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港交所易帥策略不變 邁向國際化內外遇阻

【明報社評】港交所行政總裁李小加上周突然請辭,股價連續兩天下挫,反映市場對李小加離任感到憂慮。雖然要易帥,但港交所在熟悉金融市場的主席查史美倫帶領下,發展方向相信不會大變。問題是港交所進一步搭通內地及國際市場正面對不少樽頸位,中國與西方世界的緊張關係短期雖然有利「中概股」回流香港上市,但同時壓縮港交所走向國際的空間,新領導層在這夾縫中為港交所、同時為香港尋求出路,殊不容易。

推B股滬深股通有功

開拓國際市場未達標

李小加對引進同股不同權(WVR)股份上市確有一份堅持,2013至2015年屢屢碰壁之後,仍不放棄,終於在2018年成功爭取,使小米、美團及阿里巴巴先後能來港上市,更為現在美國掛牌的中概股開出一條回歸之路。該次上市改革,同時引進未賺錢的生物科技公司來港上市,至今已有16家,能否從中孕育成功的醫藥企業,仍有待時間驗證,但這批俗稱B股的公司已紛紛獲資金追捧,令香港有條件吸引熟悉醫藥科技的投資者及研究人員。

至於滬深港股通的推出,李小加當然功不可沒,但港府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官員當年亦有高度介入,而且中港兩地金融市場互聯互通是大勢所趨,大量國際資金因為互聯互通進入內地,促成A股及中國內地債市加入多個國際金融市場指數。現時港股通日均成交已佔整體成交近兩成,這些都是李小加領軍之下港交所取得的成績。

2016年初港交所公布改用新標誌,一個「X」字由兩個相反方向的「C」字組成,左邊紅色那個C代表中國市場,右邊藍色那個C代表國際市場,港交所的定位就是要讓中國的企業、投資者,跟外國的企業、投資者,在港交所、亦即是在香港互相融通。

港交所今年初公布2019至2021年的3年計劃,一幅圖說明了這戰略願景。中間是一個包圍着港交所標誌的4層同心圓,由裏至外4層是股票、大宗商品、定息及貨幣產品, 以及科技新領域。這個同心圓的兩邊,左邊是紅色的兩個圓形,分別是中國資金及中國相關資產;右邊是藍色的兩個圓形,分別是全球資金及全球相關資產。全球資金經過港交所再到中國大陸相關資產的線是一條實線,代表在滬深股通及債券通之下,外資已可進出內地股市債市;中國大陸資金到港交所的線也是一條實線,即在港股通之下,內地資金買港股已很暢通;但經過港交所去到全球相關資產的那一條線,卻是一條虛線,反映港交所也自知在這方面仍未達標。

查史美倫上任主席之初,提出港交所除了互聯互通以外,也要開拓國際市場。過去一年港交所成功吸引全球啤酒龍頭百威在港分拆亞洲業務上市,但估計這距離查太的目標仍甚遠。大量內地資金其實已在投資歐美掛牌的龍頭股,港交所當然也希望能吸引它們來港掛牌,好讓內地投資者可以在亞洲時區買賣這些公司的股票。然而新冠疫情令中美關係惡化,西方社會敵視中國的情緒也有增無減,要吸引發達國家頂尖企業來港上市,可謂荊棘滿途。去年9月李小加突然公布收購倫敦交易所,倫交所的「拒婚」宣言中,直指港交所的董事會結構反映被港府控制,又指港交所的收購難獲美國及英國監管機構批准,反映了西方是怎樣看待港交所的。

外闖不成,港交所要深化跟內地的互聯互通亦障礙重重。原本最有希望的發展是南向債券通,但經歷疫情大流行全球企業債價急跌之後,相信內地當局也會三思而行,ETF通、新股通涉及的技術問題更複雜。其實自從2016年底推出的深股通之後,內地所有互聯互通的新措施都只是方便外資流入內地,內地資金往外流未見有新突破。所以港交所3年計劃中,內地資金經香港流向全球相關資產這條線,在可見的將來,恐怕都只會是條虛線。

融通中外需看天時

加強管理更加迫切

無論是港交所還是香港,要成為中外資金融通之處,還要看中央政府取態和全球政經關係變化。話雖如此,港交所仍有可以自行努力的地方。那個4層的同心圓,除了股票之外,外面3層的發展在過去10年乏善足陳。8年前收購的倫敦金屬交易所(LME),跟港交所的協同效應近乎零,債券交易在港交所亦無進展。新管理層應該拋開等內地開綠燈、藉內地資金來發展股票以外業務的思維,即使內地遲遲不開綠燈,怎樣令債券、商品、外匯等產品在港交所落地生根,是刻下港交所要策劃的事,不容再等。

李小加出身投資銀行,業界評論都說他愛做「大刁」,而有多位熟悉內情人士都認為他可能輕忽了港交所的內部管理。不少人揣測上市部首次公開招股審查組前聯席主管楊金隆涉嫌收受利益一案,成為李小加離任的導火線。這類醜聞一宗都嫌多,新領導層要認真糾正內部監察缺失,以免香港國際金融中心這個金漆招牌再蒙污,這可能比開拓新市場新業務來得更迫切。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