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世貿裁決主持公道 京港投訴美國霸凌

【明報社評】華府規定香港出口到美國的貨品,產地來源不可標記為「香港製造」,港府向美方交涉,要求即時撤回規定,不排除透過世貿機制採取行動。美國總統特朗普奉行單邊主義,無視以規則為基礎的多邊貿易體制,破壞昔日美國主導建立的國際遊戲規則,白宮前年發動貿易戰向中國貨加徵關稅,世貿裁定美方做法不符全球貿易規則,向全世界說明了是非曲直,港府向世貿申訴,既是為了捍衛香港利益,同時亦是維護國際貿易規則,反對霸凌行為。特朗普一再批評世貿對美國「不公」,退出之說近年甚囂塵上,然而國際多邊貿易體制存廢,可不是一個國家說了算,倘若華府退出,只會令美國陷入孤立。

美國打擊「香港製造」

港府申訴天經地義

《港區國安法》實施後,特朗普簽署行政命令,取消美國對港「特殊待遇」,不再區別看待香港與內地。華府政客常稱「支持港人」,然而多項舉措卻是打擊香港,其中一項極不合理的規定,是要求出口到美國的港產貨品,不可再標記為「香港製造」,必須改為「中國製造」。港府致函美國貿易代表,要求美方撤回決定,商經局長邱騰華表示,如果未能達至滿意結果,港府會根據世貿組織(WTO)爭端解決機制採取行動。

香港作為世貿成員,單獨關稅區地位得到世貿及所有成員承認,並非美國「賦予」。世貿所有成員不論經濟體量大小,基本權益都得到保障,不容以大欺小,美方無視世貿有關產地來源的規則,以單邊霸凌手段,將「香港製造」標籤在美國消費者眼前抹走,不僅是指鹿為馬、單方面削弱本港單獨關稅區地位,更侵犯了香港作為世貿成員的應有基本權益,這跟「香港製造」標籤是否「特別優越」無關,倘若美方不肯撤回決定,港府向世貿投訴,乃是天經地義。香港是中國一部分,可是如果有人扭曲這一客觀現實,以此來合理化美方做法,實際就是幫華府詭辯。

世貿1995年正式運作,目前有160多個成員,美國是世貿成立的推手,主導了遊戲規則的制定。世貿體現多邊主義合作,確保國際貿易有規有矩,不會回到叢林法則弱肉強食的時代,然而特朗普政府卻在開倒車,破壞由美國親手促成的貿易規則。國際貿易問題上,特朗普所講的「美國優先」,實際就是企圖以霸凌手段脅迫其他國家,讓美國佔更大便宜。

過去數年,白宮不斷向其他經濟體發動關稅戰,最受注目的當然是中美貿易戰。北京一邊在談判桌與華府周旋,一邊向世貿申訴。本周世貿裁定,美國向超過2000億美元中國貨加徵關稅,不符世貿規則。特朗普無視國際規則,但凡有國際組織不對美國「千依百順」,就肆意攻擊。就像疫下看待世衛一樣,白宮看待世貿裁決,反應又是質疑世貿被中國「操縱」、「無視中國行為不當」。

特朗普早已對世貿嗤之以鼻,華府會否尊重世貿裁決,令人好生懷疑,惟無論如何,這是世貿首度就特朗普對外發動關稅戰作出裁決,向國際社會說清楚是非曲直,對於維護多邊貿易體制有重大意義。平情而論,香港就產地來源標籤問題向世貿投訴,即使得直,華府也未必理會,不過跟北京就貿易戰提出申訴一樣,港府尋求世貿介入,最大作用也是為了讓國際社會認清是非黑白,展示香港是尊重國際貿易規則的世貿成員。

世貿判美貿戰違規

華府退出自招孤立

世貿裁決不會影響中美首階段貿易協議,理論上,中國可就世貿裁決,向美國貨品加徵懲罰性關稅,美方亦可按機制上訴,然而去年以來,世貿上訴法院因為美國阻撓新法官任命而無法運作,上訴機制已經癱瘓,華府下一步有何行動,暫時難以估計,特朗普威脅要對世貿「採取行動」,令人再度關注美國會否退出世貿。

過去廿多年,世界經濟秩序出現深刻變化,原本以美國和西方利益為中心的國際貿易規範,竟讓中國成功崛起,特朗普認為對美國「不公」,要求世貿改革,實際是制訂一套更有利美國的貿易規則。世貿有規則保障發展中國家權利。論人均國民收入,中國肯定仍是發展中國家,可是美國卻要求世貿另立一套「發展中國家」標準,變相將中國當作發達國家看待,無法享有發展中國家應得權利。至於美國癱瘓世貿上訴機構,一大目的是要恢復「關稅貿易總協定」(GATT)時代的仲裁做法。

有別於世貿上訴機制的裁決,美國所倡的仲裁機制,實際就是由涉事雙方商定,強者話事,美國一定佔盡上風,倘若成真,世界貿易必將重回叢林法則時代,可幸世貿決策機制訂明,所有重大決議必須全體成員一致同意,才令美方未能得逞。對美國來說,另起爐灶是一個選項,然而由歐洲到大多數發展中國家,都不會接受美國這一套,華府退出世貿,未能爭取多數國家追隨,只會自陷孤立,這亦是「美國退出世貿」一直只聞樓梯響的原因。當然,特朗普行事難測,退出國際協議有如家常便飯,任何可能性都不排除,然而美國離棄自己一手促成的世貿,對全球貿易和國際和平都是一場災難。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