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疫情催生「斜槓」經濟 政府個人應未雨綢繆

【明報社評】新冠病毒疫情令居家辦公和遠程辦公更加普遍,促使很多內地企業將大量工作外判,由於毋須上班、時間彈性,愈來愈多年輕人願意接下這些外判工作,例如選擇當「斜槓族」。隨着通訊科技的發達,「斜槓族」經濟的比重會愈來愈重要,政府無論在稅制和保障自僱者權利方面,現時都遠遠跟不上這種新經濟模式發展的步伐。

斜槓經濟普及化

個人企業都受惠

一名中年人說:我父親一生人只在一個單位做一份工作,我已經轉職6個單位,而我兒子現在則同時為6個單位做6份不同的工作。這是現下「斜槓族」的最佳寫照。現代年輕人沒有一份「正式」職業,但同時有幾份「非正式」工作的情况,的確愈來愈普遍。在疫情下,只要工種許可,愈來愈多公司將工作外判,這種新型的生產方式,令勞資雙方都更靈活,企業毋須承擔固定的職工隊伍,開支減少,個人可以彈性安排工作時間,毋須到指定辦公室上班,在科技協助下,連外地和國外的工作都可以承接。

企業將工作化整為零外判,自由職業者不再只為一家公司服務,將會成為新型經濟的一個形態,而通訊科技如5G愈加發達,還會不斷催生新的工種,比如遠程醫療、遠程心理輔導,通訊平台可以讓醫生或輔導員相距千里外提供服務。大城市寸金尺土,租金昂貴,將工作外判,僱主可以省下一些租、買辦公室的支出,僱員的職業保障也可以省下。在內地,企業要為職工提供五險一金(勞動、養老、醫療和工傷等保險和住房公積金),這筆開支相當於工資近四成。自僱者方面,如果選擇不購買社保,也可以節省一大筆負擔。

以往,年輕人擇業一般是進入大企業,等待機會逐級晉升,近年新興行業增多,年輕人對留在一個固定崗位和行業感到不耐煩。更大的問題是,傳統的人力資源管理模式缺乏彈性,現代年輕人講究生活質素,重視個人興趣,不會接受過量的加班,要取捨,年輕人極可能選擇不太辛勞的生活模式。

這種僱傭的新模式,政府、企業與個人都需要調整。以個人入息稅為例,目前內地政府依賴企業代繳,外判工作以商業服務形式交易,企業可以作為成本開支,如果承接的是個人,如果他或她不如實報稅,政府的稅收將會減少,企業和個人都可以合法逃稅,然而,自僱者的勞動權益就不能獲得保障。目前社保制度允許自僱者以個人身分繳交各類保險,到達退休年齡可以獲得保障,但這畢竟是自願性質,年輕自僱者一般會認為居家工作發生工傷意外的風險甚微,醫療服務也沒有迫切而選擇不購買保險,長遠而言,退休後的生活和醫療負擔,則難以為繼。在老齡化日趨嚴重的情况下,一旦缺乏退休保障的人員數目大幅增加,到頭來需要承擔責任的還是政府。

政府企業缺改革誘因

自僱者需要積穀防饑

所以,政府不但要為穩定的稅收來源而調整徵收個人入息稅的稅制,更加需要修訂《勞動法》,將自僱者的勞動權益和退休保障納入嚴格的涵蓋範圍。國家發改委近月發布政策,因應疫情出現經濟萎縮而鼓勵網上消費,從大力發展微經濟至「副業創新,打造兼職就業、副業創業等多種形式蓬勃發展格局」,不少自僱者為此歡呼,認為國家文件首次出現副業、兼職等字眼,是對斜槓族的承認,不過,暫時仍未見勞動保障等配套政策,國家對自僱者的總體政策還是不完整和不協調的。

對企業而言,毋須維持一支固定的職工團隊,可以省卻辦公場所和培訓費用的開支,如何保證外包工作的質量,可以依賴市場供求關係調節,但整套管理制度也必須跟上。網約車公司與司機之間並非勞動關係,網約車只為司機與乘客提供聯繫平台,卻出現司機或者乘客被殺的治安事件;按件計酬的送貨員嚴重超時工作,但因為沒有簽訂勞動合同而不獲保障等等,到頭來聲譽受損的還是企業本身。

年輕人兼職,或者根本沒有一份「正規」職業,以多份副業作為收入來源,可以享受靈活的上下班時間,以及兼顧工作與優質生活的平衡等好處,但忽略了長遠的退休以及醫療保險保障,實質上是寅吃卯糧,而且個人在終身學習以追上時代需求等方面,自我激勵和自我提升的能力如何養成,都需認真思考,未雨綢繆。

斜槓經濟是大勢所趨,相信科技發達會愈加普遍,在政府、企業都未做好準備,斜槓族就更加需要有積穀防饑的意識。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