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西方看香港返回「原點」 一國兩制要重塑平衡

【明報社評】評級機構惠譽24年來首度下調香港評級,認為持續數月的衝突及暴力事件,正考驗「一國兩制」框架的韌性。惠譽下調評級對香港的影響,雖說是心理多於實質,然而外國商界對香港營商環境和長遠前景的觀感,確實出現了變化。「一國兩制」維護了香港的獨特性、促成國家恢復對港行使主權,同時亦符合西方利益,《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體現了這個微妙平衡。然而隨着中央與香港關係以至國際形勢起變,這個平衡漸見動搖,由惠譽下調評級到德國總理默克爾訪華最新發言,均反映西方對香港的關注,隱然回到1980年代初的狀態,無論北京和香港都要思考如何重塑這個平衡。

香港內地經濟融合

有別融入治理體系

美國的標準普爾、穆迪和惠譽,被視為國際三大評級機構。香港的評級,長期以來都比內地高。港府盈餘充足,很少公開發債,沒有償還問題,評級下調對香港經濟實質影響不大,然而惠譽這次決定,多少有損香港國際形象,影響外國商界對香港營商環境的信心。

惠譽下調香港評級,所持理由有二,其一涉及「一國兩制」香港與內地關係,另一是香港本地局勢發展。惠譽指出,反修例風暴是對「一國兩制」韌性和尺度的一次考驗,預料「一國兩制」大框架可保持不變,惟香港在經濟、金融及社會政治方面,與內地的聯繫逐步加強,這「暗示」香港持續融入國家治理體系,將帶來更大的體制及監管挑戰,惠譽認為此一發展趨勢,與香港與內地主權評級差距收窄一致。香港本地局勢方面,惠譽認為近期事件,影響國際社會看待香港法治和管治制度效率的觀感,造成了長遠損害,令人質疑香港營商環境的穩定性和動力。

香港暴力事件愈演愈烈,癱瘓機場、破壞鐵路一再發生,法庭禁制令也不被當作一回事,凡此種種難免影響外資對香港的信心和觀感。惠譽將香港評級展望列為負面,原因是就算當局對部分示威者要求讓步,公眾不滿情緒某程定仍會持續,社會動盪未來可能再度爆發。經過這3個月,香港在管治、法治以至人心各方面,已經不再一樣,難望回到從前。至於「一國兩制」會否變味,莫說是外資,就是香港人也相當關注,關鍵是討論要對焦。

惠譽將香港與內地在各方面加強聯繫,視為香港「融入國家治理體系」,惹來不少議論,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不同意惠譽決定,又反駁「融入內地發展會削弱香港獨特性」的說法,強調多年來香港受惠於內地開放改革。「融入內地發展」跟「融入國家治理體系」是不同概念,以往惠譽一直有仔細區分,惠譽一份研究報告甚至肯定,大灣區發展促進香港內地經濟融合,長遠對香港經濟有益。惠譽最新說法,調子跟之前似乎有點不一樣。

香港融入大灣區發展,可以是灣區城市逐步向香港和國際做法看齊,而不是把內地的治理方式加諸香港。過去惠譽多次指出,香港與內地評級有差距,建基於香港管治水平、法治基礎、營商環境及監管制度與內地截然不同。今年6月惠譽提到,大灣區融合發展,本身不會令兩地評級縮窄,如果兩地制度及監管框架趨於一致、削弱香港自治水平,才會重新評估。細看惠譽最新公布,並沒說香港出現了以上兩個情况。惠譽僅表示,若香港自治遭削弱、社會動盪持續損害法治觀感和營商環境等,會考慮進一步降低香港評級。

國際變局打破舊平衡

一國兩制要各守局限

「一國兩制」是矛盾對立統一體,當年鄧小平提出的「一國兩制」,是一個符合多方利益的方案,促成國家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亦保障了香港獨特性。對西方陣營而言,香港獨特性不僅見諸自由和法治,也涉及香港在國際舞台的獨特位置。港英時代,香港一直是西方伸張在華利益的橋頭堡;香港回歸後奉行「一國兩制」盼令港人安心,西方亦期望可以繼續運用香港獨特位置,在華爭取最大利益。然而中國崛起之快出乎意料,西方「一哥」美國隱然視中國為最大假想敵,香港加快融入內地發展格局,當年「一國兩制」帶來的微妙平衡出現變化,西方自然關注自身利益。

七大工業國(G7)峰會關注香港局勢,呼籲避免暴力,支持香港高度自治,「重申《中英聯合聲明》的存在與重要性」;昨天德國總理默克爾訪華,也表達類似觀點。西方看待香港的態度,隱然回到1980年代初香港前途談判時的狀態,折射了西方的焦慮。近年「一國兩制」經歷了不少風雨,港獨改變了香港,中央收緊對港政策;香港民主停滯不前,人大8‧31決定惹來不滿,亦加劇香港與內地緊張關係。「一國兩制」要成功,各方均要明白各自局限,「一國」太過壓倒性,會影響「兩制」空間;只談「兩制」不講「一國」,同樣會將香港逼入死胡同。倘若各方都不接受、不嚴守界線,「一國兩制」要行穩致遠,必然荊棘滿途。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相關字詞﹕明報社評結集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