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法庭禁制令不容無視 勿讓法治沉默中死亡

【明報社評】港鐵多個車站遭到肆意破壞,昨天開學日,又有人發起不合作運動,干擾港鐵列車正常運作,視法庭禁制令如無物。法治是香港基石,也是港人最珍惜的核心價值,司法機構權威正是法治概念之本。港鐵設施縱受嚴重破壞,仍然可以修補,可是法治一旦受到衝擊重挫,缺口一開,要修補就困難得多。大律師公會發表聲明,嚴厲譴責周末周日群眾集體違抗法庭禁制令,將把社會推向目無法紀狀態,道出了問題的嚴重,社會各界尤其是法律專業人士,不管政治立場為何,都有責任站出來守護法治,維護法庭權威,不能對藐視法庭行為不聞不問,任由法治在沉默中死亡。

干擾港鐵機場運作

挑戰法庭權威尊嚴

港鐵車站逾90個,當中約有一半受到破壞,單是周六便有32個遭殃,至於周日當災的則有15個。暴力分子破壞車站控制室、入閘機、售票機以至月台幕門等設施;在東涌站,有兩人疑因拍照,遭暴力分子拉扯毆打。旺角站和太子站因損毁嚴重,被迫關閉一天,經過緊急搶修,各線所有車站昨天總算可以開放使用,惟部分設施需要較長時間復修。港鐵強烈譴責破壞行為,可是昨天早上仍有人在多個車站發起所謂「不合作運動」,干擾列車運作,影響市民上班上學。

暴力分子所破壞的,不僅是港鐵一些硬件設施,而是最基本的法治精神。上月激進示威者癱瘓香港機場,事後機管局向法院申請了禁制令,禁止任何人阻礙或干擾機場運作,未幾港鐵亦仿效。根據法庭禁制令,在列車或車站鬧事、對其他乘客作出「構成煩擾的行為」,又或使用「任何威脅性的言論」,均在禁制之列。法官強調,列車服務遭不可估量的破壞,港鐵職員亦需免受傷害恐嚇,禁制令適用於所有人,「不論他的衣服顏色為何」。

可是過去數天,激進示威者完全無視禁制令,以種種手段阻礙港鐵及機場正常運作。機場禁制令列明,不得故意妨礙鄰近機場範圍的車路和通道,周日堵路活動明顯違反禁制令,至於小撮暴力分子肆意破壞港鐵設施,更是目無法紀。有人認為禁制令「未起作用」,關注當局還有何板斧應對,亦有人質疑即使政府引用《緊急法》,就禁止蒙面等緊急立法,同樣不會有用,云云。這些問題當然需要關注,不過激進示威者無視禁制令,傷害香港法治,事態更為嚴重。

比起鄰近地區,香港所餘優勢不多,其中之一是優良法治傳統。維護法治,首先必須捍衛法庭的權威和尊嚴,所有人必須服從法庭命令。機場與港鐵均是香港重要基建,關乎民生,法庭頒下禁制令合情合理,即使有異議,也必須「先遵守後爭辯」,按程序向法庭申請將之撤銷,任何人違反禁制令就是藐視法庭,屬於嚴重罪行,不容以任何政治理念作為託辭。

法庭無法處理政治問題,但有責任維護法律。2014年佔領運動後期,法院針對多個「佔領區」頒下禁制令,指出佔領活動曠日持久,影響很多人,不管示威者背後理由有多高尚,都不能以此反對禁制令。當年終審法院前首席法官李國能眼見有人不理禁制令,苦口婆心相勸,「法治是香港基石,永遠不可以讓這基石動搖」,年輕人的民主訴求可以理解,惟行動不可以凌駕法治。李國能這番金石良言,今天依然適用。

大律師公會斥違禁令

守護法治聲音須更壯

挑戰政治不公義,跟挑戰法庭權威,絕對不能混為一談。我們昨天指出,過去數天的情况,已不是什麼「反對政府不仁不義」,而是還要不要守護法治,香港若連這條底線也守不住,法治將有走向崩潰之虞。大律師公會發表聲明,嚴厲譴責群眾周末集體違抗法庭禁制令,所要表達的信息也是維護法治。公會提到,當局應正視民情憤慨,正式撤回修例、展開獨立調查,惟同時亦強調,集體違抗法庭禁制令,將把社會推向目無法紀狀態。

反修例運動,大批「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示威者,都是為了香港核心價值站出來,當法治原則受到根本衝擊,各界都有責任發聲,不能因為政治立場,採取視而不見態度。佔領運動期間,有從政的法律界大狀揚言,禁制令「僅由單方面提出」,「不一定要遵守」,云云,惹來不少批評,促使李國能等人開腔以正視聽。上月機管局和港鐵申請法庭禁制令後,未再見到有公眾人物高談這類歪理,然而必須指出的是,除了大律師公會外,社會上並未有太多聲音,對群眾集體違反禁制令表示關注。

香港局勢動盪,暴力愈演愈烈,社會必須清晰向暴力說「不」,皆因不這樣做,就等同默許暴力持續;同一道理,若對藐視法庭行為不聞不問,不去高聲說「不」,香港法治就會逐步崩塌。守護香港法治,無分政治立場,法律界更是當仁不讓。除了大律師公會,本港還有很多擁有法律專業背景的學者、議員和團體,可以向公眾說明違抗禁制令的嚴重性,期望各方可以發出更多聲音,提醒所有人不要破壞法治這條香港「最後防線」。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相關字詞﹕明報社評結集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