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海洋公園陷財政危機 救亡改革須痛定思痛

【明報社評】政府建議向海洋公園撥出過百億元,支持海洋公園全新定位策略發展計劃。細看近年園方財政狀况以及政府文件,海洋公園實際已面臨資金枯竭、無力還債的危機,若沒有及時注資救亡,今年內將耗盡現金結餘,前景堪虞。海洋公園立足香港逾40年,盛載港人集體回憶,大多數市民都不希望它走上末路,然而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海洋公園連續4年錄得億元計虧蝕,反映園方營運管理早有問題,近半年外來遊客銳減,只是最後一根稻草。反修例風暴改變香港,旅遊業前景陰霾密佈,海洋公園需要切實可行的新定位新策略新方案,更要檢討園方營運管理,厲行改革,政府亦要全面檢視長遠旅遊發展策略,不能頭痛醫頭。

過度依賴內地客

海洋公園須調整

海洋公園1977年1月10日開幕,剛剛過了「生日」,然而當前海洋公園的處境,實在難以叫人心感興奮笑嘻嘻。由於虧損嚴重,早前園方宣布全體職員下年度凍薪,又呼籲員工提早退休。政府最新披露的數據和資料,更是觸目驚心。政府文件顯示,受反修例風暴影響,海洋公園7月至12月入場人次暴跌,僅得190萬, 較2018年同期下跌超過三成,跌幅前所未有。海洋公園面臨嚴峻的營運及財務困難,2019/20財政年度公園營運活動產生的現金赤字,估計將超過6億元,另外還要應付數以十億元計的借貸還款,按目前園方財政狀况,若不獲注資,根本無力償還。

海洋公園眼前面對的,已不止是「中年危機」,而是生死存亡之秋。政府建議一次過撥出106億元資助救亡,支持海洋公園的全新定位策略發展計劃,同時推遲兩筆政府貸款的還款期、豁免相關利息。政府希望協助海洋公園克服眼前財政困難,以及在中長期提升競爭力,應付區內一眾主題公園的激烈競爭。

回顧歷史,海洋公園盛衰變化,某程度也是香港發展的寫照。海洋公園的出現,標誌香港逐步走向富裕,市民追求更優質的合家歡休閒娛樂設施,然而隨着設施老化,上世紀末海洋公園漸漸褪色。亞洲金融風暴以及2003年SARS疫潮後,香港經濟再上路,內地開放自由行,海洋公園亦於2005年展開大型重建擴張計劃,入場人次穩步上升,2012/13財政年度達到770萬的高峰,惟亦惹來過度依賴內地遊客的批評。香港與內地矛盾日積月累,反修例風暴將所有問題都翻了出來,零售、旅遊等行業依賴內地客的經營模式,已變得不可持續。無論海洋公園還是香港,都要因應新形勢新需要,設法調整轉型。

根據政府文件,海洋公園的新定位,是以歷險為主題、以自然保育為本的度假勝地,核心策略包括善用公園的海岸線、每個新景點都融入歷險和探索自然元素、為訪客締造新奇好玩的遊樂體驗,公園未來7年將新增20個景點,包括海邊棧道、觀光船、全新的過山車,以及加設特色「小屋」供遊人住宿等。由於新計劃很多只屬概念,未有實際內容,這些新猷「吸客力」如何、是否新瓶舊酒,現階段難以判斷,何况本港民情和旅遊業生態,已因反修例風暴驟變,即使社會能夠回復「相對穩定」,內地客訪港數字亦難復舊觀。以往海洋公園的經營模式,太過倚重內地團客,倘若園方沒有一套有效策略「刺激內需」和開拓其他客源,前路仍將荊棘滿途。

海洋公園生意因反修例風暴一落千丈,然而公園連續4年虧蝕,年年蝕過2億元,反映園方經營管理早有問題。近年訪港旅客數字屢創新高,可是入園人次不升反跌,自2013年起持續緩緩下降。園方未能有效開源,節流也不理想。2018/19年度,海洋公園虧蝕擴大至5.5億元,園方辯稱是超強颱風「山竹」破壞,導致設施維修及保養開支大增,惟值得留意的是,近年園方交代虧損,次次都說營運成本增加,園方有否做好成本控制,有需要深入檢討。

百億撥款非小數目

從長計議確保效益

海洋公園陪伴港人數十個年頭,盛載了不少人的美好童年回憶,與此同時,它亦是香港旅遊業的重要品牌,雖然絕非「大到不能倒」,可是在未作改革救亡之前,亦不宜輕言放棄一個建立多年的品牌。撥款百億元不是小數目,撥款與否須從長計議,當局必須確保公帑用得其所,帶來理想經濟效應。海洋公園方面必須痛定思痛,在經營管理等方面大刀闊斧改革,政府有責任密切監察公園發展狀况,定出一些中期指標,作為檢視公園營運狀况的標準。此外,政府亦應全盤思考長遠旅遊發展策略,如何令景點多元化、客源多元化;過度依賴內地旅客和一兩個主題公園,對於本港旅遊業可持續發展,並不是健康現象。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