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淪為「新冷戰」戰場 香港前景陰霾不清

【明報社評】美國國會即將審議《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下稱《法案》),一旦通過將標誌香港深陷中美博弈漩渦,然而有意見卻認為這才是「符合香港利益」,有人甚至本着冷戰思維,樂見香港成為中美「新冷戰」的一個「政治戰場」。美國對港政策,考慮的是美國而非香港利益,華府政客最在意的不是民主自由,而是香港在中美博弈中有多少利用價值。不管有否硝煙,「戰場」永遠不會安穩快樂,香港沒有本錢、也玩不起大國博弈遊戲,「雙手奉上」香港作為他人棋子,無異於「送死」。當前香港亂局,應由香港自行處理,現階段毋須中央插手,更毋須外部勢力介入。

看清國際政治現實

美國法案非港「救星」

剛過去的周日,香港出現了很多數月前難以想像的「超現實」畫面,中環港鐵站遭肆意縱火破壞,固然觸目驚心;同日下午遮打花園集會一片「美國旗海」,亦是前所未見。示威者遊行往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遞交請願信,促請美國國會通過《法案》,又呼籲美國總統特朗普「解放香港」。

1992年美國國會通過的《香港關係法》,是20多年來美國對港政策的基礎,《關係法》確認香港回歸後奉行一國兩制,視作「單獨關稅區」。以往華府談及香港民主自由,一般均屬籠統原則表述,然而《法案》一旦通過,華府便有具體板斧深度介入香港事務,找機會打「香港牌」向北京施壓。

《法案》最先於2017年提出,觀乎當前中美形勢,民主共和兩黨通過機會頗大。2019年最新版《法案》提到,美國支持香港2020年普選立法會所有議席,有台灣綠營媒體誤解為美方設定「普選時限」,否則取消香港「單獨關稅區」地位,一度以訛傳訛。平情而論,美國在港有巨大商業利益,享有貿易順差,華府不大可能貿然改變《關係法》安排,變相「懲罰」美國企業,不過如果《法案》通過,確有可能給香港增加不確定因素,不利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皆因《法案》要求華府每年審視香港政治情况,決定「單獨關稅區」安排是否繼續有效。至於《法案》提出「制裁破壞香港高度自治的官員」,實質影響不大,最大效果還是打擊香港和北京的名聲。

美國對民主自由有多關心,單是看看華府如何厚待那些專制國家便可知道,美國總統特朗普也明言「美國(利益)優先」。國際政治殘酷又現實,必須知己知彼,一廂情願誤判形勢,隨時慘淡收場。中美貿易戰,美國「極限施壓」也不能令北京就範,難以想像北京會因為美國通過《法案》就改變對港政策,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質疑,美國介入對港人爭取普選可能只有反效果,形容將香港福祉寄望於美國通過《法案》「完全是發夢」,可是偏偏有人認為,美國可以是香港的「救星」,鼓勵美國將香港當作棋子。

世界迎來200年未見變局。從發展中國家角度看,中國崛起,標誌發展中國家終於有機會改變西方主宰世界並控制大多數財富的格局,長期以西方利益為依歸的世界秩序,有希望變得更公平;從西方角度看,中國崛起是對西方文明的挑戰,除了科技物質層次,更涉及意識形識。世界秩序來到十字街頭,當前香港的問題,某程度亦折射這一深層矛盾。正當一些人從歷史變局角度出發,主張香港應該融入國家發展大局,過去數月事態反映,有一群人從意識形態角度出發,認為香港「站錯邊」。

現階段毋須中央插手

外國勢力亦不應介入

曾幾何時,西方以為中國改革開放,將逐漸變得近似西方、服從於西方秩序和遊戲規則,香港可以成為改變中國內地的槓桿,然而現實發展卻是另一回事,近期中美「新冷戰」之說甚囂塵上,有人形容香港是這場「新冷戰」的「新柏林」,儼然要將香港置於國際鬥爭中心,不僅極之危險,還可能是嚴重錯判。最近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以美蘇冷戰為例,不排除中美貿易戰可能持續10年,惟他同時強調,中美貿易戰和冷戰還是有很大差異,因為美國不打算推翻中國政權,而是中國實現美方所要求的「經濟改革」。一言蔽之,特朗普政府對意識形態鬥爭興趣不大,只想逼中國接受西方的秩序和規則。

現今香港已無法像20多年前般,對內地發揮重大影響力,遑論改變內地。從華府角度而言,香港不同台灣,無可能成為美國在軍事方面牽制大陸的槓桿,當下香港最大利用價值,一是滿足美商利益的經濟價值,二是作為博弈籌碼向北京施壓的政治價值。香港動盪不止經濟逐步「陰乾」、對內地重要性每况愈下,華府覺得香港無法滿足美方政經利益、失去利用價值之時,只會棄如敝屣,不會伸出援手。有實力才有話語權,香港必須制止暴力,讓經濟重回正軌,才會得到各方重視。維護香港獨特性,不能靠別人,必須靠香港自己。香港事務應當由香港處理,我們認為現階段香港情况毋須中央插手,外國勢力也不應介入。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相關字詞﹕明報社評結集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