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深圳要聚天下英才 港需爭氣投入灣區

【明報社評】深圳經濟特區建立40周年,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慶祝大會,談及深圳在新時代的歷史使命,除了全面深化改革、推動高質量發展,亦包括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豐富「一國兩制」事業發展新實踐。中央定位深圳是大灣區建設「重要引擎」,要「對標(對比標杆找差距)國際一流水平」,聚天下英才而用之,未來深圳在大灣區的主導角色和帶動作用,已是不言而喻。新經濟時代,科技與人才是競爭力之源,深圳是香港的合作伙伴,同時亦是強勁競爭對手。人才資金流向,取決於一個地方的實力和吸引力,這是市場無形之手的力量,跟「被規劃」無關,眼前問題不是深圳會否取代香港,而是香港自己爭不爭氣。

灣區建設「重要引擎」

深圳角色呼之欲出

短短40年,深圳由窮鄉僻壤成為現代化、國際化大都市,習近平出席慶祝大會發言,提出「十項總結」、「六項使命」,前者回顧經驗,後者展望未來,勾勒深圳、大灣區以至國家的發展方向。習近平的十項經驗總結,主要是從國家治理和發展層面,以中央的視角看待經濟特區建設,談的是大原則大方向,着眼的是「全國一盤棋」,自然不會細數深圳具體發展歷程並就各方參與逐一鳴謝。十項總結其中一條,提到「必須全面準確貫徹一國兩制基本方針,促進內地與香港澳門融合發展,相互促進」,當然亦要放在此框架理解。

港深為鄰,深圳的發展必然影響香港。十項總結提到,必須更好發揮經濟特區的輻射帶動作用,為全國發展作出貢獻。從地理角度,深圳輻射帶動作用最強的地區,當然是大灣區。國家發展進入新階段,重質多於求量,習近平談到深圳在新時代的六項歷史使命,除了要求深圳秉持「闖」的精神、「創」的勁頭、「幹」的作風,在各方面全力自我提升、為全國摸索一套可以複製的發展經驗,同時亦要積極作為,深入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

大灣區建設是國家重大發展戰略,然而這一宏圖大計在香港並未得到應有重視,一些人至今仍認定這是「假大空」的倡議;部分人留意到這兩年廣深等地有很多大灣區發展項目,諸如城際鐵路等基礎建設,意識到大灣區建設並非空話,萌生各種各樣念頭。去年初,中央公布《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香港、澳門、深圳和廣州並列為4個核心引擎,有人關注誰是大灣區「龍頭」,有人則質疑香港「被規劃」。歷經過去一年多的巨變,香港莫說牽頭大灣區建設,就連參與步伐也極為緩慢。港深一沉一浮已是不爭事實,中央可以預留「駁位」,讓日後香港銜接,然而推動大灣區建設刻不容緩,中央顯然已將這個重任,交予深圳。

根據習近平說法,深圳的定位是大灣區「重要引擎」,要推動粵港澳三地經濟運行的規則銜接、機制對接,同時亦要加快大灣區城際鐵路建設,促進人流物流等各類生產要素高效便捷流動,提升市場一體化水平。深圳未來在區內的角色和作用,已是清楚不過。《綱要》提出要將大灣區建設成為「國際科技創新中心」,深圳長於科技產業化,香港則有高水平科研,可以優勢互補,可是很多港人並不知道,廣深科技創新走廊建設正如火如荼。今年8月國務院提出以深圳為主陣地,建設全國第四個「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習近平提到,深圳要以大灣區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先行啟動區建設為抓手,加強與港澳創新資源協同配合,另外亦要求深圳規劃建設好河套深港科技創新合作區。如果香港仍然歎慢板,只會愈發被動。

市場無形之手起作用

糾結「被規劃」於事無補

曾幾何時,香港常以新加坡作為競爭對手和比較對象,不過深圳現已從後追上,未來既是香港合作伙伴,同時亦是強大競爭對手。香港有積累多年的底子,金融和專業服務仍是強項,然而若不努力振作,早晚會被他人超越。深圳六項使命,追求的不止是科技創新、培育未來產業、發展數碼經濟,還包括治理水平的提升,建設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營商環境,在各方面均要「對標國際一流水平」,倘若深圳真能一一做到,這已經是足以跟其他世界級大都會並肩。六項使命提到深圳要大力發展金融、會計、法律、會展等現代服務業,這些無疑是目前香港的強項,然而深圳可不是以龜速從後追趕,數碼貨幣、數據交易市場等,全是新生事物,每一樣都可以成為彎道超車的契機,倘若香港繼續當自滿的兔子,早晚會被人追上。

深圳有望成為大灣區領頭羊,總有人關注香港會否「被規劃」,然而這某程度是一個偽命題。大灣區發展全力開動,深圳不止是引擎,更會成為一塊大磁鐵,習近平亦提到深圳要聚天下英才而用之,香港位處大灣區內,就算不參與建設,一樣會受到其發展影響。市場無形之手,決定了人才與資金永遠流向機會更多的地方,這跟「被規劃」全無關係,香港與其為此糾結,不如積極參與其中,爭取發言權,確保大灣區發展為香港帶來積極而非消極的影響。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