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新冠肺炎恐變風土病 抗疫見步行步非良策

【明報社評】新型冠狀病毒肆虐,根據各國官方統計,全球病故人數累計突破30萬,世衛專家警告,新冠病毒有可能像愛滋病毒一樣,永遠無法根絕。新冠肺炎成為風土病,意味人人都要學習與之共存,由生活習慣到社會經濟運作都要調整,在特效藥物和疫苗面世之前,尤其需要如此。與疫共存不能大意,更不能心存僥倖,部分國家急於重啟經濟,罔顧疫情現實,儼如「閉目駕駛」,隨時陷入公共衛生與經濟災難交替出現的惡性循環。各地應對疫情,目前都是摸着石頭過河,見步行步,然而當病毒有可能長存,應對策略便需要規則化、制度化、常態化,政府有必要從這些角度,思考「抗疫情、撐經濟、穩就業」長線策略。

世衛憂病毒無法根絕

防疫鬆綁思考三問題

香港再現源頭不明本地感染個案,衛生官員指出,疫情變化仍待觀察,不排除不時再有零星個案,市民可能要接受長期與病毒共存。近日世衛緊急項目執行主任瑞安亦提到,新冠病毒恐怕無法完全根除,有可能成為風土病,像愛滋病一樣永遠不會消失。瑞安指出,部分爆疫國家開始解除封鎖措施,處理必須非常小心,否則有可能出現新一波疫情。

愛滋病毒源於西非黑猩猩,科學家追源溯本,相信病毒早在20世紀初已傳給人類,最大可能是經由打獵感染。直至1970年代愛滋病傳入美國,漸漸蔓延開來,科學家深入研究,始於1980年代發現這一世紀病毒。經過數十年努力,科學家總算找到較為有效的方法,遏制人體內的愛滋病毒,然而至今仍然未有「解藥」,也沒有可行的疫苗,最有效的預防方法,仍是避免不安全性行為及共用針筒。

世衛官員將新冠病毒與愛滋病毒相提並論,用意是提醒公眾做好心理準備「與疫共存」,既然人類能與愛滋病毒共活,一樣有方法與新冠病毒共存。可是換個角度看,人們亦要明白,科學並非萬能,與新冠病毒的戰鬥,未必一帆風順。新冠病毒也許未如愛滋病1980年代爆發時般致命,可是其傳播方式顯然比愛滋病毒更難提防,在未有特效藥或疫苗前,最有效的預防方法,仍是改變行為模式,留意社交距離,做好個人衛生。

當然,改變行為習慣和社會運作模式,要付出相當大的代價。多國為了控制疫情,採取嚴厲社交限制措施,經濟打擊沉重,只要疫情稍稍放緩,部分國家已急不及待「解封」防疫措施。美國每天新增病例仍然數以萬計,可是白宮和多個州份已急不及待重啟經濟;在歐洲,多國亦準備逐步解封旅遊業,放寬邊境限制。

西方多國重啟經濟,容易令人產生全球疫情回穩的錯覺,然而只要看看全球病例數字,已可知道實情並非如此。根據官方統計,全球確診人數超過430萬,死亡人數突破30萬,單是美國便至少有8萬人喪命,權威傳染病專家福奇指出,美國實際死亡人數被低估,現在急於重啟經濟,可能令疫情再次大爆發,可是總統特朗普卻無視忠告,認為福奇言論「不可接受」,堅持各州盡早復課復產,甚至質疑美國死亡人數「被誇大」。

新冠病毒可能永遠存在,不代表各地可以採取放棄態度,假借「群體免疫」等理論為藉口,犧牲人命換取經濟運行。為救經濟過急解封防疫措施,卻又未能有效追蹤新爆發個案,隨時導致疫情惡化,陷入公共衛生與經濟災難交替出現的惡性循環。世衛認為,各地解封防疫措施之前,必須考慮3個問題:1)本地疫情是否已經受控?2)醫療系統是否有能力應付「鬆綁」後可能出現的疫情反彈?3)公共衛生監察系統能否有效找出病人、迅速鎖定密切接觸者?今次疫情的複雜程度,在於部分感染者並無病徵,隱形傳播鏈不易發現,面對以上3個問題,就算答案均為「是」,鬆綁也要相當審慎,何况有些國家根本自欺欺人,拒絕面對真相。

世衛官員瑞安認為,德韓「鬆綁」後疫情雖見反覆,惟不代表兩國做得不好,兩國一直有「張開雙眼」正視疫情,反應亦很迅速,可惜部分國家卻選擇「閉眼駕駛」盲目解封,未來數月恐出大事。今次疫情中,世衛表現受到不少質疑,惟平情而論,世衛其實不時有向各國發出警告,只是部分國家充耳不聞,大禍臨頭才諉過於人。

與疫共存長期抗戰

應對策略須規範化

冠狀病毒大流行史無前例,目前各地應對策略都是見步行步,一邊設法遏制疫情,一邊大灑金錢支持經濟,撐得一時得一時,可是如果新冠病毒真的永遠存在,成為風土病,抗疫情撐經濟便不能只有短期部署,還得放眼長遠,包括提升醫療系統應變能力、強化病毒檢測追蹤,防疫措施收放準則亦需規範化、制度化,不能一味見步行步,只講臨場應變。港府為了應付疫情衝擊,已投入近3000億元撐經濟保就業,倘若疫情曠日持久,經濟不景持續,庫房收入大減,抗疫救市開支卻在不斷增加,港府無法像美國靠印銀紙解決問題,必須及早未雨綢繆,思考不同可能情景下的應對處理。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