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疫境前行向北望 施政須謀破困局

【明報社評】新一份《施政報告》押後宣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解釋,當局有一系列振興措施涉及內地,需於本月下旬跟中央商討,爭取支持,有人則懷疑押後是「遷就」國家主席習近平視察深圳行程。當下香港政治社會氣氛,但凡涉及內地或中央,往往有很多揣測,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施政報告》臨時押後前所未有,然而疫下香港民生經濟困頓,觀乎目前外圍形勢,「疫境前行」無法不向北望,《施政報告》內容若能更紮實亦是好事。港府就金融互聯互通、港深創科合作、疫下鞏固本港航運業等,向中央提出多項建議,期望《施政報告》這次轉折,帶來的不止是一些微調,而是有助香港走出疫下困境的強而有力新措施。

外圍環境難依靠

借助內地振香港

行政長官在立法會年度首次會議發表《施政報告》,雖是較為常見的情况,惟並非法律規定,前特首董建華及梁振英便分別有3份及5份《施政報告》在1月發表。本年度立法會首次會議周三召開,押後宣讀《施政報告》消息來得倉卒,林鄭表示,早前她向中央提出一系列涉及內地合作的振興措施,希望有助香港擺脱困境,她在周末收到通知,本月下旬赴京,參與內地部委協調會議,倘若中央支持,相關措施便可納入《施政報告》,在11月底之前一併公布。

2003年SARS重挫香港,疫後中央的支援措施,為本港經濟復蘇注入強大動力。當然,現在本港民情、社會狀况以至外圍環境,跟17年前很不一樣,事情一旦涉及內地或中央,往往引起政治牴觸情緒,然而新冠病毒對本港經濟民生的衝擊,比SARS來得更深更廣更久,目前香港身處的時空,亦比當年更為艱難,若有中央支援,總比香港「單打獨鬥」好。

內地疫情受控,經濟V形反彈,放眼全球主要經濟體,只有中國可望今年錄得經濟增長,相比之下,香港與新冠病毒搏鬥大半年,至今仍在泥沼中苦苦掙扎,既未能走出疫情反反覆覆的迴圈,經濟亦沒有起色,未來數年港府預料都會出現赤字預算,原本過萬億元的財政儲備,亦因為需要疫下紓困而大減3000億元。背靠內地面向世界,多年來都是香港發展之道,刻下歐美疫情嚴重,世界經濟疲不能興,香港作為高度開放小型經濟體,疫境前行本已相當困難,何况香港還身處大國博弈之中,角色尷尬,不易左右逢源。振興經濟要有着力點,現在的問題,不是爭論背靠內地或大灣區是否「唯一選擇」,而是眼前既然有現成選擇,為何不去把握機會,尋求互利共贏。

國家主席習近平正在廣東視察,明天將出席深圳經濟特區建立40周年慶祝大會,港澳兩地行政長官及多名高官均將赴會,有人懷疑押後宣讀《施政報告》是因為「撞期」,並將事情提升至「兩制遷就一國」的高度。香港瀰漫政治不信任氣氛,不同陣營對押後《施政報告》各有看法,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糾纏下去也不會有結論,還不如多談實事,聚焦振興經濟改善民生。

金融服務、旅遊、貿易物流以及專業服務,長期是香港支柱產業,不僅帶動其他行業發展,也是創造就業的重要力量,然而經歷了社會動盪及疫情打擊,旅遊相關行業可見未來難復舊觀,若要為經濟發展注入新動力,有必要加快創科發展、善用大灣區機遇,同時發揮金融業等傳統行業競爭優勢。疫下全球航空業蒙難,香港作為國際航空及物流中心,亦受疫情嚴重影響,必須設法穩住陣腳。

根據林鄭說法,港府爭取中央支持的振興措施,大多涉及經濟,諸如有關大灣區的商貿及專業服務事宜、擴大金融領域互聯互通、推動香港深圳創科合作,以及鞏固疫下本港航運中心地位,特別是涉及空運方面的問題。倘若港府向中央提出的具體振興措施,真的切實可行、到位有效,對於香港應付眼前困難,應有一定幫助。當然,《施政報告》是否一定要「等埋」中央拍板這些措施才一併發表,各方看法不一,不過話說回來,如果新一份《施政報告》平淡如水,對於疫下本港面對的經濟民生挑戰,什麼都說留待稍後與中央磋商後再公布,似乎亦說不過去,從這一角度看,「等埋」亦無可厚非。

民生經濟實事求是

放下政治有色眼鏡

新一份《施政報告》,是林鄭上台以來的第四份。林鄭在開局兩年提出了不少長遠宏圖,然而由覓地建屋到創科發展,很多工作仍缺乏明顯進展,需要加快執行。一些談論多時的民生工作,諸如取消強積金對冲、勞工假與銀行假看齊等,應該做的便應加快做,不應再拖拖拉拉。與此同時,《施政報告》亦應針對疫下新常態新形勢,拿出應對藥方。香港發展內生動力不足,就要借助外力,涉及內地合作的經濟民生措施,無可避免要跟內地當局商討、尋求中央支持,不應用政治有色眼鏡看待。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