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富國疫苗民族主義 造就中國疫苗外交

【明報社評】全球疫情愈演愈烈,不少人將希望寄託於疫苗,國家科技部上周表示,年底前相信將有內地新冠疫苗完成第三期臨牀測試,審批合格後便能全面投入使用。西方對中國新冠疫苗的效力、安全以至緊急使用等處理,有很多質疑,然而中國疫苗的3期臨牀測試,大多在外國進行,若有嚴重問題,外國合作伙伴不可能不知道,至於不等測試完成有限度緊急使用,亦不違反世衛規定。國際社會抗疫缺乏合作,發達國與發展國矛盾愈益尖鋭,明年即使陸續有疫苗在歐美面世,絕大部分都會先供西方發達國家使用,其他地區很可能都要依賴中國疫苗,所有人都得面對此客觀現實,香港亦不例外,若說這是中國「疫苗外交」的機會,某程度也是西方疫苗民族主義所造就。

西方質疑內地疫苗

多國測試未見異樣

專家再三指出,「疫苗一出疫情速平」是不切實際想法,可是對很多疫情失控國家來說,疫苗已成扭轉乾坤的希望。目前全球約有10款新冠疫苗進入第三期臨牀試驗階段,當中4款來自中國,包括北京科興生物的滅活疫苗、國藥旗下兩款滅活疫苗,以及解放軍軍事科學院與中國康希諾生物合研的基因重組新冠疫苗。國家科技局上周表示,4款新冠疫苗在多國做3期臨牀試驗,已有6萬人接種,迄今沒收到嚴重不良反應報告,證明安全度良好,倘若一切順利,年底前將有疫苗完成測試。當局預計疫苗接種效用可達一年,日後定價會以成本為基礎,全國新冠疫苗產能,年底將達到6.1億劑水平,明年更可提升至年產10億劑以上。

各國新冠疫苗研究如火如荼,從3期臨牀測試進度來看,中國跑在國際前列。疫情加深國與國的成見分歧,中國與西方關係緊張,發展國與發達國矛盾重重,疫苗則成為一系列矛盾的交匯點。疫苗民族主義體現在兩個層面,一是自私自利囤積、懶理他國死活;二是疫苗都是自家的好,別人的都是次貨。西方對中國新冠疫苗有很多懷疑,當中既有科學水平的質疑,亦有政治動機的猜度;富國財雄勢大,紛紛與跨國藥廠簽下巨額疫苗訂購協議,窮國能有多少疫苗可用,亦令不少人關注。

中國疫情緩和,所有3期臨牀試驗,都要在外國高發疫區進行。西方質疑中國疫苗研發欠透明,數據交代不充分,然而中國3期疫苗臨牀試驗有否大問題,外國合作伙伴一定了解,由印尼、土耳其到阿根廷和巴西,未聞有異常狀况。巴西聖保羅布坦坦研究所本月中才表示,與科興生物合作的後期臨牀實驗,初步結果顯示安全。聖保羅州長多里亞還表示,正在巴西做測試的所有疫苗中,科興滅活疫苗的不良反應率最低,是最有希望成功的疫苗。最近巴西對是否採購中國疫苗態度反覆,一大原因是多里亞與總統博索納羅屬政敵,無論如何,巴西國家衛生監督局上周五已批准聖保羅州進口600萬劑科興與布坦坦合作的疫苗。

中國研發的新冠疫苗有10多款,包括最傳統的滅活疫苗、病毒載體類疫苗,以至基因重組疫苗、核酸疫苗。有人質疑中國幾款領先的滅活疫苗,科技含量不及西方的基因重組或核酸疫苗,然而正如一些西方疫苗專家所言,傳統方法有其好處,疫苗有效才是關鍵,不在於趕時麾。中國以緊急接種計劃方式,在3期臨牀試驗未完下,為逾35萬高風險人士,包括需要出國的民眾接種,惹來西方質疑,然而這其實是世衛一向允許的做法,中國亦有徵得世衛同意。

富國搶購疫苗窮國愁

中國擴產能顧己及人

除了中國,阿聯酋、俄羅斯等均有類似緊急接種計劃,印尼還打算以這種方式,年底開始為數百萬人接種中國新冠疫苗。如此緊急接種規模,聽起來的確很大,可是放在印尼近3億人口,比例並不高。在美國,華府其實也想引入緊急接種計劃,只是西方發達國家在藥物註冊及應用規則方面向有自己一套,比世衛要求的限制多,所以才未能推行。平情而論,若說緊急接種計劃有爭議,英國為了加快疫苗研究,找健康者接種再刻意安排他們感染病毒,道德爭議也不見得小。

全球疫苗產能有限,樂施會研究顯示,發達國家佔全球人口13%,卻已優先預購全球過半數的新冠疫苗。世衛等牽頭COVAX全球新冠疫苗計劃,盼助疫苗公平分配,然而富國參與未算積極,法德等都只是有限度參與,美國更杯葛計劃,反觀中國已決定參與COVAX,非西方國家及地區若想早日為民眾大規模接種,很難不依靠中國疫苗。最近西方關注中國向東南亞、非洲及拉丁美洲推動「疫苗外交」,質疑北京施援「動機不純」,可是若非西方富國自利為先,中國也不會有多少「疫苗外交」空間,西方富國應反問自己,願意為窮國做多少事。

以往中國內地疫苗亂象多,一大原因是很多中小疫苗商未達安全標準,濫竽充數。新冠疫苗由幾間大藥廠牽頭研發生產,亦要通過世衛獨立檢測,符合各種指定要求,方能取得世衛「Q嘜」認證,對北京而言,這正是整頓內地疫苗產業、提升水平的機會。當然,中國疫苗產能雖大,是否足以滿足全球龐大需要,仍是一大疑問,中國不能打腫臉充胖子,不顧自身需要,不過內地疫情受控,己欲達而達人,迴旋空間始終較大。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