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日韓翻臉中美博弈 東亞形勢添新變數

【明報社評】日本與韓國的矛盾進一步激化,繼韓國宣布中止與日本的《軍事情報保護協定》(GSOMIA)、又在兩國有爭議的島嶼高調軍演之後,日本上周按計劃正式將韓國從貿易便利的「白名單」中除名。作為在兩國都有駐軍的美國,開始對日韓糾紛似乎並不着緊,未盡全力斡旋,上周開聲卻單方面批評韓國;而作為日韓最大貿易伙伴的中國,卻有意調解。日韓矛盾表面看由歷史積怨引爆,背後卻牽扯中美、美朝、南北韓等多對矛盾,中美角色的調換,顯示了東北亞地緣政治的錯綜複雜。

日本7月初宣布對出口韓國的3種半導體原材料加強審核管控,影響三星等多家韓國企業,後又宣布把韓國移除出貿易「白名單」。韓方指摘日方是不滿韓國法院裁決日本公司要向二戰期間強徵的韓國勞工作出賠償,以貿易手段報復,惟日方否認指控。韓方也反制,把日本排除出貿易「白名單」之餘,更宣布不再與日方續簽GSOMIA,停止與日方分享軍事情報。

日韓民族歷史結怨深

美國私心袖手或釀禍

日韓這場矛盾的起源,分析多指向韓國總統文在寅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民族主義政治取態。文在寅在歷史問題上對日有較深成見,不滿前任與日方達成的「慰安婦」賠償協議,美朝關係突破和南北韓關係改善,令其民族主義情緒更形高漲;安倍則憑藉國內的高民意支持度,成為戰後在任最長時間的首相,但朝鮮半島的變局,卻令日本被邊緣化,首爾的反日舉動,正好可被安倍用來凝聚民心,爭取修憲支持。適逢韓國經濟遭遇困難,文在寅支持率低迷,於是覷準韓方軟肋,強硬出手。

作為日韓最大的盟國,華府在這場兄弟鬩牆中的取態,卻十分弔詭。7月當日本威脅要對韓國實施制裁時,韓方曾求助美國,美國卻態度曖昧,似乎不想介入。箇中原因,一來安倍以「國家安全」為名,用貿易武器來實現政治目的,正是師法特朗普;二來日本制裁韓國半導體行業,美國公司反能從中獲利;三來華府也希望藉此牽制對平壤過分熱情的文政權。

更重要的是,日韓雖然反面,兩國反而競相向美國表忠,以爭取支持。韓國表示,不與日方續簽GSOMIA無損韓美同盟,將繼續加強韓美合作;日本不僅向美方示好,購買美國農產品,更不惜花重金購買美國導彈。美國在日韓的戰略地位不降反升,對於注重實利、主張「美國優先」的特朗普來說,對日韓糾紛也就懶得插手。

對於朝鮮一個月內七次試射飛行器,特朗普採取姑息態度,亦向日韓傳遞了錯誤信號。對日本來說,朝鮮導彈威脅未消,更有國安理由對韓制裁、擴充軍備;對韓國來說,無異於鼓勵中止與日方的軍情合作,平壤官媒譴責「日本實施出口限制旨在加大對韓國的經濟施壓,逃避賠償責任」是「厚顏無恥的妄動」,更令文在寅不得不站穩「民族立場」。

中國雖得益亦有隱憂

東北亞添不確定因素

不過,韓日矛盾的激化確實引起美國軍方及政府建制派擔憂,認為韓日終止軍情分享,不僅會削弱兩個盟國因應朝鮮危機的能力,更將令中國得利。因此,美方終於出聲,但卻是單方面批評韓方舉動,對日方的貿易制裁隻字未提,結果引來韓方不滿,對調解矛盾治絲益棼。日韓矛盾的持續深化,已為文在寅、安倍兩人的國內支持度帶來收益,卻為東北亞地區帶來新的不確定因素。

表面看來日韓反面似乎中國得益,日本對韓國企業的制裁,對中國半導體行業來說也是機遇;韓國對華出口額去年已佔其整個出口額27%,較出口日本的5%和出口美國的12%相加還多,中國亦超越美國成為日本最大出口市場,北京因此對日韓的影響力逐漸增強。但其實,在日韓對美國的依附關係未有實質變化的情况下,中日、中韓關係亦難有實質改變。8月在北京舉行中日韓三國外長會議期間,據報道中方雖有意調解日韓矛盾,就因日方態度消極而未果,而日方主要擔心中韓有共同的對日歷史情結。日韓矛盾的激化,更可能令中方加快中日韓自貿協定(FTA)談判、以平衡中美貿易戰損失的設想落空。

應該認清的事實是,遏制中國的崛起、應對中俄威脅、解除朝鮮核武,是美國在東北亞的三大戰略核心;朝鮮半島和平與發展韓朝關係則是韓國安保的戰略重心;美日雖然同為制約中國而提出「印太戰略」,但美國的着眼點在軍事和安全領域,日本則看重該戰略的經濟與外交效益,未有過多參與如南海巡航、穿越台海等刺激中國的軍事行動;朝鮮的戰略目的則是背靠中國,改善對韓關係,突破對美外交;中國在地區的策略則是穩住日本、拉攏韓國,打破美國圍堵。在如此錯綜複雜的背景下,美國在日韓衝突中對韓施壓、偏袒日本,或是為引誘東京在軍事層面更加積極參與印太戰略,但如意算盤能否打響,仍有待觀察。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