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第二波疫情不能輕視 嚴肅處置防疫必殺技

【明報社評】武漢市與吉林省舒蘭市「離奇」出現新的本地群組感染事件,提醒大家疫情還沒有遠離,隨時會捲土重來。內地傳染病學泰斗鍾南山更提出警告,中國的抗疫形勢並不比國外一些地方更樂觀,仍然面臨第二波疫情的挑戰。新冠病毒的傳播確實詭異,但也並非防不勝防,應對挑戰成效取決於各地政府是否嚴肅認真處置。

潛伏期是否可長達50天

洗衣工人從何感染成謎

新冠病毒在內地發現首個病例至今將近5個月,雖然疫情已經受到控制,但專家仍然未能完全掌握該病毒的全部特性及傳播途徑。病毒始發地武漢自4月8日解除封城禁令,4月26日現存確診「清零」,但在該市東西湖區一個小區內,5月9日又再發生群組感染。一名89歲的患者,春節後再也沒有離開過住所,之前曾經有過發燒後病癒,近日確診陽性,同一小區內另外5名鄰居也相繼確診,而該小區之前有過10多例確診個案。武漢疫情最新的發展引發關注之處,究竟該患者什麼時候已經感染,潛伏期是否真的一再突破人們一般的認知,而到達30天甚至50天之久。

另一個群組感染的例子發生在吉林省,該省並非病毒的高發區,在此次群組感染發生前,全省病例不足100。5月7日,舒蘭市一名公安局的洗衣工人確診感染病毒,及後其家人及緊密接觸者等32人相繼感染,及後傳播到臨近的吉林市等地。該名洗衣工人究竟是通過接觸有病毒的公安人員制服,抑或是接觸過境外輸入病人,至今仍未有定案。

在這兩個地方的群組感染個案發生之前,內地連續一段時間只出現零星的本地感染病例,舒蘭市的個案更是打破了吉林省73天沒有本地感染的紀錄。從流行病的慣例看,疫情受到控制後的一段時間內,仍然會有可能發生零星的局部地區爆發,不足為奇,只要認真對待,也毋須恐慌。目前舒蘭市已經進入「戰時狀態」,相當於幾個月前武漢封城的安排,一切活動停擺,無辜的是本來已經復課的初三學生被迫再次停課,其他準備復課的學生則要暫緩復課。全省抽調8個支援隊共500多名醫護人員進駐舒蘭市,參與防疫抗疫。而武漢市發生小區群組感染後,全市加大市民的核酸檢測,務求做到每一個市民都要接受檢測。

嚴肅應對的措施還包括處置那些沒有認真處置疫情的官員,舒蘭市的一把手以及下屬5名官員被開除,包括衛健委副主任、衛生健康局長和疾控中心主任等,唯一可能會被認為是「寧濫毋缺」的是公安局政委,因為公安局洗衣工人的感染途徑還沒有確定。這些相關官員要問責,是因為中央政府三令五申要防止疫情反彈,而他們沒有做到,必須要處置他們以起殺雞儆猴作用。而更重大的措施,應該是副總理孫春蘭親自坐鎮,她1月22日被派到武漢指揮湖北保衛戰,直到4月27日武漢清零後才撤出,黑龍江出現眾多輸入病例後又轉戰東北,知悉吉林爆發新的疫情,又馬不停蹄到了舒蘭市。有中央政府派遣得力人員坐鎮指揮,加上通過反覆實踐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應對措施,武漢市和舒蘭市出現的群組感染,應該可以「處之泰然」。

美國巴西輕忽應對前車可鑑

輸入和無症狀患者成為隱憂

然而,以4000多條性命換回來的處置經驗和應對措施,加上政府嚴肅認真的處置態度,對待疫情也不能掉以輕心。鍾南山醫生昨天還發出警告,中國仍然面臨第二波疫情的挑戰,因為大部分中國人仍然是新冠病毒的易感人群,他們沒有獲得足夠的免疫。這個警告,不是危言聳聽,因為中國除了面對零星的本地感染外,還有其他的潛在威脅。

境外傳入個案始終是一個影響因素,目前累計1700多個病例,仍有44名患者在醫院接受治療。雖然全球各國已經主動或被動地封關謝客,但中國在海外工作、留學和定居的人數有數百萬,他們散居幾乎全球每一個角落,一旦疫情在他們居住的國家爆發,首選是回國避疫,目前還有很多人困居在疫情嚴重的國家,只是因為沒有機位或者機票昂貴而沒有來得及回國,境外輸入個案相信還會陸續有來。

無症狀感染者病例雖然在過去15天內連續下降,仍有515例在接受觀察。這些無症狀的感染者以年輕人居多,他們活動頻繁,何時何地傳染給別人也無法控制,只能增加檢測的手段,對所有存在風險的人加強排查,但始終是無法確保沒有無症狀感染者在無意中散播病毒。

新冠病毒特徵詭異,所以造成史無前例的災難,美國和巴西始終不肯嚴肅應對,造成不必要的傷亡,應該引以為戒,但只要政府與國民共同嚴肅應對,也不至於是完全束手無策,中國能夠應對第一波疫情,而且還在嚴陣以待,盡量控制不會出現第二波疫情,應該是有信心的。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