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高院裁決觸動中央 港事港辦仍屬上策

【明報社評】高等法院裁定,港府引用《緊急法》推行《禁蒙面法》,不符《基本法》的立法和行政憲制秩序,又指《禁蒙面法》所作限制「超出合理所需」,惹來中央強烈關注,國務院港澳辦強調人大常委會確認《緊急法》符合《基本法》,裁決公然挑戰人大權威。根據憲制秩序安排,《基本法》解釋權在人大手中,不過《禁蒙面法》實施個多月,止暴制亂效用並不顯著,未能遏阻暴力升級,亦是客觀實情。人大有權主動介入釋法,然而釋法加劇局勢緊張、觸發更多暴力的風險亦不能低估,盡量讓香港按照司法程序,處理緊急法的法律觀點爭議,是政治風險最小的選擇。

禁蒙面未止暴制亂

人大釋法恐添震盪

上月初,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會同行政會議,以「危害公安」為由,引用《緊急法》制定《禁蒙面法》,希望止暴制亂。《緊急法》沿襲自港英時代,民主派議員質疑《緊急法》和《禁蒙面法》是否合憲,提出司法覆核。高院裁決未有全盤否定《緊急法》合憲性,對「緊急情况」下援引是否違憲存而不論,惟裁定《緊急法》在「危害公安」情况下使用有違《基本法》,意味《禁蒙面法》亦失去法理基礎。裁決指出,《基本法》規定立法權在立法會,並未賦予行政機關,特首若基於「危害公安」便可引用《緊急法》立法,範圍過於廣泛,立法會難以制約。《禁蒙面法》方面,高院認為和平合法集會也受限制,「超出合理需要」。律政司若有不服,可以提出上訴,爭取上訴庭盡快審理。

香港局勢緊繃,政府引用《緊急法》制定《禁蒙面法》,本身就是備受爭議的決定,高院裁決惹來各方議論,某程度亦是意料之中,最須留意的當然是中央取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發言人表示,部分全國人大代表對裁決「強烈不滿」,法工委正研究全國人大代表的建議。「人大釋法」的可能性,頓成各方焦點。

香港奉行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權由中央賦予。《基本法》第158條訂明,《基本法》解釋權在人大手中,人大常委會有權「主動釋法」。3年前立法會宣誓風波,高院開審不久後,人大常委會便率先主動釋法,處理宣誓問題。回看今次《緊急法》和《禁蒙面法》爭議,不能排除人大再次主動釋法,惟從香港角度而言,此舉無可避免會帶來震盪,為亂局添加更多變數。

警方強調《禁蒙面法》有助執法,高院裁決亦提到,蒙面確有「壯膽」效能,蒙面者肆意違法,警方亦難以執法。港澳辦認為《禁蒙面法》對止暴制亂發揮積極作用,惟平情而論,《禁蒙面法》執行個多月,對於止暴制亂幫助很有限,迄今警方以《禁蒙面法》提出檢控的個案不多。除了暴力分子蒙面,不少普通示威者亦選擇蒙面參與非法集會。國家主席習近平強調,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是香港當前最緊迫任務。高院裁決雖令警方手上少了一個法律工具,惟《禁蒙面法》效用本來就不大,從「止暴為先」考慮事情緩急,有關《禁蒙面法》的法律紛爭,不見得一定非急於處理不可。

當然,從中央角度,是否需要釋法,考慮不止是止暴制亂。港澳辦和人大法工委認為,全國人大常委會已於1997年確認《緊急法》符合《基本法》,可以作為特區法律,現在特首只是按《基本法》和人大決定履行職權,高院的裁決不僅「嚴重削弱行政長官應有的管治權力」,更是「公然挑戰」人大常委會的權威。四中全會強調「完善全國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的解釋制度,依法行使憲法和基本法賦予中央的各項權力」,落實對特區的全面管治權,港澳辦主任張曉明闡述四中決定,更提到《基本法》解釋權的行使,不應取決於某些人的主觀好惡,而應根據實際需要決定,「該解釋就解釋」。

中央部門反應強烈,背後折射中央與香港長期觀點分歧,以及愈益嚴重的互不信任緊張關係。過去內地輿論對香港「洋法官」等問題,本來已有不少意見。反修例風暴以來一些判案,諸如侮辱國旗僅判社會服務令,在美國領事館外塗鴉卻被判囚,更惹來巨大迴響。早前國務院副總理韓正接見林鄭月娥,提到香港行政、立法、司法機關有共同責任止暴制亂,三權要合作。今次高院裁決看在很多港人眼裏,是三權分立相互制衡的體現,惟看在中央眼裏,卻猶如是公然挑戰國家領導人的要求。

恪守一國尊重兩制

中港審慎處理分歧

一國兩制行穩致遠,需要各守分際,既要恪守一國,亦要尊重兩制,然而當前情况卻是背道而馳。在香港,有人不斷挑戰一國,中央打擊港獨,管控也愈來愈緊。人大法工委表示,特區法律是否符合《基本法》,只能由人大定斷,「任何其他機關無權決定」,終審法院前首席法官李國能對此深表關注,因為這有悖一直以來的做法,人大在本地法院裁決後釋法,將損害香港司法獨立的觀感。中央部門對高院裁決雖有不滿,惟暫時未見進一步行動,希望中央可以多留空間,盡量讓香港按照本地司法程序,處理相關爭議。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相關字詞﹕明報社評結集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