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尊重專家科學意見 處理疫情撇開政治

【明報社評】全球新冠病毒確診病例已經超過400萬,各國在應對這場前所未有的疫症,理應全力以赴專心抗疫,而且應依靠流行病學專家提供的專業意見,以科學的態度應對。然而美國和加拿大卻以政治取態處理科學家意見,甚至將本國疫情與國際關係扯上關係,這種做法極為不妥。本來一國的管治是該國內政,但疫情卻非單獨國內事務,只要一個國家或一個地區仍然有病毒在傳播,全球也不可能得到安寧,全球經濟也難望真正復蘇。

美國確診病例已經達到133萬宗,從3月30日以來的一個多月,每天新增病例都有逾兩萬宗,成為全球感染和死亡病例最多的國家,何時得以緩和還是未知之數。美國應對疫情的成效,成為全球關注焦點。然而,總統特朗普除了提出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建議,還有一些具爭議的處理手法,比如成立由商界人士組成的聯邦應急管理機構,專研經濟重啟問題。這些做法是否恰當,有待美國內部討論,但忽視醫學專家的意見,則令人不無擔心。

美國最權威的流行病學專家福奇,曾是六任美國總統的顧問,其意見一言九鼎,對於特朗普的一些做法,他不時公開提出不同意見,比如說如果特朗普及時採納保持社交距離和居家隔離的建議,感染死亡人數可能不至於這麼多。特朗普4月12日在社交媒體上轉發有關辭退福奇的帖文,雖然事後澄清「十分喜歡」福奇,但對這位權威專家的不尊重,溢於言表。福奇由於有崇高地位而寵辱不驚,而且他的意見合情合理備受推崇,許多州長在醞釀抗疫計劃時都會給福奇打電話。

特朗普難撼福奇地位

專家意見卻棄如敝屣

然而,在特朗普眼裏,也只有福奇一個專家是不可替代,最近傳出他將美國疾控中心提出的17頁建議書束之高閣,原因可能是該建議對重啟經濟提出太多限制。疾控中心本是為政府提供有關醫療衛生意見的重要機構,但特朗普政府為盡快重啟經濟,不惜將其意見「棄如敝屣」。而專門為應對疫情設立的特別工作組,由副總統彭斯牽頭,成員包括各有關方面負責人,16人中有9人是醫生,理應是防疫抗疫的中樞,但自從特朗普決定每天的媒體見面會由他親自主持後,這個特別工作組就再無露面機會。日前還傳出特朗普準備將該小組投閒置散,由商界代表組成的顧問團取而代之,專門研究重啟經濟的措施。

雖然美國各州有足夠的自主權力,可獨立決定應對疫情的舉措,醫院醫生也會按照專業判斷去決定治療方案,而不會隨意聽取特朗普有關某種藥品療效最好的建議。然而,聯邦政府畢竟主導決策醫療物資的分配,而且還掌握了龐大的科研經費,畢竟會有一些專家會為聯邦科研經費而不敢貿然提出不同意見,特朗普的「政治專橫」,為政治干預科學決策立下了一個極壞先例,至於會否因此耽誤防疫抗疫的效率,還要拭目觀之。

加拿大也有政治施壓防疫專家的情况,最近國會衛生委員會通過決議,傳召加拿大籍世衛專家艾爾沃德作證。作為世衛助理總幹事,又是加拿大籍,艾爾沃德本應義不容辭到加拿大國會回應有關防疫抗疫的問題。然而,他兩次拒絕國會的邀請,原因是向他的提問有政治逼供意味。

世衛組織在2月份組織了來自美國、日本等國的13名流行病學專家到中國考察疫情,艾爾沃德作為帶隊團長,考察過北京、廣東、四川和湖北後,對中國應對疫情的措施和成效表示肯定,還說了一些動感情的話,如全世界對武漢有所虧欠,以及如果他感染了病毒,希望到中國治療等等。

艾爾沃德醫生在加拿大紐芬蘭大學畢業,曾到英國和美國深造,1992年加入世衛組織,一直負責流行病的防疫抗疫,足迹遍及中東、太平洋諸島和東南亞,被公認對全球範圍根絕小兒麻痺症貢獻巨大。如果不是他對中國說了一些好話,艾爾沃德是一個毫無爭議的專家。

加國會逼供艾爾沃德

對專家製造寒蟬效應

加拿大國會議員鍥而不捨地要傳召艾爾沃德,究竟意欲何為?顯然並非希望世衛專家給加拿大提供抗疫意見,也不是對世衛在處理疫情的功過成效提出質疑,而是針對他有關中國的言論。

一名流行病學專家對中國的看法,當然可以質疑,但以這種政治手法窮追猛打,要求艾爾沃德作為「被告」去辯解,恐怕會給其他專家製造寒蟬效應,以後誰也不敢高調說出個人意見。更大的問題是,在抗疫迫在眉睫之際,去為一個對加拿大當下抗疫並無迫切關係的議題而大動干戈,這才是大問題。

目前疫情還在蔓延,歐洲開始有所緩解,北美尚在發展中,非洲和南美洲則是潛在的危機地區,疫苗還沒有開發成功,各國都應專心一志應對疫情,而且應該聽取專家的專業意見。忽視專家的角色,甚至隨意給他們扣政治帽子,對於防疫抗疫毫無益處,美加在這方面為世界其他地區立下了一個不良的先例。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