的歐盟,也不願跟特朗普共舞。

中國成為經濟全球化大贏家,美國以至西方應對方向,離不開試圖踢中國出局(即脫鈎),又或在現有秩序下,修改遊戲規則,確保自己才是贏家。特朗普和美國右翼傾向前者,拜登和民主黨似乎傾向後者。倘若拜登當選,未必再搞加徵關稅打貿易戰這種損己傷敵的策略,由抗疫到氣候變化問題上亦會尋求國際合作,包括中國在內,可不代表他會對北京客氣。說到底,美國兩黨政客以至民間,對於遏制中國已有高度共識,拜登不會像特朗普般,經常說反華民粹言論取悅支持者,可是由跨太平自由貿易協議(TPP)到香港問題,還是會招招針對中國。拜登已表明,上台後一定會全面執行《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美國視香港為遏制中國的棋子,同樣不會因為誰主白宮而有變。

拜登過去對華相對友好,時移世易,即使拜登當選,中美科技戰、外交戰、經濟戰仍會繼續打下去,甚至更加激烈。特朗普國外人望低,國內抗疫一塌糊塗,不斷給種族矛盾煽風點火,令美國「五勞七傷」。內地國際關係學者閻學通認為,從中方利益角度,寧可特朗普勝出,原因不是特朗普對中國的傷害會比拜登小,而是特朗普對美國的傷害絕對比拜登大。拜登在歐洲的形象較佳,日後要爭取盟友支持對付中國,也可能較為容易。對北京來說,拜登這個對手,可能比特朗普更難纏。當然,中美鬥爭格局已成,就算白宮易主,對北京也只是習慣的問題,還是繼續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