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港成中美長期「戰場」 法案簽署僅屬序曲

【明報社評】美國總統特朗普正式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下稱《法案》),中方有何反制措施,尚待觀察,可以肯定的是華府對港政策有重大調整,中美對抗的深度和烈度上升到了新的層次,並必然會在香港這個「戰場」呈現出來。刻下問題不在於《法案》是否「無牙老虎」,而是北京對美方戰略意圖的判斷,不管白宮如何嘗試淡化事件以免影響貿易談判,看在北京眼裏,《法案》就是對中國國家主權的嚴重侵犯,沒有任何妥協空間,美方敵意惡意滿滿,中方必定奉陪到底。若說中美角力將是一場百年較量,香港作為其中一個「戰場」,《法案》也許只是序曲,這次中美撕破了臉,受影響的又豈止是貿易談判。

中方強調堅決反制

貿易談判恐添變數

美國民主共和兩黨鬥得你死我活,可是在對華政策方面卻愈來愈一致,遏阻中國崛起挑戰美國地位,成為了兩黨共識。上周,美國參眾兩院在幾乎無人反對之下,通過了《法案》最終版本,一待總統簽署,便可正式生效。北京多次向美方提出交涉和抗議,除了傳召美國駐華大使,主管外交事務的中央政治局委員楊潔篪更公開警告,《法案》嚴重損害中方利益,敦促美方阻止該法案成為法律。

特朗普上台以來,對人權民主議題一向沒有太大興趣,眼前他最關心的就是中美貿易談判,美國知名「中國通」卜睿哲便形容,如果可以,恐怕特朗普也不想際此關頭處理《法案》,以免妨礙貿易談判。對於是否簽署法案,連日來特朗普的態度一直有點模稜兩可,一面說與香港示威者站在一起,一面說與國家主席習近平同行,然而特朗普最終於周三簽署作實,標誌《法案》正式生效。

如何處理《法案》,特朗普理論上有多項選擇。除了簽署外,他可以選擇什麼事也不做,任由《法案》在國會通過10天後自動生效;他亦可以否決《法案》,將皮球再度踢給國會;他可以游說國會不要否決總統的決定,也可以靜待參眾兩院以三分之二多數,推翻總統決定。對特朗普來說,每項選擇背後所傳達的政治信息各有不同。容許自動生效的含意是低調默許;否決《法案》屬於向中方示好的姿態,就算之後兩院行使終極否決權,讓《法案》生效,特朗普也可以向中方說,這不是他的決定,藉以減少事件對兩國貿易談判的影響。不過特朗普最後選擇的,仍是不理中方反對,親自簽署法案。

外電指特朗普這一決定與區議會選舉民主派大勝有關,是耶非耶無從肯定,惟美國輿論顯然對特朗普構成一定壓力。民調顯示近七成美國人支持表態撐香港示威者,加上參眾兩院近乎一致通過《法案》,特朗普如果否決《法案》,有可能被質疑對華軟弱,成為政敵攻擊把柄,不利爭取連任。然而特朗普簽署《法案》,無可避免令中美關係急轉直下,即使事後白宮發出一份措辭相對溫和聲明,強調尊重港人亦尊重習近平,希望北京和香港方面能解決分歧,對為中美緊張關係降溫顯然絲毫無助。

無論貿易談判還是其他外交議題,北京都強調一切要以互相尊重及平等作為基礎,從北京角度而言,貿易談判只要不涉國家發展核心利益,萬事總有商量,然而國家主權卻是寸步不能讓的原則問題。回歸前美國通過的《香港政策法》,主要是處理港美經貿事宜,相比之下《法案》卻是美國首度有法律可以插手香港政治問題,屬於對港政策的一次重大調整,對中方來說是極之嚴重的侵犯國家主權行為,當前問題根本不在於《法案》是否「無牙老虎」,又或特朗普會否保證《法案》制裁措施僅屬「備而不用」,而是《法案》嚴重損害平等尊重合作基礎。

外交部不滿《法案》簽署成法,抨擊美國「險惡用心和霸權本質」,反映中方將事態提升到美方戰略意圖的高度。美方不惜撕破臉通過法案,中方勢難善罷,就算盡快達成首階段貿易協議符合中方經濟利益,也難保貿易談判不受影響。中方有何具體反制措施,目前難以預料,觀乎外交部說法,反制力度有多強,將視乎美方會否「一意孤行」執行制裁措施。

中美百年鬥爭

香港處境凶險

《法案》簽署成法,標誌香港正式成為中美角力「戰場」,雖然目前看似風平浪靜,然而「戰場」之下難有完卵,中美在香港激鬥,每一拳每一腳都有可能在香港掀起波瀾。任何工具一旦存在,總有人會躍躍欲試,希望看看它的威力和效用。《法案》生效為華府提供多一項政策工具對付中國。在香港,有人要「為美國而戰」;在華府,有人視中國為「重大威脅」,未來他們會怎樣利用法案,有待觀察;不同意為美國而戰的人可以怎麼辦、中央和特區政府怎樣處理,又是另一問題。今年中,《金融時報》副主編沃爾夫(Martin Wolf)形容中美正迎來一場百年鬥爭,倘若事態確實沿此軌迹發展,香港就要有心理準備,長期成為中美之間的「戰場」。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