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民主黨反極左糾偏 彭博參選利弊互見 

【明報社評】美國億萬富翁、紐約市前市長彭博上周宣布參加民主黨2020總統大選初選,他的參選,除對民主黨原有17名參選人的備戰格局造成頗大衝擊外,對於民主黨勝選的利弊,對於民主黨戰勝特朗普的把握,都是眾說紛紜,莫衷一是。惟在美國陷入社會紛爭和政治動盪的時刻,彭博參選只是證明政治溫和主義的糾偏作用。迄今為止,他只是強調「冷靜和理性」,對美國諸多社會問題並未有令人耳目一新的解決方案,其開明富翁的形象,對中產精英或有一定吸引力,但對基層藍領並無太大的影響力,換言之,對於各走極端的美國社會撕裂,並無彌合作用。

桑德斯沃倫嚇怕建制

彭博落場難彌合撕裂

彭博是民主黨總統初選的第18名參選者,目前支持度暫時領先的前4名參選人中,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屬於溫和建制派,另兩名老牌政客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沃倫(Elizabeth Warren)都屬於激進進步派,兩人的經濟政策主張接近社會主義,而年僅37歲的布蒂吉格(Peter Buttigieg),則是一名同性戀市長。迄今為止,拜登雖仍居首位,但與後3者的差距卻在縮小,當桑德斯前段時間因病入院、暫停競選活動,與其政治光譜接近的沃倫,支持度就迅速攀升,而當她提出極左的「全民醫保」(Medicare for All)政策引發爭議後,布蒂吉格的支持率又超前取而代之。彭博宣布參選後,目前雖然支持度僅排第5,落後上述4人,但對4人的競選策略乃至整個民主黨的大選主軸,恐怕都會產生相當的影響。

彭博宣布參選之前,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和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紛紛表示,擔心沃倫耗資高達20萬億美元的「全民醫保」等極左政策,可能會讓特朗普贏得連任。彭博宣布參選時也聲稱,「無法再忍受4年特朗普的鹵莽和不道德行為」、「我知道需要具備什麼樣的條件才能擊敗特朗普」,在在暗示目前的民主黨參選人可能無法擊敗特朗普,因而需要他親自落場。可以說,彭博參選既是他個人雄心的體現,亦是民主黨建制派急迫反極左來挽救大選的需要。

相較拜登為籌集競選資金苦苦掙扎,桑德斯、沃倫不擅長用傳媒造勢,彭博的億萬富豪和媒體大亨身分無疑具有優勢。同為富豪,彭博不同於特朗普,他倡議稅收更平等、禁槍更嚴厲,承認氣候變化的科學論證。上述立場頗符合民主黨主流價值,又可令中間選民接受,是討好搖擺選民的理想溫和派候選人,因此,他本來可以是特朗普強勁的對手。而特朗普對當前美國國內政治、社會、經濟、外交的強烈破壞作用,導致美國社會的嚴重分裂,正是彭博參選的背景原因。

與特朗普同質軟肋多

紐約市長經驗成包袱

不過,彭博的身分背景利弊互見,作為上屆總統奧巴馬的副手、老牌政治家,拜登本是民主黨建制溫和派的屬意人選,同時他也被想報上次敗選一箭之仇的民主黨支持者視作王子復仇記般意念的投射對象,彭博參選不僅令拜登失去金主,也分薄了拜登的票源;民主黨內正在崛起的左翼民粹主義思潮,正正將對抗經濟不公平視為目標。彭博加入選戰,很可能成為沃倫、桑德斯的針對箭靶。上周他宣布參選後,桑德斯已表示,「億萬富翁沒有權利買下大選」,沃倫更明言,「如果彭博版本的民主獲勝,那麼民主就會改變。那將是關於你能忍受哪個億萬富豪的問題了」。貧富撕裂的社會氛圍,令彭博在贏得拜登、特朗普支持者歡心的同時,卻不易得到桑德斯、沃倫陣營的選票。

更重要的是,和特朗普一樣,彭博也是個政治商人,把國家當公司來經營,對於重視改變的民主黨人來說,恐怕很難指望他會成為美國社會結構變革的新領袖。他自己列舉治理紐約這座全球最大金融中心城市的種種業績恰好說明,他的行政經驗長處是非黨派的,他是一名技術統治論者,其管治方式或在2008年解決金融危機時適用,但是否適用於今天的美國頗成疑問。更何况他當年是以共和黨身分當選紐約市長,任內支持警方截查路人身分的做法備受詬病,正是在他任內,佔領華爾街運動遭強力驅散,這些都會成為他易受對手攻訐的軟肋。

關鍵的問題是,在對貧富不均和大企業影響力的擔憂與日俱增的背景下,由女性、少數族裔和年輕進步派選民佔據主導的民主黨,是否會提名一名起步既晚、政見認同度又不太高的億萬富翁來與特朗普對決,實在是一個很大的問號。更不用說彭博的猶太人背景亦可能是一大障礙,美國歷史上尚沒有出過一位猶太裔總統。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