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私了」挑戰容忍度 美化暴力助長仇恨

【明報社評】暴力吞噬香港,仇恨不斷蔓延,暴力愈演愈烈固然令人憂慮,更可怕的是美化、合理化暴力的文宣也在不斷升級,圍毆「私了」說成是「除暴安良」和「人民自衛」 ,甚至還有所謂「獅鳥」的形象化標記,作為「合理化」私了的文宣工具。施暴行惡沒有藉口,不管是否穿著制服、白衣還是黑衣,任何私刑、私了行為都不能接受,若說「白色恐怖」堪憂,「黑色恐怖」同樣叫人不寒而慄。暴力是一種瘟疫,不斷毒害人心,破壞文明開放社會根基,香港不能失去免於恐懼的自由,社會要向暴力說不,更要向美化暴力的歪理說不。

文明社會不容私刑

各方行事要有分寸

剛過去的周六晚,元朗發生多宗涉及不同政見者的暴力衝突,至少5名中年漢被暴力示威者圍毆私了,有人嚴重受傷。警方執法期間,也有警員被指「後巷打人」,腳踢身穿黃衣的被捕者。警方執法必須律己以嚴,當被捕者已被制服,就不應有多餘動作,若是有心為之,踢一腳也是濫用私刑,警方指現場片段不清晰,「地上黃色物體」可以是人、袋或背心,說法難以服眾;至於暴力分子圍毆不同政見者,本質同樣是私刑逞兇,不管被打的是黑衣人還是白衣人,任何文明社會都不能接受。

反修例風暴以來,不同政見市民不止一次發生暴力衝突,當中尤以7.21元朗白衣人襲擊事件最為震撼;另一邊廂,黑衣人襲擊施暴的畫面,亦斷斷續續出現。這類私了圍毆情况,近日似乎有顯著加劇勢頭,暴力程度也在變本加厲。以周六晚元朗多宗圍毆事件為例,有人被打至血流披面,有人即使跪地求饒依然捱打受襲,在場制止者寥寥,就算有人出言試圖勸阻,主要也只是顧慮傳媒鏡頭。

誠然,任何事情總有前因,例如有被打者之前手執破玻璃樽與人爭執對峙,然而不代表一擁而上用摺櫈圍毆攻擊,就是可以接受的行為。「先撩者賤」不能作為隨便出手打人的託辭,當年「七警案」被告不可能以「先撩者賤」作為暗角打人的藉口,激進示威者也不能因為別人出言不遜、撕走「連儂牆」文宣,又或懷疑有人非禮,便不由分說毆打別人,這種行為絕對不是「伸張正義」,而是濫用私刑。

上月癱瘓機場事件,激進分子向兩名內地人行私刑,事後還會有人代為道歉,然而來到當下,私刑暴力程度不僅愈演愈烈,社會也聽不到多少道歉聲音,反而堅持「私了無錯」的網上文宣卻很多。在示威者活躍的網上論壇,有人認為不應僅僅因為有「藍絲阿叔」撕紙鬧人便私了圍毆,即時惹來其他網友圍攻是「左膠」。

反修例風暴中,政府和警方縱有千般不是,不代表社會應該縱容暴力行為。過去數月暴力不斷升級,合理化和美化暴力的文宣操作亦變本加厲,由最初的「挑戰政府機關」,到之後的「毁物不傷人」,再到近期的「私了」邏輯,實際都是為升級暴力堆砌「理由」。私了邏輯見證的,是暴力分子現在不僅認為可以肆意破壞「死物」,還可以攻擊「活人」。有網民還以「私了」的諧音,炮製所謂「神獸獅鳥」,為私了張目造勢。

「黑白恐怖」陰霾籠罩

蠶害「免於恐懼自由」

有「勇武派」聲言,面對警方和白衣人,他們不過是「以武制暴」,有人甚至引用西洋政治哲學觀點,揚言現在香港已臨近「自然狀態」,所以人們也可以恢復以武力保護自己的「自然權利」,云云;然而不管理論堆砌得如何冠冕堂皇,私了就是私了,即使換了「以武制暴」等表述,本質仍是訴諸暴力行私刑。周末發生的事件,公眾看到的不是示威者捱打被迫自衛,而是暴力分子因為爭執對峙又或撕紙等事情,便「召喚獅鳥」毆打他人。

當前香港社會壁壘分明,連食肆商店也要問是黃是藍。有人不滿部分企業打壓示威員工,形容是「白色恐怖」,然而剛過去的周末,大批群眾圍堵滋擾「藍絲商戶」,同樣令人側目。有商界背景的議員形容,現時社會瀰漫「黑色恐怖」、 「白色恐怖」氣氛,商業機構一旦捲入政治敏感事件,隨時招來另一方政見者打擊報復,現時不少人都因為害怕受針對而不敢出聲。港人免於恐懼的自由正在逐漸消失,倘若暴力升級到肆意私了傷人的地步,滅聲效應將更為嚴重,香港標榜的言論自由、文明理性等核心價值,將面臨無可挽回的破壞。

香港暴力不止,縱火破壞愈演愈烈,社會仍未清晰與暴力切割。私了邏輯的出現,標誌暴力升級來到關鍵時刻,合理化私刑的文宣操作,正測試社會容忍度,如果連私了邏輯也得到縱容默許,誰都不敢保證未來不會出現「治安隊」或「武裝民團」,香港有可能成為一個人人訴諸暴力的社會,出現儼如內戰般的武鬥場面。市民不滿警方執法是一回事,然而絕對不能接受私了合理化,有識之士必須想方設法,合力阻止香港繼續沉淪。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相關字詞﹕明報社評結集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