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陳同佳案再起波瀾 台方政治操作不休

【明報社評】「陳同佳涉嫌殺人案」再度引起港台兩地摩擦,台北當局聲稱,兩地早已就此案建立「聯繫窗口」,還看陳同佳及港府是否負責任,港府則反駁,所謂「單一聯繫窗口」之說,乃是台北當局一面之詞。陳同佳殺人案,關鍵證據全在台灣,陳在港刑滿出獄一年,至今仍未能赴台自首,台北當局的政治操作成為最大障礙。蔡英文政府一年前考慮的是選舉連任,現在的政治操作,則是逼港府與台北當局進行「政府對政府」的官方交涉。台方企圖將其要求強加給香港,事件扯上複雜的兩岸角力以至「一個中國」原則,然而回歸基本,既然陳同佳再三重申願意自首,台北當局若想履行法治,便應停止政治操作,積極方便陳同佳投案受審,讓死者安息,讓家屬釋懷。

台方要求「官方對官方」

陳同佳自首阻滯多多

兩岸四地關係特殊,為免觸及複雜的主權問題,以及「一個中國」原則,港府與台北當局從來沒有正式官方關係或交往,然而在實務層面,雙方都有默契,一邊將事情辦妥,一邊避開主權爭議等政治地雷,由港英時代到回歸後的特區政府,多年來台港兩地都是以此原則辦事。

香港與台灣雖無司法互助協議,不過兩地警方在實務層面一直有合作機制。陳同佳因洗黑錢等罪名在港入獄,去年10月刑滿獲釋,他願意就殺人案赴台自首,當時港府也希望以2016年荃灣石棺案疑犯移交方式,由台方警員低調陪同登機赴台,然而台方未有配合,反而設下諸多障礙,將事情由實務層面提升至政治層面,甚至要求港府先與台灣簽訂司法互助協議,令事件陷入膠着狀態。兇案死者家屬最近開腔,要求陳同佳盡快赴台自首,事件再度發酵,陳同佳重申自首意願,希望本月成行,代表律師已就案件與台北相關單位會面,然而導致事件膠着的政治因素和操作並未消失。

去年陳同佳表達赴台自首意願,正值台灣總統競選如火如荼之時,香港反修例風暴成為蔡英文爭勝王牌,有關陳同佳的問題,在台灣引起政治攻防戰,民進黨再三質疑投案背後「另有陰謀」。一年過去,選舉早已告一段落,陳同佳案亦淡出台灣公眾視線,上周他重申準備自首,台灣輿論亦未有太大迴響,然而選舉操作不復存在,一樣可以有其他政治操作。陳同佳能否順利赴台自首,仍是一個疑問。

陳同佳在港刑滿獲釋,法律上是自由的人,他想赴台灣自首,屬於個人決定,投案事宜理應由陳同佳代表律師與台方磋商,雙方有了共識,再由港府提供一些技術協助,可是台北當局堅持事件要在「政府對政府」層面處理。港府再三表示,現行的「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並不適用於台灣,陳同佳自首與否,法律並未授權港府干預,然而台方一再強調,「香港官方」沒有就投案一事跟台方聯繫,行政院長蘇貞昌更表明,港府及台灣政府應就事件「好好的談」,令人關注台方是否不想從實務層面,簡單解決事情。

顧全一國港府有責

台方妨礙法治伸張

在台北,監察院早前提交調查報告,提到法務部2018年三度透過陸委會,就陳同佳案向港府提出「司法互助」無果,雖然港府四度發信予負責案件的檢察官,但台方認為這只屬「非正式」的司法互助,只是「偵查人員情資交換」。有關說法某程度折射了台北當局的立場和要求。台灣陸委會多番表示,台港兩地已就陳同佳歸案建立「單一聯繫窗口」,港府矢口否認,強調這只是台方單方面的描述。台方想將單方面的要求加諸港府,「窗口」爭議反映雙方正作政治拉鋸。疫下台灣嚴限外地人士入境,落地簽證暫停,港人亦無法持觀光簽證赴台,可是早在疫情爆發前,陳同佳赴台自首已有諸多困難,台北當局揚言「沒有管制陳同佳不得入境」,卻以其他手段妨礙他自行赴台,諸如禁止他申請網上簽證等,某程度也是逼港府介入與台灣官方對話的操作。

台獨力量從不放過任何機會操作「主權」或「正名」一類議題。國際刑事司法互助,指的是兩地「官方對官方」的協商互助,前提是雙邊須建立對話窗口,相比之下,過去台港的司法互助,走的是枱面下的管道。民進黨政府想改變以往台港處理實務事宜的模式,然而任何涉台問題,港府都一定要顧全「一國」,不能接受任何帶有台獨色彩的操作。如果台北當局執意朝這方向走,陳同佳投案之路恐怕還會有很多波折。台灣當局一直說香港手握陳同佳殺人案「重要」證據,又表示擔心陳同佳赴台後卻拒絕認罪,云云,現實是兇案在台灣發生,台警手握所有關鍵物證,只差陳同佳投案。台北當局與其為政治操作找藉口,不如積極方便陳同佳自首受審,讓法治得到彰顯。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