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克服疫境再上路 香港更需大灣區

【明報社評】疫情打擊全球經濟,國際形勢波譎雲詭,香港要克服疫境再上路,必須注入更多發展動力,放眼大灣區是切實可行的選擇,由商界到科技界都有意見認為,疫下需因時制宜捨遠圖近,進軍大灣區是大方向。廣東省長馬興瑞最近表示,將舉全省之力推進大灣區建設,澳門當局亦在積極籌謀,香港卻未見有太多動作,除了受疫情民情影響,港府推動力亦明顯不足。內地與澳門疫情受控,香港仍未擺脫泥沼,港康碼至今未通,窒礙粵港澳人員往來,然而當局在政策層面仍有很多工作要做,不能坐等疫情結束再打算。港府必須加快與粵澳兩地部門磋商,打通各類關卡環節,制訂具體發展策略深化合作。

廣東舉全省之力

港府未見大作為

粵港澳大灣區列入國家發展策略至今3年有餘,由概念逐步化為行動。中央宣布多項政策拆牆鬆綁,包括擴大專業人士資格互認範圍、香港居民可申領內地居住證、港人大灣區其他城市置業可享當地人相同待遇等。大灣區建設有如鴨子划水,帶動各方面變化,隨着內地放寬置業限購政策,港人北上置業近年顯著增加。後修例時代香港社會撕裂加劇,多了人想移民台灣或其他國家,同樣多了人考慮在大灣區生活工作,雖然疫情窒礙香港與內地人員往來,然而只要兩地人員流動逐步恢復,有關勢頭相信只會更加明顯。

大灣區基礎設施互聯互通,連接廣州、東莞、深圳三市的城際鐵路深圳機場至前海段工程,不久前才舉行開工儀式,區域經濟一體化步伐持續加快。廣東省政府年初提出「灣區通」計劃,旨在促進公共交通、通訊收費、電子支付等領域標準互認、規則銜接、政策互通,便利粵港澳民眾往還,省長馬興瑞上周表示,將舉全省之力,推進大灣區建設,廣州市亦將推出更多措施,便利港澳人士在當地生活和享用醫療服務,支持港澳青年赴穗創業。大灣區醞釀推出跨境理財通,澳門為此亦在積極籌謀。相比之下,香港在大灣區方面未有太大動作,疫情下陷入停滯狀態,看不到政府有多少作為。

疫境前行掣肘多多,摸索前路必須務實行事,不能政治掛帥或意識形態先行。中美鬥爭愈演愈烈,還有疫情對全球產業鏈和經濟的衝擊,俱令香港發展環境出現巨變。以創科發展為例,疫下全球多地封城鎖國,窒礙創科業界交流往來,亦影響部分創科中小企或初創企業的業務擴展。疫下新常態,網上視像會議盛行,可是商務投資合作,始終要實地考察。本港很多初創企業雄心萬丈,放眼世界,然而全球疫情不知何時方休,短期難以親往歐美開拓市場,香港科技園公司董事局主席查毅超形容,勉強為之有如「扔石落水」,倒不如先放眼大灣區。

內地疫情受控,大灣區其他城市近在咫尺,不論是創科還是做生意都運作到,一待港康碼落實就可進軍。香港科技園現正準備方案,協助港企到大灣區發展,查毅超亦認為疫下因時制宜,拓展業界最重要的是地理上出入方便,倘若初創企業未能親赴歐美,便應暫緩進軍,等待環境許可才再考慮。

疫下創科捨遠圖近

打通關節要靠政府

疫情客觀現實不為個人主觀意志所轉移,國際形勢同樣影響着本港發展前景。美國竭力遏阻中國高科技發展,對港政策亦由經貿先行變成制華優先,除了打擊「香港製造」,又收緊限制高科技輸港。內地為免核心技術被美方「卡脖子」,銳意加快科技發展,廣東省長馬興瑞談及大灣區發展,提出未來應集中力量解決「卡脖子」問題,包括攜手港澳,加快建設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同時前瞻部署戰略產業建設,積極發展數碼經濟等新興產業等,凡此種種,皆為本港創科產業提供機遇。以往本港廠商太依賴美國市場,現在華府對港不再友善,內地提出國際國內雙循環發展概念,港商可以着眼拓展內地的內銷市場,大灣區正是一個跳板。

疫下大灣區對香港的重要性,比疫前更大。本港旅遊及零售業過去吸納大量勞動力,經歷反修例風暴和疫情衝擊,可見將來難復舊觀,開發大灣區,可以是協助吸納本港勞動力的一個方法,香港總商會總裁梁兆基認為,按照目前國際形勢,大灣區最有機會成為香港出路所在,然而港府在這方面的工作,明顯不及粵澳當局積極。港府雖設有大灣區辦公室,惟實際職權有限,若要加快步伐「追落後」,必須靠司局長牽頭大力推動;未有健康碼、政治阻力多,統統不能成為藉口。

香港克服疫境再上路要靠大灣區,加快具體推進則要靠政府。本港大企業有能力進軍內地市場,中小企卻遇到很多實際操作問題,例如商業登記、跨境資金調動、商業糾紛、信貸資料等,大灣區各城市做法不盡相同,簡單如跨境繳交水電費,都是中小企很關心的問題,很多具體安排都要靠區內政府協商打通。大灣區發展,香港明顯落後, 港人在內地工作和居住的稅務、福利、保險、勞工等問題仍待解決,港府必須加快與其他大灣區城市磋商處理,同時更應制訂短中長期具體目標,不能空談概念續歎慢板。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