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立會真空懸念未解 審慎處理減少震盪

【明報社評】政府以疫情為由,宣布將立法會選舉押後一年,民主派強烈反對,認為政府的決定,實際是幫了建制派一把。疫下各地是否押後選舉,並無公認處理標準可言。本港政治對立嚴重,不少人反對押後選舉,當局這次決定,無可避免帶來政治衝擊。立法會選舉押後一年所帶來的「真空期」問題,同樣令人關注,港府為此尋求中央協助,暫不清楚全國人大常委會如何處理。疫下香港有大量民生經濟事務需要處理,立法會不能半癱瘓,一個穩妥合理的解決方案,可以讓政府有效運作,同時亦可避免導致更多政治震盪。

政府稱疫情公平為先

民主派質疑政治動機

特區政府就押後選舉,列出一系列理由,包括本港疫情嚴峻,社交限制措施現已去得很盡,然而疫情未有受控迹象,如此狀况下投票,對長者不安全亦不公道;香港不像新加坡般容許電台電視台播放競選廣告,也沒有境外投票安排,在嚴厲社交限制和邊境管制下,不僅競選活動將大受影響,也會令數以萬計港人難以從境外回港投票;疫情嚴重下,全港數百萬人到數百個票站投票,巨大人流將增加交叉感染風險,選管會承認票站無法做到保持足夠社交距離;新一波疫情徐徐緩和、社會重開運作,前後要等兩個月,隨後冬季來臨,疫情又可能再起,若要押後選舉,「齊頭」一年可以避免妨礙正常立法會議事周期,靜觀疫情和疫苗發展,等等。

放眼世界,無論押後還是如期選舉的例子,同樣比比皆是。理論上,衡量是否押後投票,應該以疫情嚴重程度為準則,然而現實是世界各地對「疫情嚴重」的理解,也不盡相同。在香港,天天新增百多宗確診,人人視之為重大危機,全市進入半封狀態;可是亦有一些地方認為,這樣的水平,社會仍然可以如常運作或重開。疫下應否押後選舉是一個判斷,而非方程式計算得出的答案。港府表示,押後選舉一年是出於疫情和確保選舉公平公開,可是當下香港政治高度對立,不信任政府情緒瀰漫,押後選舉是否一如當局所言沒有其他考慮,必然是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

從政治角度看,押後選舉打亂民主派35+部署,對建制派較為有利,民主派及其支持者必有強烈不滿;當下西方密切留意香港情况,英美等國政界對事件亦必有反應,只是美國總統特朗普日前才質疑郵遞投票存在「舞弊」,反問應否押後總統大選,倘若現在白宮就港府押後選舉做文章和威脅制裁,底氣難免弱了一些。

港府這次決定,有幾點值得留意。首先,港府押後選舉,引用的是《緊急法》,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強調,這是最能迅速有效應付緊急公共安全危機的做法。去年港府援引《緊急法》,頒布《禁蒙面法》,惹來極大爭議,有法律界人士關注,引用《緊急法》押後選舉,可能又會惹來司法訴訟,然而昨天林鄭月娥特別提到,上訴庭已裁定《緊急法》本身合憲,反映當局對今次決定有頗大信心,毋懼打官司。

其次,政府表示,由於選舉押後一年,本年所有選舉事宜不再有效,下次選舉前將重做選民登記等工作。一切重新開始,意味之前12名參選人被「DQ」(取消參選資格)一事成為過去,然而不代表當局的5 項「DQ」考慮因素不復存在。當局展開「DQ」後才公布押後選舉,讓所有人都知道了《港區國安法》下參選新紅線。政治一天都嫌長,何况是一年,押後選舉帶來了新的變數,明年9月選舉前,部分政黨和從政者會否調整「攬炒」立場,抗爭派與傳統民主派之間會否有不同取態,未來需要密切留意。

立法會運作不能停

各方應以大局為先

港府押後立法會選舉一年,之後如何處理真空期,是最重要問題。林鄭表示,本港現行法例無法處理這一問題,需要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處理,目前並不清楚中央有何安排。過去兩年立法會已積壓大量工作未有處理,不能再停止運作一年。對於如何處理立法會真空期問題,有人提出可根據《立法會條例》,由現屆立法會主席召集原議員舉行臨時會議,處理一些緊急事務,諸如《財政預算案》和《施政報告》等,然而本港社會深層次矛盾多多,疫下更有大量經濟民生議題需要處理,召開臨時會議,可以處理的事情有限,做法並不足取。有人主張參考回歸初期做法,由全國人大拍板成立臨時立法會;林鄭則表示,她個人傾向由人大授權現屆立法會議員延任一年,包括日前被「DQ」參選資格的數名議員。

根據憲制安排,全國人大有最高權力,其決定對特區有絕對約束力。繼立港區國安法後,人大常委會再度出手處理香港事宜,港人未知具體安排為何,難免有焦慮。比起另行委任一批並非經由選舉產生的新議員,授權現屆立法會議員延任一年,認受性總會好一些,可以減輕政治震盪。當然,對部分現屆民主派議員來說,這在政治上將是一個兩難的選擇,不排除有人杯葛,然而事已至此,各方都應優先以香港整體利益為重,讓立法會運行下去,始終比全面停擺好。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