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撤修例遲來釜底抽薪 還原真相靠獨立調查

【明報社評】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向全港市民發表電視講話,提出4項行動,包括正式撤回修訂《逃犯條例》,作為社會向前行的起點,惟未有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或「真相和解委員會」。修例風波導致官民決裂,政府回應社會合理訴求、正式撤回修例,是最基本一步,即使來得太遲,但也總好過繼續「企硬」,讓這個「殭屍議題」陰魂不息。反修例風暴發展至今,事態已變得極為複雜,焦點早已不是反修例。政府構建與民對話平台、邀請專家檢視風暴背後各種深層次矛盾並提出建議,當然有積極意義,然而要撫平社會創傷,由獨立調查委員會還原真相,仍是最能取信於民的方法。

撤回修例正確一步

林鄭四招仍有不足

當下香港傷勢嚴重,既要「止血去膿」,也要「固本培元」。林鄭開出的四道藥方,包括﹕1)正式撤回修例;2)監警會加入新成員,設立國際專家小組,跟進警方執法事宜;3)構建對話平台,由行政長官和所有司局長落區,聆聽不同政見和階層市民的意見;4)邀請社會領袖、專家和學者,就社會深層次問題做獨立研究及檢討,向政府提出建議。前兩項可視為主治眼前傷勢的措施,後兩者則是調理復元的手段。

政府強推修例,市民對當局是否願意聆聽民意,產生根本懷疑。6月中,林鄭宣布「暫緩」修例,之後又說修例「壽終正寢」,就是未有清晰說出「撤回」。從政府角度而言,宣告修例「壽終正寢」,也許已是相當斬釘截鐵,問題是刻下政府「信任赤字」太大,很多市民就是希望聽到「正式撤回」這4個字,這不僅是因為「撤回」與「暫緩」在立法技術上有差別,更重要是市民不滿政府漠視民情。現在林鄭正式撤回修例,總算回應了市民最基本訴求,只是未免來得太遲,然而能否為當前局勢帶來轉機,仍是未知之數。

反修例風暴持續近3個月,上百萬市民三度上街和平示威,「勇武派」則不斷發起衝擊,暴力事件愈演愈烈,警民衝突不休,傷者數以百計,累計過千人被捕,社會付上沉重代價。香港經歷了六七暴動以來最動盪歲月,難免有人會想,如果政府早在6月9日百萬人大遊行後便撤回修例,就不會出現眼前危機,可惜歷史沒有「如果」。事態發展來到這一刻,反修例已不是焦點所在,有人將矛頭指向警察過度使用武力,亦有人不滿暴力分子肆意破壞,要求盡快止暴制亂。

政府要遏止暴力,不能單靠「硬功」嚴正執法,還需要「軟功」疏導民情,做到「軟的可以更軟」,正式撤回修例只是一個起點。平情而論,反修例示威者的五大訴求,有部分確實很難辦到。以釋放所有被捕者不予檢控為例,這本身便有違基本法治精神,就算特赦也應該先由法庭審訊定罪,再按具體個案酌情處理;至於實現「雙普選」也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平心靜氣仔細討論方案。不過話說回來,政府所開出的四道藥方,明顯亦有不足之處。

化解危機兩把鑰匙

獨立調查不應排除

反修例風暴背後牽涉很多深層次矛盾,由貧富懸殊、社會公義、土地房屋、青年向上流動,以至香港與內地關係等,不一而足,政治精英施政「離地」,令到問題不斷惡化,現在政府借鑑法國應對「黃背心」運動的做法,以「眾言堂」等方式,由高官落區聆聽市民積憤,又邀請各方專家學者做獨立研究提供建議,當然是好事,可是「信任赤字」仍是當局死穴,市民不信任政府,就算高官落區也可能被視為「公關騷」,找學者做研究也可能擔心建議被束諸高閣。政府未允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堅持由監警會負責跟進警方執法情况,面對的也是同一問題。

近3個月監警會收到數百宗有關警方投訴。此外,監警會亦正按照法定職權,審視6月9日起一連串事件,包括7月21日元朗襲擊,評估警方的處理手法。監警會邀請5名來自英澳紐加的學者專家組成國際專家小組,協助委員會工作,提出改善建議。昨天林鄭重申,政府認為有關警方執法行動,應按既定機制,交由專責的獨立監警會處理,不應另設獨立調查委員會,然而不少人質疑監警會的獨立性,也關注監警會沒有傳召警員和證人的權力。雖然林鄭委任前教育署長余黎青萍及大律師公會前主席林定國加入監警會,可是始終改變不了監警會缺乏實權問題,日後提交報告,公信力和全面性依舊有可能受到質疑。

我們重申,正式撤回修例和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是化解當前困局的兩把鑰匙,監警會主席梁定邦亦呼籲,政府不應排除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由資深大法官領導調查,可以提高公信力,獨立調查委員會有法定權力傳召證人,作證資料不能用於民事或刑事檢控,亦有助鼓勵各方人士出來作證。監警會只能跟進警方執法,無法全面審視反修例風暴始末,包括激進示威者的行為及資金來源、特區政府的責任,以至外部勢力等問題,獨立調查正好填補這方面不足,有助全面還原真相,政府應該認真考慮。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相關字詞﹕明報社評結集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