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旅業臨疫下寒冬 打工仔景况堪憐

【明報社評】疫情冰封旅遊業,繼國泰大裁員後,又有大型旅行社要求全體員工停薪留職,不排除稍後還有更多同業仿效,數以千計打工仔處境徬徨,無論是停薪留職、為保飯碗大幅減薪、還是接受裁員靠領取對冲強積金的遣散費過冬,全屬艱難選擇,叫人情何以堪。疫情曠日持久,旅遊業陷入生存危機,期盼明年暑假可以復蘇,乃是相當樂觀的想法,放寬本地團、組織旅遊氣泡等措施,猶如杯水車薪,觀乎環球疫情走勢,唯有盡快實現本地感染「清零」,與內地恢復正常通關,香港旅遊業始有活路。旅遊業困境不知延續至何時,政府銀彈有限,長貧難顧可以理解,然而打工仔生計無着,當局也得設法施援,阻止失業情况急劇惡化。

全體職員停薪留職

旅社裁員壓力山大

今年全港已有逾70間中小型旅行社結業,至於一些較具規模、底子較厚的旅行社,處境也相當嚴峻。為了節省開支,一些旅行社自從農曆年起已要求導遊、領隊經常放無薪假,每個月返工時間減半,變相五折支薪。早前國泰航空宣布裁員數千人,外界擔心只是一個開始,估計將有更多大公司要裁員減薪開源節流。言猶在耳,旅遊業界本周又傳出壞消息。新華旅遊要求全體職員停薪留職,業界人士相信,短期陸續會有其他大型旅行社作出類似宣布,受影響僱員預料數以千計。

全員停薪留職,聽起來總比裁員倒閉要好一些,嚴格來說公司並無結業,員工們仍有復職機會,可是對受影響的打工仔來說,一個不設時限的停薪留職安排,跟打爛飯碗並無太大分別,必須設法「疫境搵工」維持生計。一些入行不久的新人,選擇轉行從頭來過,尚算相對容易,可是要從事旅遊業多年的僱員轉行,難度和代價實在太大,現在擺在他們眼前的,不管是停薪留職、大幅減薪還是裁員遣散,每一項都是極其痛苦的選擇。

疫下百業艱難,莫說搵工轉行,就連兼職「炒散」也未必容易,停薪留職對於有一定積蓄、沒有太大供樓壓力的旅遊業僱員,還未至於太傷,可是如果受影響者不幸是家庭經濟支柱,需要養家供樓,難免感到徬徨。疫情不知何時方休,部分人也許覺得長痛不如短痛,與其無了期等待復職,寧可裁員遣散,至少可以穩袋一筆錢「過冬」,可是遣散費仍要被強積金對冲,其實僱員也要蒙受很大損失。對冲強積金制度,本來就對打工仔很不公平,現屆政府提出取消強積金對冲,至今仍然只聞樓梯響,疫情所帶來的衝擊,正正突顯了本港勞工保障不足。

疫下旅遊業掙扎求存,有大型旅行社轉做網購生意、出售防疫用品,惟收入相當有限,不及疫前業務一成。近期本港疫情放緩,政府放寬本地遊出團限制,豁免限聚要求,以30人為限,同時又率先跟新加坡組建旅遊氣泡,不過這些措施對業界的幫助同樣有限。雖然當局已出錢補貼本地遊,可是舉辦零星本地團收益微薄,很難支持旅行社可持續營運;港星合組旅遊氣泡,最大作用是方便商務客往來,對兩地遊客吸引力其實始終有限。

放眼全球,港人鍾情的很多旅遊熱點,目前疫情都很嚴重。歐美疫情大爆發,美國單日確診直逼10萬宗,英法德西四國合計更超過10萬,至於日本方面,最近單日確診也超過700宗,這個冬季「疫路漫漫」,看不到恢復旅遊的可能。早前國泰表示,疫苗出現後,希望航空業明年中可以逐步復蘇,旅遊業界亦有類似期望,可是這其實是很樂觀的假設。就算短期內疫苗面世,也不代表明年夏天疫苗可以在全球多國廣泛接種。觀乎各地疫情走勢,香港旅遊業要找活路,無可避免要向北望。內地有效控制疫情,航空業旅遊業都得到恢復,現在問題反而是香港疫情遲遲無法「清零」,成為恢復兩地正常通關最大障礙。

銀彈有限長貧難顧

還須恢復內地通關

疫情爆發以來,政府先後推出兩輪「保就業」計劃,投入數以百億元計公帑,補貼企業出糧,減輕裁員倒閉壓力,旅遊業是主要受惠者,然而隨着「保就業」計劃下月底結束,旅行社再無「鹽水」可吊,進一步節省開支亦是迫於無奈。業界希望延長「保就業」計劃,可是公共財政負擔亦是不得不考慮的問題。政府銀彈並非無窮無盡,長貧難顧,當局也很難無了期補貼出糧直至旅遊業脫困,以目前本港的財政狀况和狹窄稅基,也很難支持大規模失業救濟。

旅遊從業員無工開零收入,現在更面臨裁員,政府當然有需要提供援手,避免失業顯著惡化,不過救助疫下旅遊業,單靠公帑銀彈難以持續,最實際還是讓業界有足夠生意可做,盡快恢復內地與香港旅客往來,有其必要。如果香港社會肯下決心,聽取防疫專家建議,盡快落實強制病毒檢測力求清零,說不定復活節甚或農曆年假還有恢復兩地旅遊往來的機會。事事政治化,糾纏於意識形態和仇恨情緒,對香港疫下求活並無好處。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