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和平解決理大危機 避免浴血大學校園

【明報社評】紅隧九龍出入口癱瘓持續,黑衣人佔領理大校園,囤積大量汽油彈等武器,警方重重包圍,敦促投降自首,黑衣人多番試圖突圍皆不成功,雙方對峙超過兩天,校方居中斡旋,旺角佐敦一帶則有集會聲援理大學生。比起上周初中大「二號橋」衝突引來群情洶湧,當下社會看待理大對峙,除了憂心忡忡,亦多了人反思連日堵路暴力是否過了頭。理大情况複雜變數多,局勢走向難料,即使現在警方採取「圍而不攻」策略,也難保事態不會急轉直下,各方須盡最大努力,爭取和平解決事件,避免出現最壞情况浴血校園。

理大儼如火藥庫

警方行事須審慎

上周初發起的「三罷」(罷工、罷課、罷市),變成以堵路暴力為主的行動,多所大學因為各自地理位置,成為了行動重要據點,由吐露港公路到紅隧九龍出入口癱瘓多天,很多市民苦不堪言,有人將不滿矛頭指向政府,亦有原本同情社會運動的人,覺得堵路暴力過了火位。黑衣人接管了部分大學校園,在校內肆意破壞,惹來校內師生反彈,也導致事態出現變化。中大「二號橋」堵路行動,最終以校外黑衣人撤走告終,周末多區有市民清理路障,雖然有黑衣人投擲汽油彈阻撓,可幸未釀傷亡,多條被堵幹道能夠重開,不過紅隧九龍出入口的路障,迄今仍然未能清除。

警方與理大黑衣人周日起在校園外圍對峙,催淚彈汽油彈互射,起因便是有市民清理附近路障,遭黑衣人擲磚。佔領理工大學校園的黑衣人,既有校內生,也有大批校外人,當中甚至包括中學生。他們不願放棄天橋堵路據點,採取堅守策略,將校園化為「戰爭基地」,大量製造汽油彈等武器。就像中大一樣,理大校園滿目瘡痍,設施遭嚴重破壞,實驗室內的危險化學品被人盜去,由於危及公眾安全,校方已報警備案。

過去兩天理大外圍衝突,由弓箭傷人、汽油彈遠距離彈射裝置,到汽油彈投擲數量之多,無不顯示校園內囤積了大批致命武器,不排除部分在中大和城大被盜走的弓箭和危險化學品,都被運到理大。現時的理大,已是名副其實的火藥庫,市民應該遠離險境,警方行事亦須審慎,避免事態一發不可收拾。

當前理大緊張情况,與上周中大有相似之處,亦有關鍵不同,化險為夷關鍵,在於盡快與校外暴力分子切割。上周中,中大和理大校方均有開腔,譴責有人暴力佔領校園四處破壞危及師生安全,要求外來激進分子立即離開。中大學生會與校內師生,與校外黑衣人矛盾迭起,最後雙方分道揚鑣,校外黑衣人撤離,中大亦倖免於難。相比之下,雖然理大校內亦有「路線」分歧,有人反對留守者破壞校內圖書館及課室等設施,惟主旋律仍是不切割、不割席。上周五理大學生會與校外人溝通後,學生會決定留守,校外人未有表態撤出。

社會不應包庇暴力

政府要有更多「軟功」

種種迹象顯示,現階段警方所用戰略是「圍而不攻」,務求令各方與暴力分子切割,將最激進的勇武派孤立起來。警方定性理大外的暴力達到暴亂程度,任何留守及協助暴徒的人,均可能干犯暴動罪,同時不斷呼籲校園內的黑衣人放下武器,走出校園投降。校方居中斡旋,亦再三要求校內師生離開、遠離暴力,同時要求警方暫時不要進入校園。過去一天,理大校長滕錦光和社會多位知名人士,都有公開喊話以至嘗試調停危機,爭取事件和平解決,讓校內人士和平、安全離開。不過何謂「和平安全」離開,不同人看法顯然不一。

昨天理大校長滕錦光表示,警方承諾若黑衣人不主動攻擊,警方會暫緩攻勢,容許校內人士和平離開,理大校方要求警方安排學校管理層陪同被捕理大師生到警署,確保被捕者得到公平對待。從警方角度,和平安全離開的意思就是投降自首,參與暴亂者需要承擔法律後果,這是法治原則,然而以目前社會氛圍,顯然不少人另有想法。昨天多次有黑衣人企圖突圍,反映很多人至少現在未有此打算,如何化解危機,仍有不少懸念,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警方武力強攻理大,雙方極有可能出現嚴重傷亡。各方必須用盡一切方法,避免讓理大成為戰場。

暴力不能解決問題,社會也不應包庇暴力。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政府不能單靠「硬功」,全仗警方執法,亦要有「軟功」回應民情,我們仍然深信,獨立調查委員會是化解危機的重要鑰匙。與此同時,社會各界亦確須盡快與暴力切割。區議會選舉在即,暴力不斷升級,堵路癱瘓交通持續,只會增加選舉無法如期舉行的風險,這對全港市民都不是好事,不同黨派均應站出來,促請各方停止暴力。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相關字詞﹕明報社評結集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