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雙城故事四十載 深港浮沉啟示錄

【明報社評】國家主席習近平南下考察,今天的深圳經濟特區建立40周年慶祝大會,是此行重點。深圳由小漁村蛻變成為現代化、國際化的大都市,除了天時地利人和,更重要是有發憤求進、務實靈活的強大內生動力,能夠不斷自我完善。深圳的崛起,是當代中國的縮影,最近中央公布深圳改革試點實施方案,支持深圳未來5年完善各方面制度,目標已不止是追上世界其他一流城市,而是要躋身最前列引領新時代,為全國其他城市提供可複製的楷模。香港與深圳合演雙城故事多年,時至今日,香港雖然仍有一些傳統優勢,然而深港一浮一沉,已是不爭事實,香港內生動力不斷流失,繼續故步自封,只會被逐步拋離。

港失內生動力

深圳愈戰愈勇

深圳特區成立時,不過是窮鄉僻壤,當時根本無人想過,深圳發展速度竟會如此迅猛,成為「中國矽谷」。10年前,深圳的GDP仍然只及香港一半,現在經濟規模總量已超過香港,世界銀行前首席經濟師林毅夫形容,深圳是「全球最年輕的現代化國際化大都市」,若說中國發展是一個奇蹟,深圳的發展則是「奇蹟中的奇蹟」。

有人認為深圳成功靠地利,多得毗鄰的香港「帶挈」;有人認為1990年代以來的高速全球化,為深圳發展提供了天時;有人則認為官民合力求發展的向心力,造就了現在的深圳。一個城市能夠急速崛起,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內地改革開放為1980、90年代香港發展注入強大動力,與深圳形成「前舖後廠」合作關係,然而深圳其後升級轉型,蛻變為創科重鎮,已跟香港沒有太大關係。世紀之交的高速全球化,為世界不少國家及城市帶來重大機遇,然而輸家和停滯不前者同樣為數眾多,能夠像深圳以至整個中國般空前成功的,屈指可數。

1991年蘇聯解體,西方學者認為東歐共產主義陣營的敗亡,根本原因是制度僵化思想教條,缺乏自我完善更新能力,然而中國的發展軌迹卻成為異例,深圳的崛起,正正展現了強大的自我完善內生動力。深圳發展由早期聚焦解放生產力,到後來強調市場經濟建設,借助市場機制提高效率競爭力,再到近10多年的高新科技發展,過程並非一帆風順,深圳不僅克服了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和2008年金融海嘯,還成功化危為機,不斷升級自己,引用林毅夫的說法,深圳的成功是中國發展理念的成功,體現的是「解放思想、實事求是、與時俱進」,深圳的發展經驗,是「有效市場」跟「有為政府」兩隻手共同使用,企業家能做的,放手讓企業家去做,企業家不能做的,就由政府幫助解決。

香港奉行資本主義制度,發展模式跟深圳迥然不同,兩地各有獨特制度和競爭優勢,近年深港雙城一浮一沉,內生動力是關鍵所在。曾幾何時,實事求是、務實靈活、善於因應時勢把握機會,正是香港之長。時至今日,香港卻失去發展所需的內生動力,意識形態束縛、既得利益作梗、鬥爭內耗不休,令香港社會種種深層次矛盾難以化解;面對全球激烈競爭,很多地方的人都在思考如何做大做強,在香港,不少人似乎更加樂於追求小確幸,很多人政治掛帥,忘記了實用主義是昔日香港成功之道。香港創科發展追落後,港深合作潛力巨大,有科技界人士認為,香港應放眼「更大」的世界市場,這可能只適用於本地個別具實力的創科領域。有雄心進軍世界是好事,可是亦毋須自絕於深圳河以北。

平等尊重合作

港需調整心態

香港身處大國博弈,承受不少壓力,有人擔心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不保。一河之隔的深圳,其實亦受中美角力衝擊,美國遏制中國高科技發展,以深圳為基地的華為,成為狙擊重點,可是深圳整體發展方向和勢頭未見有變,兩地內生動力差別可見一斑。經過40年努力,無論深圳還是全國,大抵已找到通往先進現代化之路,華府打壓也許會拖慢發展步伐,然而深圳和中國的內生動力不會輕易消失。

中央最新公布的深圳改革試點實施方案,授予深圳更多權力,在科技創新、營商環境、對外開放、生態環境和城市治理等方面先行先試。「方案」為深圳長遠發展注入更多動力,着眼的不止是加快金融或創科發展,又或單單增強深圳在大灣區中的核心引擎功能,而是希望深圳躋身世界大都會前列,同時為國家深化改革、成為先進現代化強國探索經驗,現在再談論誰是大灣區龍頭、香港是否再非中央「掌上明珠」,已無多大意義,香港社會需要的是調整心態,設法保持既有制度和傳統優勢,發揮金融和專業服務等強項,同時亦要放下「高人一等」心態,以平等尊重原則與深圳合作,不能再一廂情願視自己為中心。

世事變幻無常,比起客觀環境變遷,人心變化往往最慢,容易導致認知與現實脫節,可是當兩者落差愈來愈大,最終仍得面對現實。中央將深圳定為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在香港,很多人都對這類內地官方語言「無感」,無論如何,現實是深圳全速發展,不會「等埋」香港。故步自封不應該是香港社會的特質,拒絕認識深圳河之北,無視其發展,對香港並無好處。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