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橘越淮而為枳 澳門經驗難搬港

【明報社評】北京舉行紀念澳門《基本法》實施20周年座談會,全國人大委員長栗戰書的講話,雖然聚焦澳門,然而實際更似是向香港發話,栗戰書也明言,中央對港澳有些要求是一樣的,「香港區也要很好地領會中央精神」。港澳同樣奉行一國兩制,理念原則必有共通,惟兩地一路走來的歷史政治背景有別,一國兩制在兩地具體付諸實行,展現的面貌亦不盡相同,在澳門行得通的,在香港未必可行。一國兩制優點在於靈活、務實和兼容並蓄,「香港特色」一國兩制與「澳門特色」一國兩制,具體執行可以千差萬別,香港一國兩制執行過程中的問題,需按「港情」處理,硬搬澳門模式,結果可能是「橘越淮而為枳」。

「一國」「兩制」不應偏廢

中港矛盾有待理順

澳門回歸20周年,適逢香港反修例風暴,一國兩制實踐,港澳態勢不同,難免成為比較對象。昨天中央多名官員在北京出席座談會,論及澳門情况,似乎都隱然將港澳兩地作為對照。栗戰書在座談會尾聲脫稿發言,提到自己所講的是澳門,不過「香港特區也要很好地領會中央精神,領會《憲法》、中央的全面管治權和高度自治權的關係」。栗戰書點名香港,強調有些工作,中央對港澳要求是一樣的。各方不用「對號入座」,都意識到這次座談會某程度是向香港發話,要求以澳門作為榜樣。

關於一國兩制實踐,當下中央眼裏重中之重,就是維護國家主權和安全。栗戰書表示,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保持澳門長期繁榮穩定,是一國兩制和澳門基本法的「根本宗旨」,兩者既能同時兼顧、並行不悖,又能相互促進,「任何時候都不應偏廢」,「切實維護前者,是保持後者的前提和基礎」。

栗戰書的說法,實際是闡述中央眼中「一國」與「兩制」的關係,兩者「不應偏廢」,可是切實維護「一國」,才是保持後者的「前提」。在香港,「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句文宣口號的含義,現在變得相當模糊,部分人擔心「兩制」漸漸走向「一制」,所以要「光復香港」;中央關注的,卻是有人利用香港社會對「兩制消失」的恐懼,以「兩制」對抗「一國」,甚至作為宣揚港獨的包裝。一國兩制要在香港行穩致遠,中央與香港必須設法理順這一矛盾。

中美走向對抗,國際形勢劇變,中央愈益關注外部勢力利用港澳一國兩制作為顛覆滲透缺口。栗戰書強調澳門要居安思危,在複雜多變的安全形勢中,高度警惕各方面風險,勇於抵制各種破壞活動,完善國家安全法律和執行機制,強化維護國安執法力量。對中央來說,現在香港已經出了狀况,為免澳門出事,有可能加強風險管控、構築更多有形無形的「防火牆」,防止不穩定因素經由香港或其他孔道,向澳門以至內地蔓延。栗戰書就全面準確有效實施澳門基本法,提出4點希望,包括嚴格依照憲法和基本法實施治理、依法行使中央對澳門全面管治權和澳門高度自治權、繼續建立健全維護國家安全的制度機制,以及持續加強憲法和基本法的宣傳推廣。有關說法顯然也是對香港的要求。

港獨是空中樓閣,回到政治現實,一國兩制仍是香港唯一活路。反修例風暴的爆發,說明香港一國兩制實踐出了問題,中央認為必須妥善處理「一國」與「兩制」關係,使中央的全面管治權與特區高度自治權,在一國兩制架構內有機結合、有效運行。從中央的角度,澳門可說是理想楷模,然而「澳情」與「港情」不同,「澳門特色」的一國兩制,在香港未必合用,甚至完全無法發揮預期效果。

港澳昔日同是西方殖民地,現在又同樣奉行一國兩制,可是兩地一路走來的經歷很不一樣,差異性隨時蓋過可比性。1966年澳門反殖鬥爭,左派全面勝利,取得澳門實際控制權,1975年葡萄牙文人政府甚至主動向中方提出歸還澳門,相比之下,香港六七暴動,港英是勝利一方;看兩地回歸進程,澳門回歸相當平順,葡萄牙與中國之間沒有激烈爭拗對抗,相比之下,早在香港前途問題談判之初,港英與北京已在激烈鬥爭博弈,國際關注度也很不同。

一國兩制重靈活包容

強求劃一易衍生問題

春秋時代,齊國宰相晏嬰出使楚國,留下了「橘越淮而為枳」這一典故,說明外在水土環境之別,可以得出截然不同的結果。栗戰書提到,澳門基本法成功實踐,一大原因是澳門有很強的國家觀念,國家認同在社會擁有廣泛、深厚的社會基礎。究其原因,其實也是澳門昔日經歷使然。港澳歷史發展軌迹不同,注定港澳一國兩制具體實踐必有不同。中央和港澳各方需要思考,如何好好照顧這些歷史和現實差異,令一國兩制可以順應兩地獨特情况,行穩致遠。一國兩制重靈活講包容,中央強調全面管治權與特區高度自治權有機結合,在港澳兩地的具體呈現,大可不盡相同,強求劃一反而容易衍生更多問題。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