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鬥爭思維逼死香港 林鄭錄音不改大局

【明報社評】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與商界閉門會面錄音曝光,一句「如可選擇,第一件事會辭職下台和深切道歉」,惹來議論紛紛。今次不是林鄭首度有敏感閉門談話外泄,錄音中林鄭說話直白未見防人之心,不僅談及「心路歷程」,甚至還有政治情報。香港局勢複雜嚴峻,誰人錄音放料、意欲何為,坊間揣測不一,亦難有結論。昨天林鄭重申「由開始到現在,我都並沒有向中央提出請辭」,並有信心帶領香港走出困局,外界關心的是當局打算用什麼方法。香港危機應以香港方式處理,避免訴諸極端手段,正式撤回修例和獨立調查,仍是最有機會成功的兩把鑰匙,不應排除,各方訴諸「你死我活」鬥爭思維,只會「逼死」香港。

錄音外泄揣測紛紜

林鄭談話解讀迥異

路透社公開一段24分鐘錄音,內容涉及上周林鄭與商界一場閉門會晤。路透社強調對話內容獲3名與會者確認,特首辦和林鄭本人也沒有否認,只說早前林鄭曾跟商界會晤,與會者知道要奉行「不引述」原則,林鄭對有人泄露私人場合對話內容「非常失望」,認為「不能接受」。

以往林鄭出席閉門會晤,不時會「暢所欲言」,沒有太多避忌提防,談話內容事後外泄引起風波,亦非首次。例如2016年,身為政務司長的林鄭出席一場閉門交流,便不點名批評曾俊華,又議論時任特首梁振英的作風,儘管她「再三要求」不可引述,結果還是流傳了出去,然而外界普遍認為林鄭不是為了參選特首「放冷箭」。今次林鄭「暢所欲言」內容外泄,不僅談到個人感受和意見,還披露了一些政治情報,論內容更為敏感。

錄音中,林鄭表示自己引起了「不可原諒的浩劫(havoc)」,「如可選擇,第一件事會辭職下台和深切道歉」,最令她失落沮喪的,是自己無力提供政治環境,解決當前緊張局勢,現時風波已提升至國家、主權和安全層面,尤其正值中美關係前所未有緊張,自己的政治迴旋空間十分有限。她承認事件沒有短期解決方案,香港經濟會受損,中央無計劃出動解放軍,但亦不介意打持久戰,當所有事情平靜下來,中央會以正面措施協助香港。各方對錄音內容解讀迥異,有人認為錄音內容反映林鄭感到相當歉疚,多於想表達辭職與否「無得揀」;亦有人質疑錄音內容顯示林鄭連辭職的自主權也沒有,香港「再沒有高度自治」。

行政長官憲制地位特殊,採取「雙負責制」,同時向中央和香港市民負責,中央握有行政長官任免權,2005年前特首董建華「腳痛下台」,也要先得到中央同意。反修例風暴之初,「五大訴求」包括「林鄭下台」,未幾亦由「重啟政改」取代。昨天林鄭暗示,「如果可以選擇會辭職」是述說個人心路歷程,最終決定「捨易取難」不辭職是個人選擇,不存在她好想辭職而不能辭職的矛盾。目前社會氛圍是「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如何看待林鄭說法,言人人殊,不過林鄭辭職須中央同意,乃是憲制安排,亦是客觀政治現實,沒必要過度解讀渲染。

撤修例獨立調查解困

打持久戰將重挫香港

現今香港充滿對立和猜疑,各種陰謀論都有市場,有關錄音外泄的動機揣測,可謂林林總總。有人揣測錄音外泄顯示建制內有人「倒林鄭」;有人質疑外泄是政府「自導自演」,試圖向公眾傳達「想放軟但無能為力」的信息自辯;林鄭則強烈否認是政府「放料」。平情而論,若說錄音外泄是一場精心計算公關騷,可是觀乎民情,相信政府也深知,現在林鄭說什麼也難有公關效果;若說錄音外泄是要離間中央對林鄭信任,可是當前中央最關心的是「止暴制亂」,必然力挺林鄭,不大可能受離間計影響。糾纏於陰謀揣測,到頭來也不會有什麼結論,還不如將精力放在找出路。

不管承認與否,反修例風暴發展至今,已不止是為了反修例,而是變成一場與中央的博弈鬥爭。不少示威者將矛頭指向中央,視今次為「終局一戰」,中央則認為「少數暴徒」企圖把香港變成一個獨立或半獨立政治實體。昨天國務院港澳辦重提,希望香港盡快「止暴制亂」,可是根據林鄭在錄音中的說法,中央似乎亦有心理準備「打持久戰」。

近期內地有一種觀點,認為現在香港動盪不息,是很多人默許暴力的結果,如果這就是香港社會的選擇,那就讓香港崩壞下去,國家承受得起,中央在這場鬥爭中必須「企硬」。這種觀點與其說是靜待香港「浴火重生」,不如說是任由香港沉淪,直至民情反彈為止。倘若香港出現這種局面,將是不折不扣的浩劫,社會必須清晰向暴力說「不」,中央和特區政府亦必須避免香港走上這樣的道路。香港的危機,應該根據香港既有機制,以一貫方式處理,正式撤回修例和獨立調查,仍是最有機會疏導民怨的方法,如果特區政府這樣做之後,暴力仍然無法止息,公眾自然會思考誰是誰非。即使特區政府認為現在政治迴旋空間有限,也應設法游說中央,爭取以上述兩招化解危機。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相關字詞﹕明報社評結集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