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人大出手國安立法 何去何從港人忐忑

【明報社評】全國政協和人大會議(下稱「兩會」)在北京舉行,今年人大會議其中一項議程,是討論授權人大常委會,就國家安全在香港實施進行立法。根據《基本法》,香港應自行立法禁止叛國、顛覆或分裂國家等行為,這背後有兩層含意,一是香港有憲制責任維護「一國」保障國安,二是希望本着「兩制」原則處理,現在由人大親自出手,對中央對香港都不是理想選擇。過去兩年香港內外形勢丕變,中美對抗白熱化,香港成為大國博弈戰場,深陷政治鬥爭漩渦,社會內部愈益動盪。香港維護國家安全問題提上中央工作日程,標誌香港內外危機不斷加深,情况沒有最壞只有更壞,唯盼港人半世紀血汗換來的成果,不會在內外政治夾擊下毁於一旦,一國兩制特殊處理香港事務的大方針可以維持不變。

國安人權皆須兼顧

如何平衡港人關注

今年「兩會」受疫情影響,遲了兩個月召開,香港維護國家安全問題,成為今次會議一個重點。全國政協常委會工作報告提到,未來一年會圍繞推動一國兩制行穩致遠,「堅定支持完善特區與憲法和《基本法》實施相關的制度和機制」。今年全國人大議程,第5項正是審議人大常委會提請制訂「建立香港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預料會議將授權人大常委會,就國家安全在香港實施進行立法,範圍包括禁止分裂國家丶顛覆中央政府丶外國干預及恐怖主義行為。有關議案細節有待公布,然而可以肯定的是,香港立法維護國家安全問題討論多年,最終變成中央直接出手,這對香港和中央都不是好事。未來一段時間,香港局勢可能更趨緊張。

《基本法》第23條列明,香港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然而基於種種歷史和政治原因,香港一直未有完成立法。數年前,有人提出根據《基本法》第18條,將內地《國安法》放入《基本法》附件三,直接將法例引入香港,維護「一國」,各方普遍認為這並非好選擇,由香港在合適時機自行立法,仍是最佳處理,可以減少對「兩制」的衝擊。未料過去兩年香港局勢急轉直下,各方原先最不希望出現的情况一一發生。去年中共第十九屆四中全會,強調完善「一國兩制」制度體系,特別提到要建立健全特區維護國安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其實已預告中央盤算有變,不會再等香港23條立法。

國際秩序正處於冷戰結束以來最不明朗時期,中美角力由暗鬥競爭轉為明爭對抗,COVID-19疫情爆發,更加快把世界推向歷史轉折點,香港身處驚濤駭浪之中,猶如一葉輕舟,身不由己,未知何去何從。中美鬥爭敵對猶如當年美蘇,香港突然由兩地經濟合作的橋樑,變成政治惡鬥的戰場。白宮為了遏阻中國崛起,挑戰美國國際領導地位,出盡各種手段,其中之一是操作「香港牌」;去年的反修例風暴,則從內部大幅改變了香港的政治社會生態,反對力量急速膨脹,港獨亦由暗轉明,「只有兩國,才有兩制」、「香港獨立,唯一出路」等口號說得清清楚楚,不再遮遮掩掩。

香港內憂外患臨界點

多年血汗勿毁於一旦

一國兩制是矛盾綜合體,既講一國,亦要講兩制。國家安全既要維護,基本人權自由亦須得到保障,現在人大直接出手處理香港維護國安立法,港人不知中央如何平衡兩者,難免忐忑不安。2003年港府提出的23條立法草案,條款其實頗為寬鬆。刻下香港政治癱瘓社會動盪,情况遠比2003年時嚴峻,人大就香港維護國家安全立法,具體條文有可能比當年草案來得嚴厲;議案提及的維護國安「執行機制」究竟是什麼,同樣令人關注。2009年澳門自行通過23條立法,兩年前進一步設立了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由特首出任主席,然而有關機制只屬「頂層決策建築」,談不上是執行機制。人大商議的執行機制,會否近似港英時代的政治部,有待揭盅。

香港「內憂外患」元素愈發糾纏交織,美國步步進逼,北京「打掃門庭」,香港成為磨心。對華府來說,操作「香港牌」本小利大,亂的是香港,不如台灣問題般要冒上美軍介入風險,中央則決意防止香港成為國家安全缺口。今年9月立法會選舉,泛民以「35+」(奪取過半議席)為目標,中央視之為「政權爭奪戰」,誓保對港全面管治權。香港成為各股力量政治混戰之地,戰場之下難有完卵,不同陣營總會說錯在另一方,亦總有人會問,如果昔日關鍵時刻作出不同選擇,例如2003年23條立法通過、2015年政改過關,結果會否不同,然而歷史沒有「如果」,香港走到如斯田地,各方都有責任。香港危機已經來到臨界點,無人能預測一兩年後局面如何,唯盼港人數十年辛苦建立起來的法治、制度、繁榮和穩定,不會毁於一旦。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