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年輕人國民意識取態 政府教育界責無旁貸

【明報社評】香港的教育新聞接二連三成為社會焦點,最新一樁是公開試歷史考卷的試題要求考生分析:1900至1945年間,日本為中國帶來的是否利多於弊。這個命題在中國任何一個地方在任何時候都不應該出現,緣何在香港回歸23年後,會成為要求學生去分析的考題呢?考評局有一套完整的機制審核考題,這個命題能夠通過層層審批,是否說明所有涉事人員,對這樣一個不該出現的問題都無動於中,若然,教育界對「一國」的理解,就真的值得關注了。

學技能也學社會公義

教而不育會善惡不辨

訓練學生獨立分析問題,是教育應有之義,但教育的形式還應該服膺於一個更大的教育理念,就是教育學生公義的原則。日本侵略中國,是處心積累的,侵略的過程是殘酷的,3500萬同胞喪命,無數國民流離失所,侵略的後果是令到全體中國人受到財產損失,以至拖慢了整個中國在文化、教育、經濟等方面的發展。飽含血與淚的歷史,只能說明一個事實:日本侵略中國是不公義的。既然這是人類最高層次的公義問題,而且無可爭議的,為何還要去分析其利弊呢?就正如在以色列的任何考試中,不可能會出現要求考生分析德國納粹屠殺猶太人的利與弊一樣。

分析一個議題的利與弊,採用這種教學形式,無疑能教會學生思考和邏輯推理的技巧,但教育不能只局限於教學生技能,還有育人的使命,否則是只教不育,教出來的學生只會掌握技能,卻有可能會善惡不辨,是非不分,毫無人文關懷。香港中學文憑考試,是評定中學畢業生的學習成果,雖然並非唯一的標準,但憑考試答案的得分來判別成績高低,必然會導致學生順應考題的標準答案作為思考的模式,這道考題恰恰會給學生立下一個極壞的標準,這正是為何不應該讓學生去分析日本對華利與弊的核心所在。如果任何人士對此仍有不同意見,那麼就請考評局公開該道題的評分標準,讓社會大眾來評一評那45年日本究竟對中國利在何處。

這道考題違反教育的宗旨,恐怕是無從申辯,由於出題人的身分須保密這個原則不應該改變,同時也不能就此從陰謀論的角度懷疑出題人的動機。然而,一道考題要經過「審題委員會」審核,委員的背景有大學教授、具豐富教學經驗的中學教師及校長、課程及學科專家等等,而且考題必須獲得委員會一致通過才能定稿,為什麼眾多「有識之士」,能夠讓這道考題順利通過呢?他們當中,如果沒有一個委員對這道考題的合理性提出過質疑,那就可能是一眾委員都覺得日本對中國包括侵華真的可能有利有弊了。

在「1900-45年間,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利多於弊」這道考題中,日本和中國,對於這些出題人和審題人來說,可能都只是「他國」,跟他們毫無關係,他們也不去考慮中國跟答題學生和學生家長有什麼關係。若然如此,這就連基本事實都不顧了,香港市民的父輩或者祖父母輩,無論是從內地遷移到香港,或者在香港土生土長,都受過日軍鐵蹄的蹂躪,他們的經歷,會對後輩的價值觀形成,產生或多或少的影響,難道有些人對於這樣敏感的問題會完全不考慮到祖輩的感受,更不能想像他們對中華民族的苦難遭遇無動於中。

學生若乏國民意識

無從立足社會發展

問題還是出於對國家與民族的態度,香港回歸祖國,意味着香港的所有政策,都應該從「一國兩制」的角度出發,教育政策也不能例外,公開試作為教育的重要一環,也不能例外。教育局長楊潤雄對記者表示,課程有一個重要的觀念,就是要培養學生的國民意識。那麼,教育局就應該在教育的每一個環節,包括課程設計、教材的設置、教學質量與評估、學校對教師的要求與監督,都應該體現這個培養學生國民意識的使命。目前在公開試考卷上出現問題,就應該舉一反三,趁機檢討整個教育系統對貫徹落實這個使命是否還有什麼漏洞和改進的地方。

香港相信沒有人反對一國兩制是回歸祖國的最好安排,這不但體現在政治制度上的兩制,而且香港未來的經濟發展模式,也都跟「一國」息息相關。如果香港的學生都沒有或是忽視一國的觀念,這些年輕人跟內地同胞和中華民族離心離德是一個問題,更重要的是他們將來要在社會上立足,在事業規劃上有更廣闊的空間,都離不開一國兩制的觀念。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特區政府教育局在培育學生國民意識方面責無旁貸,所有的教育工作者,包括考評局的職員和顧問委員,都應該當仁不讓,不但是要對莘莘學子負責的態度和責任,也是對社會負責的擔當,因為一國兩制的未來,取決於年輕人對國民意識的重視,如果中華民族的全體成員認為香港不將國家當一回事,他們也沒有理由支持一國兩制。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