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阿里」招股旺場冲喜 港金融中心地位有憂

【明報社評】反修例風暴持續多月,香港實體經濟重挫,然而資本市場又是另一番光景,阿里巴巴在港上市招股,公開發售部分錄得40倍超額認購,勢成9年來在港集資規模最大的新股。阿里來港上市,對於支持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當然有積極意義,不過阿里招股反應熱烈,反映的只是這間科網巨頭實力,香港長遠前景仍然陰霾密佈。香港風雨飄搖,法治和營商環境受到嚴重衝擊,經濟韌力備受考驗,「阿里現象」只說明香港在全球化之下,目前仍是國際資本與中國資本重要交匯點,暫時還可「食老本」,絕對不能將香港涅槃重生、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永續,視為理所當然。

阿里巴巴集資千億

未掩香港經濟內傷

今次阿里上市集資規模,估計最終可達1000億港元,成為港股歷史上第三大IPO。反修例風暴曠日持久,香港經濟衰退,社會動盪未知何時方休,早前市場一度流傳,阿里因應香港形勢,暫緩第二上市計劃。今次阿里決定「去馬」上市,當然可以視為對香港前景投下信心一票,對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有支持作用,然而必須指出的是,阿里考慮到自身發展需要,集資計劃總不能一拖再拖,加上華府可能出手打壓在美國上市的中國企業,阿里來港作第二上市,至少可以分散風險。

全球化之下的金融精英世界,跟實體經濟和社會狀况,可以差天共地,過去數年歐美出現的反全球化反精英浪潮,某程度反映了這一矛盾,香港情况亦不例外。中美貿易戰和反修例風暴,近半年對香港實體經濟帶來很大壓力,可是資本市場所受影響相對有限,單計今年6月至10月,本港IPO集資額便達到147.67億美元,再成全球最活躍集資市場。

紐約、倫敦和香港作為世界三大國際金融中心,各有立足點,廣納區內以至全球資本。環顧全亞洲,香港資本市場規模較新加坡大,國際化程度也勝過東京,內地巨企走向全球化,在港集資是其中一個很自然的選擇。這亦是為何香港作為互聯網經濟並不發達的地區,卻集齊了騰訊、阿里、美團、小米等內地優質科技公司。阿里同時在港美兩地上市,亦有利集團全球化的發展戰略。

對香港資本市場而言,阿里來港上市,若能鼓勵更多有實力內地企業以香港而非紐約作為上市首選,當然最好不過,有投資者甚至憧憬,一待反修例風暴過去,港股可大幅上揚,一如六七暴動或2003年SARS疫潮過後的強烈反彈一樣。然而阿里招股反應熱烈,跟香港實體經濟並無明顯關係,若以此研判香港前景,可能謬以千里。

反修例風暴不僅重挫實體經濟,也對法治和營商環境造成很大傷害,無人敢肯定社會動盪會否很快結束,又或以某種低烈度方式長期持續,香港經濟韌力面對前未所有嚴峻考驗,能否迅速復元反彈仍是未知數,也不能理所當然假設,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長遠一定穩如泰山。

阿里上市反應熱烈,只說明香港在全球化之下的獨特金融角色不會突然消失,內地資本帳開放路漫長,香港暫時仍可食老本,充當內地與國際資本匯聚之地,然而政治、社會環境變化所帶來的影響,往往要一段時間才會漸漸浮現。以倫敦為例,英國脫歐在可見中短期都不會影響其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皆因在金融全球化之下,倫敦某程度屬於「全世界」,但是英國脫歐長遠會否令倫敦國際金融中心地位褪色、失去增長動力,卻是另一問題。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同樣有褪色隱憂。

獨特地位受考驗

防金融中心褪色

過去數十年香港發展蓬勃,一大原因是香港地位獨特,同時符合內地和西方利益需要,然而當今國際環境已變。以往美國看待香港,着眼的是經濟利用價值,可是當下華府似乎多了考慮政治利用價值。香港是美國貿易順差最大的經濟體,也是美商進軍內地重要門戶,在港美企過千間,《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不符美方商業利益,然而美國國會仍通過法案,但求增加對華籌碼,副總統彭斯甚至將香港局勢與中美貿易談判掛鈎。至於北京方面,過去對港所強調的「長期打算充分利用」方針,也可能有變,國家安全成為優先考慮。

一國兩制行穩致遠,需要各守分際,既要恪守一國,亦要尊重兩制,然而當前情况卻是背道而馳。美國知名亞洲問題專家卜睿哲最近撰文談論香港,提到兩制共存的可能性,有可能在催淚彈和汽油彈之下消失,香港激進示威者不懂見好就收,拒絕妥協的強硬立場,反過來又令北京更強硬,抗爭者不明白北京對國家安全的憂慮,也不明白美國總統特朗普根本不關心人權民主,香港商界精英長期利用一國兩制來自肥,加劇社會不公義,激進抗爭者則利用一國兩制所許以的自由空間,作出肯定會被北京視為挑戰主權的行動,北京為了確保香港受控,有可能顯著收緊香港的自由,在這樣的體制下,香港能否繼續作為國際金融中心,還待觀察。卜睿哲的說法,正正道出了香港的困局和危機。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