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官媒罕有批地主 體制扭曲是禍因

【明報社評】反修例風暴曠日持久,有關香港社會深層次矛盾討論愈來愈多,連內地官媒新華社和中央政法委也發文談論,強調必須解決房屋問題、批評「既得利益集團」阻礙港府拓地建屋,香港首富李嘉誠更被點名,惹起不少議論。香港社會積累了太多不公義,諸如貧富懸殊、向上流動機會不足等,有沒有反修例風暴,政府都要處理,問題是現有體制是否處理得來。香港作為發達社會,未有相適應的民主政治制度,小撮既得利益者擁有不成比例政治影響力,社會深層次矛盾愈演愈烈,是體制扭曲、權力天秤失衡的結果,若不正本清源,單靠多向基層讓利,很難釜底抽薪。

「網開一面」惹爭議

「囤地圈錢」起紛爭

香港首富、長和系創辦人李嘉誠上月刊登廣告,以「黃台之瓜何堪再摘」等語句,呼籲停止暴力,各方議論紛紛,對於廣告內容含義各有解讀。近日李嘉誠再度談及社會局勢,希望「年輕人能夠體諒大局,執政的亦都能夠對我們未來的主人翁……網開一面」。李嘉誠的「網開一面」論,引起不少爭議。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表示不評論個別人士發言,惟強調政府不認同任何違反法治行為,一定會依法追究;有網民憶起1997年金融風暴後,大批小業主請求長實「網開一面」,惟長實堅持法律和合約精神,向小業主追債。

「網開一面」爭議持續發酵,涉及層面愈來愈廣、政治層次愈來愈高、火藥味亦愈來愈濃。中央政法委員會的官方微信號刊文,點名談到李嘉誠,批評「網開一面」的說法等於「縱容犯罪」,「不是為香港着想,而是看着香港滑向深淵」,又反問李嘉誠等「囤地圈錢」的地產商,會否對市民及香港的未來「網開一面」。李嘉誠回應稱早已「習慣莫須有指責」,強調當日言論被曲解,「寬容不等於縱容,不等於無視法律程序」,重申反對任何暴力,「包括語言暴力」,希望各方尋求空間而非「挑動矛盾」。地產建設商會則發表聲明,「澄清」有關「囤地的誤會」。

反修例風暴與土地房屋問題並無直接關係,就算現在政府有魔術棒一下子變出大量房屋,也未必能令反修例風暴止息。不過話說回來,當很多人都無法安居樂業、分享到經濟發展成果,社會長遠很難維持穩定,一旦遇上危機,民怨就可能全面爆發。香港產業空洞化,地產經濟獨大,高樓價高租金扼殺了產業發展空間,社會漸漸失去活力,貧富懸殊加劇,中產向下沉淪,年輕人缺乏向上流動機會,這些全是眼前事實,受害的不止是年輕人,還有大多數香港市民,不管有否反修例風暴,這些問題都必須處理。

昨天新華社發表評論文章,認為香港當務之急是止暴制亂,同時亦要「從解決居住難題入手,破解香港社會深層次矛盾 」。文章批評,一些「既得利益集團」阻礙政府增加土地供應,從而抬高自己囤積土地的價碼,牟取最大利益,各界應放下局部和私人利益,為香港尋求出路。新華社甚少具體討論香港民生議題,如此高調抨擊「既得利益集團」相當罕見。香港社會深層次矛盾千頭萬緒,土地房屋確是重中之重,新華社文章談到問題所在,關鍵是如何切實做到。

破解社會深層矛盾

政治改革不能迴避

要人放下私心私利,說來容易做來難,多年來特區政府未見有效措施處理社會深層次矛盾,除了以往為政者避事怕難,更大原因是香港政治體制扭曲,既得利益者擁有不成比例的政治影響力,無人動得了他們的乳酪,政治不公義與社會不公義交織,令民怨不斷累積。破解香港深層矛盾、「徹底消除社會動盪的病根」,不能單靠向既得利益者施壓,要他們多些向普羅大眾讓利,更要從政治體制改革入手。1997年香港回歸,工商界利益在「平穩過渡」大前提下,得到很多照顧,大財團勢力高速膨脹,染指各行各業,「地產霸權」等說法在坊間不脛而走。另外,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選舉制度安排,亦令到一些地區勢力和財雄勢大的既得利益者有很大話事權,可以左右大局。

「上層建築」要與「下層建築」相適應,香港是一個高度發達的資本主義社會,現行政治體制明顯應付不了香港公民社會的特質和要求,若沒有一套相適應的政治制度,當局處理社會深層次矛盾,必然阻力重重、事倍功半,出盡九牛二虎之力才有寸進。看看取消強積金對冲安排問題談了十多年,至今仍未有着落,情况便可見一斑。政府有意引用《收回土地條例》在新界收地興建公屋之說,近日甚囂塵上,部分發展商頗為不滿;政府刊憲準備就一手樓空置稅立法,發展商提出異議,要求暫緩。凡此種種都令人關注,政府是否有足夠的政治能量和決心迎難而上。香港要徹底破解社會深層次矛盾,不能迴避政治制度改革,當人們看到公義和希望,自然不會輕言「攬炒」。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