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抗爭浪潮雙重標準 政權更迭福禍難料

【明報社評】在全球多個地區發生傳染性的抗爭示威浪潮之後,南美洲的玻利維亞成為首個出現政權更迭的國家,該國在位近14年的總統莫拉萊斯在軍方壓力下,被迫辭職並流亡墨西哥,由反對黨的副議長阿涅斯出任臨時總統。但是由於重新大選涉及諸多複雜問題,不同黨派間的角力或會進一步升級。莫拉萊斯在該國鄉村主體人口的原住民中仍具有相當的支持度,可以預料,玻利維亞的動盪短期內難以平息。惟該國今次政權更迭所展示出來的拉丁美洲地緣政治變化,以及引發今次危機的政治、經濟、社會、族群等深層次矛盾,可以帶給世人深刻的啟示。

左翼總統辭職流亡

軍方施壓美國影子

莫拉萊斯是南美洲首名靠選票上台的原住民總統,亦是玻利維亞首名左翼總統,更是南美在位時間最長的左翼總統。這與他本身的原住民草根出身、鮮明的反美意識形態有關。他今次在軍方壓力下被迫落台,很容易令人聯想到1970年代智利左翼總統阿連德被右翼將領皮諾切特推翻、2002年委內瑞拉左翼總統查韋斯遭三軍司令「勸退」後被拘押等連串事件。拉美國家素有軍人干政傳統,而軍人干政的背後,多數有美國的影子。

莫拉萊斯也聲稱今次他的落台是「美國的政治和經濟陰謀」,雖無證據,但他確實與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同被視為美國在南美的眼中釘肉中刺,必欲除之而後快,應無疑義。從美國對待玻利維亞抗爭的高調取態,特朗普將莫拉萊斯的辭職稱為「西半球民主的重要時刻」,與對待同樣發生抗爭的右翼執政的智利的低調,其親疏有別、雙重標準暴露無遺。玻利維亞的騷亂迄今有8人喪命、400多人受傷,而智利的抗爭已導致20多人死亡、2500人傷,逾萬人被拘捕。

玻利維亞今次變天,固然意味着本世紀初開始的拉美「粉紅色浪潮」進一步退卻,當年包括委內瑞拉、阿根廷、巴西、玻利維亞等多國左翼政黨紛紛贏得大選,上台執政。但十多年後,尤其是2008年國際金融海嘯之後,因國際礦產、能源價格下跌,福利社會負擔加重,加上右翼民粹主義抬頭,拉美國家的政治風向開始轉變。阿根廷、巴西、智利等地區大國的左翼政黨相繼垮台。這其中有很多原因,但最主要的恐怕是由於左翼注重公平,強調扶貧,但治國無方,提振經濟乏力,加上政治改革未能配合,貪腐醜聞和戀棧權位令社會不滿增加,最終引爆危機。

以玻利維亞為例,該國乃南美最貧困國家,全國近九成人口生活貧困,莫拉萊斯在位13年,貧困人口大減,最低工資增加兩倍,但財政赤字亦大幅增加,而且類似派錢的扶貧既被詬病為買票,造成社會撕裂,受助者的胃口也被愈吊愈高,亦難以持續。更致命的是,這位玻利維亞任職時間最長的總統,戀棧權位,根據該國2009年新憲法規定,總統只能連選連任一次,他在2009年連任後,2014年選舉,憲法法院裁定新憲法生效時,他首個任期尚未完成,因此第一任期「不算數」,允許他參加2014年大選。2016年,莫拉萊斯發起公投謀求第3次連任,卻因51.3%的反對票遭到否決。

莫拉萊斯戀棧權位

派錢扶貧難以持續

本來這時他應該傾聽民意,知難而退,但他卻置民意於不顧,又透過法院釋法,讓自己再獲競選連任資格,變相令他可能做「萬年總統」,終於引發強烈反彈,之後的民調反映近七成民眾不贊成他再參選。在上月的選舉中,他得票雖多對手逾10個百分點,卻被指舞弊,即使他表示可以重選,但人民已經不再給他機會了。

雖然莫拉萊斯的下台標誌了拉丁美洲「粉紅色浪潮」進一步退卻,但反映的問題卻絕非左翼政權所獨有,不久前因油價引發示威的厄瓜多爾、現在抗爭潮仍未平息的智利、去年發生金融危機的阿根廷,都是自由市場派的右翼當家,而且,今年雖然巴西出現了博索納羅這樣的極右翼總統,給予莫拉萊斯政治庇護的墨西哥卻於去年選出了左翼總統,剛結束的阿根廷大選,也是左翼回朝,玻利維亞現在雖然莫拉萊斯下台,但新政府中無一原住民閣員,令擁護莫派擔心再受歧視壓迫,正以農村包圍城市方式抗爭,亂局未了,形勢仍充滿變數。

玻利維亞變天甚至整個南美現况給世人的啟示就是,無論左翼還是右翼,意識形態都必須服膺於人民需要,逆民意不可行,民粹主義亦行不通,民粹主義和族群矛盾易放難收,暴民政治的代價終需全體人民支付,利用民粹的政治野心家最終會遭反噬,外部勢力可以得手皆因內部深層次矛盾長期積累,而彌合社會裂痕需靠執政者的智慧和清醒。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