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唯上懶政一刀切 豬價漲反映官場積弊

【明報社評】與香港反修例風暴相比,豬肉價格飈升更令內地民眾關心,8月豬價大漲27%,以致上周國務院常務會議要部署「落實豬肉保供穩價措施」,一些地方甚至實施平價豬肉每人每日限購1公斤,令人有重回「票證制度」時光倒流之感……這波豬肉價急漲,除受非洲豬瘟疫情所累,亦早在4年前調整優化生豬養殖佈局時埋下禍根。聯想到近年內地的多項政策措施,從「煤改氣」到汽車限購,再到清理臨街店舖和街頭小販,初衷似乎都很美好,結果往往有違原意,未見其利,先見其弊,怨聲載道。歸根究柢,是政策制訂考慮不周,還是執行者懶政粗暴,凡事一刀切,這些內地官場積弊的形成原因,值得高層認真反思。

養豬南北產銷分區

加劇豬瘟減產惡果

2015年,國務院公布《水污染防治行動計劃》,相關部門隨即決定調整全國養豬業佈局,2016年,明確將廣東等8個水網密集南方省區定為限養區,區內的四川和湖南,曾居內地養豬數量前兩位,至2017年底,全國共劃定禁養區4.9萬個,面積63.6萬平方公里,約佔生豬養殖區總面積17.3%,21.3萬個飼養500頭以下的小養殖場被「清拆」,以引導養豬業向北方玉米主產區省份轉移。去年非洲豬瘟疫情爆發後,當局嚴限豬跨省調運,北方豬運不出,批發價暴跌,南方則求豬若渴,價格飛漲,可見,活豬產銷分區的改革加劇了豬瘟的後果。今年上半年生豬存欄量降至20年來最低點。

現在國務院下令,取消超出法律法規的禁養、限養規定,支持農戶養豬,但為時已晚,據報道,由於缺少母豬,現在向歐洲落單進口,辦理手續及運輸需時,運抵後需隔離防疫觀察4個月,才能配種繁殖,再飼養8個月,這批豬肉應市,最快也要在一年半之後。

人們還記得,2017年冬天華北各地那場「一哄而上」的煤改氣運動,為完成《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首階段目標,多省強迫民眾改用天然氣取暖,但管道未建、供氣不足、氣價過高。結果發生了有學校學生要在操場跑步取暖、室外曬太陽上課的荒腔走板之事。最後變成地方政府刷政績、部分人發不義之財、老百姓飽受嚴寒之苦的「環保大躍進」,落得匆匆上馬、草草收場。近年,以解決交通擠塞和環保為名,北京、上海、天津、廣州、深圳等8個城市和海南省實行汽車限購。這一政策不僅嚴重打擊了汽車銷售,也因外地車湧入,令塞車未見緩解,還滋生了車牌租借和買賣的黑市交易,為人詬病。最近國務院發布刺激消費的20條措施中,就提出要放寬或取消限購,以釋放汽車消費潛力。

環保大躍進有違初衷

政策欠諮詢粗暴懶政

兩年前,北京和上海整治「開牆打洞」,大規模拆封臨街店舖,嚴重破壞城市服務業生態。一些城市政府以整頓市容為由,關閉了許多市場、攤點、夜市,現在為刺激消費,各大城市又紛紛籌辦「夜市一條街」,催谷「夜經濟」。但早前的掃蕩導致城市經濟蕭條,已令小攤小販這些「夜經濟」主體消失了,正如有市民所言,「自從路邊攤不讓擺了。早餐都困難,更不用提夜消了」。真是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從上述事例中,可以看出,當局的政策制訂由於諮詢不足,往往考慮欠周詳、協調不夠。例如養豬場污染水源,完全可以通過加強監管、改進設施來解決,而毋須大費周章地南豬北養;至於煤改氣,涉及能源價格、基建改造等,是複雜的系統工程,很難短期一蹴而就。早有專家建議,只要嚴格執行法規標準,在技術上,燃煤鍋爐完全可達到天然氣鍋爐的排放標準。又如塞車問題,外國早有道路收費系統等方法調節。「限購」「限養」「煤改氣」、取消臨街店舖等「一刀切」做法,實質上都是迴避政府細緻監管的「懶政」做法。

在執行層面,基層官員變本加厲、簡單粗暴的官僚主義作風,引得民怨沸騰,既影響和損害民眾和企業的權益,也損害了政府形象和公信力。上周發生在山東臨沂市蘭山區的事是最佳例子,臨沂市因空氣質量排名全國倒數第16位,全省倒數第一,市委書記7月被上級約談,遂決定「打一場大氣污染防治攻堅的人民戰爭」,核心城區蘭山區就強迫大批食肆關門、工廠集中停產、貨運場加油站悉數停業,上周臨沂市的空氣質量終於排名全省第一,蘭山區卻被國家生態環境部「嚴肅問責」,被批評為「平時不作為、急時亂作為;簡單粗暴、急功近利」。

問題是孰令致之,應該說內地特殊的政治生態,助長了這種官場文化。各級官員的權力來源是上級選拔任命,在上級定任務、落指標,做不好就下台的威嚇下,各級官員都是唯上不唯實,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中央紅頭文件比法律更管用,民眾不能挑戰,下級不可質疑,執行不力,就被問責追究,如此政治文化,未知能否在下月的中共十九屆四全會討論國家治理能力現代化時,被列入改革議題。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