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港倫合併」政治阻力大 金融國際路不應卻步

【明報社評】港交所提出以近2900億元收購倫敦證券交易所,英國反應審慎。經濟全球化,生意跨國界,國際巨企不再囿於以某一地方為家,各地證交所因應這一趨勢尋求合併提升競爭力,乃是世界潮流,香港和倫敦作為歐亞兩大國際金融中心,目前均處於前所未見的政治不明朗時期,「港倫合併」可以為雙方注入強大支持動力,然而地緣政治因素卻成了巨大阻力。港交所業務愈國際化,愈有助彰顯香港獨特性,即使世局遽變西方對中國猜忌加深,香港仍應致力在一國兩制框架下,貫徹自身獨特國際定位,就算道路艱難也要走下去。

政治不明朗困擾兩地

合併助鞏固金融中心

過去10年,證券交易所併購整合成為國際大趨勢,港交所和倫交所都嘗試尋找合併伙伴,應付新興對手和新科技帶來的挑戰。以交易所上市公司總市值計,目前港交所與倫交所分別位居全球第6及第7位,一旦合併將躍升至全球第3,只屈居於美國紐交所和納斯達克之後。港交所行政總裁李小加形容這是「世紀聯姻」,合併後將形成一個18小時持續的環球市場平台,《紐約時報》亦指出,倘若「港倫合併」成事,將構成一個敢於挑戰美國主要交易所的強大競爭對手。

今次港交所「求婚」,醞釀已有一年。港交所和倫交所各擅勝場,有很高的互補性。倫交所應對歐美交易時段,港交所應對亞洲時段;倫敦是離岸美元金融中心,香港是離岸人民幣業務樞紐;倫交所目標是歐美成熟市場,港交所則主要覆蓋亞洲新興市場。近年倫交所銳意開拓亞洲市場,與上海證交所建立「滬倫通」;香港方面,目前內地公司市值佔港股比重超過六成,近年港交所積極推動國際化,除了壯大自身實力,亦可避免市場過度依賴內地經濟。

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不是自己說了算,更不能吃老本。倫敦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因為「英國脫歐」蒙上厚厚陰霾;香港作為中國的國際金融中心,受到反修例風暴衝擊,長遠會否出現變化,也是未知之數。「港倫合併」不僅可以發揮協同效應,對長遠鞏固兩地國際金融中心地位都有好處。

「港倫合併」要過三關,包括倫交所和港交所的股東支持,以及英國政府批准。今次港交所提出天價收購,溢價約為兩成,對倫交所股東本有一定吸引力,反而是香港方面有人擔心港交所每股盈利大幅攤薄,不排除股東反對。不過這次合併的最大阻力,始終是地緣政治因素。金融業是現代資本主義核心,股票交易所不僅是金融建基,更是重要戰略產業,象徵一個地方的資本實力高低。英國政府向來不太想倫交所由外人持有,「港倫合併」更觸動英國以至西方政治神經。《金融時報》指倫交所傾向「拒婚」,原因之一就是對政治風險有疑慮。

經濟金融國際化

彰顯香港獨特性

平情而論,倫交所和港交所的股權分佈都很國際化,倫交所單一最大股東是卡塔爾投資局,持股約一成;港府作為港交所單一最大股東,持股不足6%,倘若合併成事,單一最大股東將是卡塔爾投資局,港府僅列第2。李小加強調,港交所不是中國公司,甚至不是單純的香港公司,而是一間全球性的企業,可是西方最在意仍是「中國背景」,質疑合併後北京是否可以通過香港影響倫交所。雖然新首相約翰遜對華態度相對溫和,盼為一旦「硬脫歐」多留後路,惟「港倫合併」事關重大,不少英國人顯然寧可倫交所花270億美元收購數據提供商Refinitiv提升競爭力,多於選擇與港交所「雙劍合璧」。

殖民統治時代,香港是英國和西方伸張在華(以及遠東區)利益的橋頭堡,國際化的定位令香港得以左右逢源。回歸後香港奉行一國兩制,香港在經濟和金融方面的獨特性得以延續,然而中國崛起牽動世界百年未見變局,西方看待香港定位亦漸見變化。西方發現香港未能像昔日般對內地發揮重大影響力,反而看到香港逐漸加強與內地融合,成為中國在西方以至全球伸張利益的橋頭堡。港資在外拓展商業版圖惹來西方國家關注,並非新鮮事,10多年前和黃拿下巴拿馬運河兩洋出口海港經營權,便在美國引起甚大反應,然而近年西方戒心明顯上升,由去年長實牽頭收購澳洲天然氣巨頭APA集團碰壁,到今次「港倫合併」引起的迴響,都反映這一趨勢。

國際權力天秤出現變化,香港只能順勢而為。香港金融經濟愈國際化,愈能彰顯香港的獨特性和重要性,不僅有助提升競爭力,亦可提高香港面對各方的議價能力。港交所提出「港倫聯姻」,雖然阻力重重,然而正如李小加所言,不嘗試就絕對不可能成功。金融國際化元素在香港愈顯現愈好,就算國際形勢變化令道路變得更崎嶇,香港也要堅持。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