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坦誠對話減兩極化 持之以恒重建信任

【明報社評】政府下周四舉行首場社區對話,沒有多少人敢樂觀看好,有人懷疑成效,有人質疑是公關騷,然而對話總比訴諸暴力好,就算再難也應嘗試。信任破壞容易建立難,反修例風波令官民關係破裂,對話最大作用,不是即時找出解決問題的答案,而是建立溝通橋樑,減少誤解對立,嘗試重建信任,為尋找出路奠下基礎。對話不同於辯論,目的不是游說施壓又或證明「你錯我對」,而是各抒己見,理解別人看待事情的角度,當前香港社會高度對立,尤其需要透過坦誠對話,緩和兩極化情况。對話不會有即時效果,政府必須持之以恒展示誠意,讓市民暢所欲言,真正做到大鳴大放。

對話雖非特效藥

固本培元少不了

反修例風暴不息,上月底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提出搭建對話平台,由她與司局長落區跟市民直接對話,經過近一個月籌備,具體安排終見眉目,對話平台有3種形式,包括市民自由報名、抽取代表社會各階層的市民,以及界別對話。第一種形式的社區對話,首場下周舉行,全港市民均可報名,以抽籤方式選出百多人出席。林鄭表示,對話平台的大原則,包括對象要廣泛、不分立場;盡量公開透明,讓傳媒可以在現場採訪;議題要開放,希望百花齊放。

政府漠視民情,一意孤行強推修例,市民對政府的信任毁於一旦,即使現在林鄭搭建對話平台,市民懷疑當局會否虛心聆聽民意,也是理所當然。觀乎社會反應,各方看待對話平台,明顯有不少保留。大專學界表明不會與林鄭見面,重申「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有市民認為對話來得太遲,如果政府沒有誠意回應訴求,對話亦無意思;有市民則懷疑,當局會記下出席者資料,未來會秋後算帳,云云。政黨方面,泛民固然大潑冷水,質疑對話平台是公關騷、「吹水會」,至於建制派政黨似乎亦不太樂觀,又擔心高官落區保安安排。

區議會選舉年底舉行,在反修例風暴之下,不同黨派各有盤算,單看本周政府高官與區議員的對話會,莫說很多泛民區議員杯葛,就連部分建制派區議員亦沒有出席,處處與政府保持距離。平情而論,以當前官民對立氛圍,對話平台對緩和現時局勢的作用相當有限,高官落區必須有「被圍」和當「沙包」捱罵的心理準備,然而就算得不到政黨支持、又要面對示威者「招呼」,政府仍應設法嘗試與民對話,絕對不能因為吃一兩次大苦頭,便淺嘗輒止,否則只會令人覺得高官不敢面對市民,加深官民隔閡。

香港問題千頭萬緒,對話平台肯定不是特效藥,不會立竿見影,然而若能持之以恒,對話溝通的固本培元作用亦不應低估。對話(dialogue)不是直接找出解決問題的方案,而是在發生重大分歧時,嘗試理解各方的觀點與角度,設法以一套共通語言,認清問題本質,引用外國專家說法,就是「framing a problem in a common way」。美國麻省理工管理學教授Edgar Schein指出,複雜如中東問題,又或當年波斯尼亞內戰,很多問題的根源,都是溝通失敗和觀念上的落差,導致各方無法塑造出一個共同框架去看待問題,結果自然無法建設性地解決爭端。

兩極化擠壓中間位置

對話讓沉默多數發聲

對話不是辯論,毋須你一言我一語,反駁與「死撐」辯護均無必要,最重要是暢所欲言,以及多去了解別人看待事情的觀點與角度。對話的重要性,有時未必在於討論警權、土地、房屋等具體議題本身,而是在於各方對公義、法治、政府角色等觀念的理解,弄清這些差異,各方處理問題可以更加對焦,也不會永遠覺得在對牛彈琴。

香港社會兩極化,反修例風暴將對立情况推至前所未有高度,不同意見者儼然活於兩個世界,看法南轅北轍,對話平台是一個機會,讓精英官員以及不同意見市民都有機會走出「同溫層」,去接觸與自己不同的人。兩極化製造對立衝突,衝突又會加深兩極化,對話可以成為打破這個惡性循環的渠道。荷蘭專家Bart Brandsma指出,兩極化過程中,兩邊都有小撮推手(pushers)不斷煽動仇恨,吸引「加入者」(joiners)站邊附和,沉默大多數則站在中間。兩極化加劇意味中間位置不斷被擠壓,愈來愈多人被迫歸邊,對話一大作用,就是讓沉默大多數的聲音重新出來,不會被兩極推手的聲音所掩蓋。

政府疏導民怨,軟的要更軟。民間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還原反修例風暴真相,政府應該認真考慮。與此同時,政府亦應本着百花齊放原則,持之以恒推動對話,拿出誠意重建市民對政府的信任,遏阻社會兩極化勢頭。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相關字詞﹕明報社評結集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