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太子站打死人」 流言蜚語惑人心

【明報社評】8.31太子站警方清場執法引起爭議,網上出現懷疑有人被打死的傳言,針對港鐵的暴力攻擊愈演愈烈。連日來多個傳媒機構追查事實,嘗試還原真相,都指向事件中無人死亡,然而各類傳言仍是不脛而走,「毁屍滅迹」等說法層出不窮。網上傳言難息,折射了當局面臨嚴重信任危機,同時也突顯了假新聞、假消息當道的危險。「意見大可自由,事實不容歪曲」,尊重事實是理性處事之本,指控愈嚴重,愈要講證據,無論哪一陣營都要避免立場先行,更不能為了達到文宣目的,犧牲事實,公眾接收網上資訊亦要多加警惕。

「太子站死人」傳言不息

折射官民信任危機深

「戰爭中第一個死傷者是真相」,現今也許香港算不上處於戰爭狀態,然而後真相時代,真相的確很易被淹沒,「太子站打死人」是近期最明顯一個例子。儘管政府、警方、醫管局連番澄清,但是傳言並未止息,太子站外四處可見「生要見人,死要見屍」等字句,有人還就「太子站死者頭七」悼念。有人堅稱消防處是受到政治壓力,才說「點錯」送院傷者數目,由10人變成7人。過去數天,不同傳媒機構重組事件,包括翻查閉路電視畫面,證實了消防處說法,當日確有7人經荔枝角站送院,「不知去向」的3人,疑被當作一般打鬥事件的傷者,經油麻地站送院,眾人均無大礙。

修例風波爆發以來,來自不同陣營的流言比比皆是。指控愈嚴重,愈要講證據,當社會處於理性狀態,大多數人都會明白這一道理,可是當社會局勢紛亂、嚴重缺乏互信,整個邏輯操作很易變成「指控愈聳動愈多人信」,事實憑據並非最重要,刻下香港就是處於這種狀態。由女子在拘留所遭性侵,到有女性遭誤導為「勇士」提供性服務等,很多駭人傳聞說得言之鑿鑿,卻未見太多實質憑據。

有些傳言明顯屬於語言誤解,像「金管局不再披露港元資產流出香港資訊」等,當然較易澄清,可是亦有一些指控,諸如警察勒令巴士車長遮蔽攝錄鏡頭、示威者頸骨折斷昏迷等,真相未必迅即曝光,在「不信者恒不信」氛圍下,隨時可以發酵一段時間;至於「太子站死人」,以及早前「爆眼女子」事件,由於性質太嚴重,若不盡快讓真相水落石出,只會令仇恨不斷加深,對社會帶來深遠傷害。太子站事件,當日警方以追捕疑犯為由「封鎖犯罪現場」,不准記者留下採訪,做法是否明智值得商榷。警方認為記者在場會「妨礙執法」,可是這亦令到傳媒無法迅即了解傷者情况,令流言滋生。

從還原真相角度而言,港鐵公開當晚閉路電視片段,理論上有助澄清傳言,然而港鐵處理必須審慎周全,兼顧各方面因素。7月新城市廣場事件,新地公開閉路電視片段,證明職員並非帶警察入商場執法;西鐵元朗站襲擊事件,逾700車長聯署要求公司交代,事後港鐵向員工發信並附上閉路電視截圖。前者涉及公司自證清白,後者則是向員工有限度發放說明材料,兩者都是出於企業自身考慮;相比之下,現在港鐵是因為外來政治壓力,考慮是否公開針對第三方(警方及被捕者)片段,事件性質並不完全一樣。有大律師指出,當事人根據私隱條例,按程序要求港鐵提供閉路電視片段,是較為可行做法。近期港鐵屢遭破壞,甚至受到暴力脅逼。港鐵若要公開片段,除了小心保障個人容貌私隱,亦要避免處理不當,留下不良先例。

政治文宣操作

助長不實傳言

民無信不立,「太子站打死人」傳言不息,突顯部分人對政府和警方嚴重缺乏信任,當局必須正視危機。事件同時亦反映後真相時代假新聞當道,不少人在社交媒體圍爐取暖,寧可相信自己接收的資訊來理解事情,有時連事實也不肯相信。這不獨是香港情况,也是全世界的問題。很多人說會根據新聞報道來源,判斷消息是否可信,然而芝加哥大學研究發現,現實是很多社交媒體用戶更傾向以「誰人分享」作判斷。

美國學者奧康內爾(Cailin O'Connor)指出,每個人相信什麼,很易受身邊的人影響,而幾乎所有人都有「從眾傾向」(bias toward conformity),有時明明見到反證,也未必想分享,以免與旁人唱反調,這類情况常見諸反疫苗又或否認全球暖化的圈子。除了社會和個人心理層面,假新聞擴散往往亦涉及政治文宣操作。奧康內爾指出,「人們太易從社交媒體取得資訊,令到別有用心者有很多機會進行操作,影響他人想法」,慣用手法之一是先迎合某一網上群體,取得信任後,再試圖以各種煽動措辭,影響圈內人想法。

假新聞當道,莫說是一般人,就算是有識之士一樣會中招。反擊不實傳言,最實際方法,始終是還原真相,讓事實說話,獨立調查委員會作用正在於此。不管是「太子站死人」還是「爆眼女子」事件,各方都應該設法讓真相水落石出。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相關字詞﹕明報社評結集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