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小學雞鬥嘴認叻 大選辯論變鬧劇

【明報社評】美國總統大選進入衝刺階段,尋求連任的特朗普,與民主黨候選人拜登首度正面交鋒,然而歷時約一個半小時的「辯論」,嚴格來說更似是「鬧劇」,兩人不斷搶白互罵,連家人私事也扯進來,恍如市井吵架,堪稱是歷來最混亂的美國大選辯論。特朗普不斷插嘴挑釁拜登,設法激怒對手,這樣的策略,也許可以討好鐵桿支持者,可是今時不同往日,特朗普是現職總統,並非真人騷主持,如此表現有失身分。有民調顯示六成觀眾認為拜登表現較佳,可是上屆大選,特朗普辯論表現不及希拉里,結果還是贏得大選。美國社會撕裂,政治兩極化,大選辯論重要性大不如昔,如此低質素的辯論,最有可能產生的作用,就是令中間游離選民厭煩、投票意欲下降,令大選變成政治「兩極」鬥動員的較量。

水平低如市井謾罵

兩強着眼鞏固票源

美國總統選舉電視辯論1960年首度登場,多年來一直是美國民眾以至全球了解候選人施政方向及能力的場合,也是民主政治以理服人的一個象徵,民主共和兩黨候選人使出渾身解數,陣前往往花很多時間綵排演練,辯論水平理應非常之高,然而特朗普與拜登首場交鋒,卻淪為一場不堪入目的爛戲,辯論水平之低,跟市井之徒謾罵吵架並無太大分別。

君子之爭,揖讓而升,下而飲。特朗普與拜登的辯論,完全是反面教材。辯論全長約90分鐘,大多數時間,特朗普與拜登都在惡言相向、互相搶白,單是特朗普就超過70次打斷拜登發言,根本無法進行有意義的辯論,兩人「疊聲」頻頻,觀眾要聽清楚發言也不容易。主持人華萊士是霍士新聞主播,富於經驗,可是面對如此混亂場面,也不得不「鬥大聲」要求兩人克制。

拜登出了名是「大嘴巴」,講多錯多,壓力下容易失言。特朗普頻頻搶白,被視為有心挑釁的策略,某程度打亂了拜登的節奏,可是如果特朗普目的是要令拜登犯錯出醜,似乎又談不上成功,拜登雖有動氣,至少未有胡言亂語留下笑柄。辯論之初,拜登原想標榜「總統風範」,惟面對不斷干擾,最終也忍不住叫特朗普「收聲」。整場辯論很快變成人身攻擊真人騷,拜登形容特朗普是「小丑」、「史上最差美國總統」、「普京的小狗」,特朗普則質疑拜登的智商,甚至拿拜登兒子曾經吸毒來做文章,拜登則揶揄,若拿特朗普家人說事,可以講足一晚。

首場大選辯論主題,集中在內政方面,拜登批評特朗普未能收窄美國對華貿易逆差,以及特朗普的一句「中國吃定了你」,是少數觸及中國的發言。今年美國劫難連連,新冠疫情肆虐,失業率大幅上升,種族歧視和警察執法等問題引發連場示威騷亂,可以談的正事很多,可是兩位候選人卻花了大量時間作無謂無聊爭拗,最令人哭笑不得的一幕,是拜登批評特朗普應對疫情不力,除非特朗普「聰明一些快手一些」,美國還要死很多人,特朗普即時反駁,拜登讀書時代成績差,不要跟他談聰明的問題。兩人年齡相加接近150歲,特朗普還要重提半世紀前的讀書成績「爭認叻」,怎麼看也不似是一國之首在辯論,倒是有點似小學生鬥嘴。

辯論後有即時民調顯示,約六成觀眾認為拜登表現較佳,然而4年前特朗普3場辯論表現不及希拉里,一樣入主白宮。曾幾何時,美國總統大選辯論,對選情舉足輕重,一大原因是民眾日常從媒體接收到的資訊相對有限,電視辯論全國直播,對中間游離選民投票意向有很大影響。時移世易,美國社會變了,政治生態也變了,大選辯論重要性亦有所下降。美國政治愈益兩極化,「中間選民」持續萎縮,目前游離票只有一成;社交媒體年代資訊氾濫,同路人圍爐取暖,進一步加劇政治兩極化。今時今日,候選人很難靠大選辯論爭取大量中間游離票,更實際是鞏固基本盤。面對主持提問,特朗普一再迴避譴責白人極右組織,拜登亦迴避呼籲波特蘭或俄勒岡民主黨同僚採取更多措施「止暴制亂」,反映兩人都不想影響基本盤。

辯論表現趕走游離票

十月驚奇看地緣熱點

首場辯論對兩人爭取更多游離票,看不到有太多幫助;反過來看,如果特朗普真正目的,是想令中間選民厭煩而放棄投票,說不定是成功的一着,畢竟美國疫情嚴重經濟受壓,論天時地利,拜登佔有優勢,游離票有較大機會流向拜登一方。當然,兩人這樣子「爛鬥爛」,對美國民主政治肯定不是好事。特朗普一再揚言今次選舉將出現前所未見的嚴重舞弊,將矛頭指向郵寄選票,拒絕表明會接受選舉結果,令人擔心特朗普會輸打贏要,進一步損害美國民主。

現在距離美國大選日僅約一個月,綜合各項民調,拜登領先特朗普約6個百分點,惟多個關鍵州份選情仍很接近,不能低估特朗普逆轉勝的可能。《紐約時報》最近大爆特朗普稅務紀錄,然而早在4年前他已公開表示,聰明商人自然懂得避稅,稅務紀錄風波影響有限,談不上是「十月驚奇」,真正需要關心的是南海、台海以及中東等衝突熱點,未來一個月會否出大事。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